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發達後三訴離婚! 老婆:還15年家務錢

丈夫事業有成時不但有外遇,還三次起訴要和妻子離婚?在這宗離婚案件中...兩人相識於1996年,1997年登記結婚,一年後有了兒子。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1997年挑戰雙方父母的壓力和世俗傳統,比裸婚還裸婚。但丈夫事業有成時不但有外遇,還三次起訴要和妻子離婚?在這宗離婚案件中,妻子堅決不肯離婚,要求法院判令丈夫每天履行兩小時照料家庭的義務,1997年至2011年期間未履行的家庭義務以金錢形式彌補,共219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記者昨天獲悉,番禺法院一審認為雙方感情未破裂不予離婚,丈夫上訴至廣州中院後又撤訴。

患難夫妻不能同富貴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阿軍與小莉(均為化名)曾是一對患難夫妻。兩人相識於1996年,1997年登記結婚,一年後有了兒子。根據小莉在法庭上的陳述,兩人的結合挑戰了雙方父母的壓力和世俗傳統,婚後過著比裸婚還裸婚的生活。經過多年的辛苦打拼,阿軍總算在事業上有所成就。然而,日子一天天好起來,兩人卻漸行漸遠。阿軍從2010年開始,三次到法院打官司要求離婚,稱自己面對這場名存實亡的婚姻,已處於窒息、絕望、精神崩潰的狀態。小孩也因為在這種冷漠的家庭環境下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妻子要他補償家庭勞務費

小莉稱還愛著丈夫,堅決不肯離婚,還請求法院判令阿軍履行每天2個小時照料家庭的義務,對以前未履行的家庭義務以每天2小時計付代償家庭勞務費,1997年至2011年共計15年,10950個小時,以其時薪的1/5計,每小時200元,共計219萬元。小莉還稱,阿軍有發生婚外情等背叛家庭的行為,但她願意相信這只是生活中的一些插曲和追尋人生價值的過程中發生的一些模糊認知。『我與兒子一直在默默堅韌地等待”父親”的回歸。我們在精神上一直仰賴著父親給我們溫暖和安全感。』在一次離婚訴訟中,小莉如此動情地說。

要讓兒子了解何為真愛

在法庭上,小莉說:『我希望兒子依賴、信賴和仰賴的父母都能夠真正讓他感到幸福和自豪,讓他了解什麼是真正的”愛情”;兒子現在正處于青春發育期,生理正在發生著急劇改變,心理上也處于青春叛逆期,生理行為和心理動向都急需指導和呵護。他雖然是一個表現優異的孩子,但隱藏了很多心理缺失,我希望作為父母能夠竭力彌補,而不是在這里鬧離婚。兒子的一篇作文以我們家庭發生的變化為原型,寫出了自己的心聲和這個時代這個社會的心聲,雖然文字粗淺、錯漏頗多,但老師幾乎給了他滿分,這說明老師被他真摯而深沉的感情打動了,為什麼我們做父母的還不能意識到危機,還不能意識到對孩子深深的傷害?』

法官辦案有感:女方犧牲支持男方進修 共同財產轉化成男方技能

一位經辦過多起家事案件的民事法官指出,從近幾年受理的離婚案件來看,夫妻共同財產的構成越來越複雜,表現形式也日趨多樣化。夫妻共同財產包括有形財產和無形財產,有形財產主要體現為物,無形財產主要體現為權利,無形財產本身具有價值,權利人據此可以獲得利益的一種財產,諸如文憑、學位、職稱、技能等。

面對激烈的競爭環境,為了增強個人的競爭實力,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通過讀研究生或學習專業技術作為改善境況的一條道路。而現有的家庭狀況和家務勞動、社會化程度都不允許雙方同時深造,往往犧牲一方利益去保全另一方,而被保全的往往是男方。夫妻財產也隨之消耗而轉化成了專業知識或技術能力,配偶一方獲得的知識或技能是受夫妻共同財產的資助而形成的。男方待功成名就時提出離婚,此時家裡的有形財產已經不多,即使全部分割給女方,也遠遠不能使女方以前的投入得到合理的補償。女方處於弱者的地位,如果按照現行的法律規定,弱者的權利就不能得到保證,顯然有失公平。因為受支援一方把夫妻共同財產已轉化為一種技能,將來可以利用它謀取更多的經濟利益,而『支持一方』卻一無所有。因此,必須正視這種現實,不能忽視無形財產、智力投資等潛在的經濟利益的轉化。

學界認為應將這種家庭無形財產作為夫妻共同財產分割,國外立法也有類似規定。對這種財產的評價必須以公平原則為指導,以原額財產,即恢複投資學會某項技能前夫妻共同財產為基礎,使待分割的夫妻財產含有投資某項技能消耗的部分,考慮該項技能的社會用途和價值,給對方相應的補償。

法院判決 維護家庭穩定 不准兩人離婚

番禺法院認為,阿軍和小莉經自由戀愛而結婚,感情基礎較好,婚後本應珍惜婚姻家庭生活,但在婚後的日常生活中,雙方沒有注意維繫夫妻感情,致使感情日漸惡化。阿軍認為其已經三次到法院提起離婚訴訟,足以證明雙方感情破裂。但根據《婚姻法》及其相關規定,當事人提起離婚訴訟的次數並不是衡量夫妻之間感情是否破裂的標準。阿軍在法院判決不准許離婚後,並未意識到自身的責任,亦未珍惜夫妻感情,嘗試互諒互讓,加強溝通,而是採取回避的辦法,未嘗試亦未努力去修補夫妻關係。兩人組織家庭並共同生活十數載,一同經歷工作、生活的曲折。

小莉在庭審過程中仍表示愛著丈夫,不同意離婚。而阿軍在工作有所成就的時候提出妻子與其不般配的觀點,不僅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還為惡化夫妻關係創造條件。只要雙方珍惜十多年夫妻感情,矛盾都是可以避免的,夫妻感情亦可以繼續維持下去。鑒於兩人夫妻感情尚未徹底破裂,以及考慮離婚將對孩子的成長產生不利的影響,出於對家庭穩定的維護,不准予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