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一位台灣籍委員的「新型城鎮觀」!

「抓住眼前的契機,我們大陸大地上將會出現不同以往的新型城鎮。這種試驗可以重整我們的思維,對大陸城市而言將是一次創造新生的機會。」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抓住眼前的契機,我們大陸大地上將會出現不同以往的新型城鎮。這種試驗可以重整我們的思維,對大陸城市而言將是一次創造新生的機會。』

根據新華網報導,說這話的大陸全國政協委員謝正觀生於臺北,臺灣大學畢業後留學美、歐。上世紀80年代幾次到大陸參訪,看到改革開放後的大陸建設浪潮熱火朝天,從事城市規劃研究的他選擇回到北京定居。20多年過去了,謝正觀以專業者的眼光目睹了大陸當代城市的『流變』。

如今,他又迎來新的課題——新型城鎮化。此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遵循城鎮化的客觀規律,積極穩妥推動城鎮化健康發展。對此,謝正觀認為,我們面對著建立大陸新型城鎮的機遇,關鍵是要有別於過去。『過去是什麼?先污染,後治理;在發展和環境之間,我們選擇了發展,結果是造成城市的無序,想控制都控制不了,規劃趕不上變化……』謝正觀說,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當代大陸,許多發展大陸家都遭遇了這樣的痛苦,發達國家也有類似的問題。

作為研究者,他認為有幾條是新型城鎮化必須要做到的。『從規劃角度看,應當是城鎮或城市的開發要和生物區的邊界無縫對接,要和山體河川等自然邊界有機結合,還要控制好開發強度和密度。』謝正觀認為,新型城鎮化必須更好地處理人的需求和環境成本的關係,控制好城鎮或城市的生態環境容量,避免繼續付出沉重的環境代價;必須考慮空間結構優化,改變過去不合理使用土地的方式,不能再簡單照搬西方諸如功能分區之類的觀點,可以更多地考慮土地混合使用;此外,產業組織也要進行重構和優化。

『新型城鎮化確實是一個機會,做好了是百姓之福。但我們還是要知道,做起來很難,需要各行各業相互配合。』他說。謝正觀還談到了『美麗中國』:『不能只靠國家立法和行政手段,還是要從人人做起,從自己做起,要有個人的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