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財政部:未來十年要做好過緊日子的打算

賈康稱,分稅制改革有助於地方政府職能轉變,總的改革的核心理念就是各級政府職能優化,分稅制改革在配套方面應該繼續推進,省級以下的分稅制就要有省直管縣、鄉鎮級的改革來做配套。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房價、房產稅、財政赤字……,針對公眾關注的熱點問題,大陸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科所所長賈康日前接受了《第一財經日報》的專訪。賈康稱,分稅制改革有助於地方政府職能轉變,總的改革的核心理念就是各級政府職能優化,分稅制改革在配套方面應該繼續推進,省級以下的分稅制就要有省直管縣、鄉鎮級的改革來做配套。

保障性住房不應按市場規則賣

第一財經日報:你怎麼看待現在一線城市比如北京的房價?有代表說完全沒有泡沫,你怎麼看?
賈康:北京房價肯定是高啊,不能說沒有泡沫,但總體來說這些年經過調控以後,泡沫得到了一定的抑制。如果保障房供應充分,房價根本就不會讓大家感覺這麼明顯。除了要努力讓房產稅發揮政策的效果,當務之急是保障性住房根本就不應該按照市場的規則去賣,應該由政府收回。而政府應該按原價,或者說考慮一些相關因素買回。以後保障住房就是廉租房、公租房,就沒有買回問題。這就類似於共有產權或者有限產權模式,那麼規定就是,你要想出手,第一買主是政府,不是你到市場隨行就市的問題。要封殺保障房的套利空間。

而如何鼓勵私營資本進入這一領域呢?建設保障房應該特別推崇的是公司合作伙伴關係(PPP),政府主要是四兩撥千斤投入一些引子錢,給一些政策引導資金。而大量的民間資本進入以後,又要確保他們投資的回報,這樣就解決了保障房建設大量資金來源問題。

第一財經日報:對於房產稅的擴容方案你有什麼建議?因為房產稅在上海、重慶兩地已經試點了一年多了,在遏制房價高漲和增加地方財政收入方面還是有一些體現的、覺得未來房產稅方案制定的方向和目標到底是什麼?
賈康:擴容方案我不能和你提,這是管理部門的事情。但是,文件裡非常明確地說,房產稅要擴大試點範圍。房產稅最實質的問題就是在保有環節,高端調節。它對房價不是說能夠產生多麼強烈的、定海神針似的決定性作用,但是它會有影響,影響總體來說是使房價表現得更趨沉穩和減少泡沫。

財政赤字率明顯低於國際警戒線

第一財經日報:今(2013)年的財政赤字是1.2萬億人民幣,擴容規模比較大,這個會不會引起新一輪的產能過剩呢?
賈康:今年的赤字,由於主要不是支援建設專案,主要是考慮到減稅,還有繼續改善民生。所以它不會直接產生產能過剩的問題。從安排赤字本身來說,沒什麼負面影響,但同時要考慮就是風險防範。現在這樣安排之後,大陸的赤字率在今年可能要重回2%,原來已經壓低到1.5%左右。按照國際經驗,預警線是3%,我們明顯低於這個預警線。未來十年,大陸財政收入有可能會呈下降趨勢,要做好過緊日子的打算。

第一財經日報:2011年,財政部在上海市、浙江省、廣東深圳等地開展了地方政府自行發債的試點,今年在這個方面有沒有擴大呢?『營改增』是否也會進一步擴大?
賈康:我覺得這個自行發債試點應該延續。『營改增』大局已定。目前在試點的兩個行業,如果順利的話,『十二五』期間就應該基本全國鋪開了。我還是主張積極推進。

推行扁平化的財稅改革

第一財經日報:因為去年的結構性減稅,經濟下行,地方財政收入增速明顯放緩,還有地方收過頭稅、過頭費的情況,你覺得屢禁不止的原因是哪些?
賈康:地方稅收任務按照行政性、指令性的方式切塊,跟達標聯繫在一起,達不了標,相關的責任人所有的工作成績一票否決。一旦有壓力達不了標的時候,制度就會扭曲。這個要得到矯治的話,得要系統配套,比如稅不再是指令性的目標,而是指導性的、規劃性的,這才真正屬於依法納稅。而在財稅改革領域,我特別強調前提就是要推行扁平化的改革,把五級分稅框架推行到三級分稅,那麼原來的無解就變成了有解。

第一財經日報:你說,去年和前年地方政府債務到期,沒有看到任何問題,是不是可以說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問題在過去兩年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推進或者解決?
賈康:已經在管理方面得到了強化和優化,但還要在動態中監控可能發生的風險。總量上是安全的,要特別關注局部的風險和專案的風險。

日報:今年會調整環境稅和奢侈品稅嗎?
賈康:關於環境稅,『十二五』期間要爭取推出一定力度的改革,而且還要繼續努力做方案。沒聽說今年要開徵。奢侈品稅,我不同意這個概念。奢侈品是富豪們的消費品,在大陸這個格局下,對那種真正的奢侈品下調稅收幹嘛呢?下調稅收是把利讓給了品牌商,外國的奢侈品的生產者和供應商。他們的定價策略就是在大陸標高價。真正要調的是中高端的一些消費品稅收,不能用奢侈品這個概念來覆蓋這個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