折磨終生! 二戰日老兵揭露:日軍活體解剖30名菲律賓人

二戰期間,侵華日軍731部隊和日本九州大學醫院曾進行活體解剖的暴行已普遍為人所知,但在菲律賓也進行過活體解剖的證言尚屬首次。原日本海軍衛生兵牧野明日前作證,太平洋戰爭末期,日軍曾在菲律賓對俘虜進行活體解剖。

編按:本文內容轉載自大陸鐵血社區,內容有歷史、殘忍等令人不適之題材,不適合青少年及兒童觀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二戰期間,侵華日軍731部隊和日本九州大學醫院曾進行活體解剖的暴行已普遍為人所知,但在菲律賓也進行過活體解剖的證言尚屬首次。原日本海軍衛生兵牧野明日前作證,太平洋戰爭末期,日軍曾在菲律賓對俘虜進行活體解剖。

只為提高『醫術』

鐵血社區據日本共同社2月25日報導,現年84歲的牧野明戰爭期間被編入日本海軍醫務隊。1944年8月,他被分配到菲律賓棉蘭老島三寶顏航空基地。同年12月,醫務隊長下令進行活體解剖。牧野在證詞中說,一名30多歲的上級軍醫下令『把俘虜帶過來』,牧野等人便把兩名被認為是美國間諜的當地男性居民帶到他面前。但牧野接下去卻被告知『開始進行解剖』,解剖場所原是一所當地學校,後被日軍改造成醫院。

牧野命令惴惴不安的兩人脫去衣服,把他們綁在手術臺上,在他們臉上噴乙醚,兩人很快失去了知覺。牧野說,上級軍醫告訴他:『如果我死了,就必須由你來負責治療,所以要用活體解剖提高醫術。』牧野顫抖著手,用手術刀剖開了肚子。軍醫指著一樣東西對他說『這就是肝臟』時,他腦中一片空白。他回憶說,『那個時代是違抗命令就會被殺掉的時代』,自己只能在心中默默道歉。

約有30人遇害

切斷手腳、縫合血管、剖腹手術,這些血淋淋的活體解剖一直持續到美軍登陸前的1945年2月,基本每隔3天至2周就會有一次。一般由兩名衛生兵執刀,上級軍醫在旁『指導』,每次解剖持續10分鐘至3小時不等。解剖過程中,助手在外面站崗,防止秘密外洩。牧野說,連女性和孩子在內,約有30人成為他們的活體解剖物件。解剖結束後,還要用繩子勒死被解剖者,確保他們無法復生,遺體由部下運出掩埋。

活體解剖一事是只有醫務隊知曉的秘密,當年是牧野部下的一名老兵證實,儘管他沒有見過解剖現場,但從戰友那裡聽說過這回事。1945年3月,美軍登陸棉蘭老島,日軍敗走至叢林地帶。牧野所在的醫務隊中,大多數人死於疾病或飢餓,醫務隊長自殺。專門研究日軍731部隊的神奈川大學教授常石敬一在接受採訪時說,他第一次聽說日軍在菲律賓也進行過活體解剖。

『傳達歷史真相』

牧野說,戰爭結束61年來,他一直無法向家人坦言當年的情形,但夢中栩栩如生的一幕幕卻將他折磨至今。雖然有當年戰友反對事到如今又出來作證的做法,但他覺得『如果聽憑真相掩埋,那麼死去的人就難以瞑目』,並決定把自己的戰爭體驗說出來,向世人傳達那段悲慘的歷史。

牧野數年前就在所居住的大阪府枚方市的中小學校講述戰爭體驗,但並未提及『過於殘酷』的活體解剖。在2月25日的上周,《每日新聞》首次披露了牧野證詞,此後牧野在不同場合告訴世人這段殘酷的歷史真相。『不能再讓悲劇重演,哪怕只有一個人或者兩個人,我也想告訴他們戰爭的真實情況。如果有機會,我會繼續贖罪的證言。』牧野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