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專家目標:蓮霧產業鏈 帶動大陸農民脫貧致富

「你嚐嚐我們研發的蓮霧醋。」台灣籍農業專家陳敬堯博士在珠海燈籠沙萬花園藝蓮霧產育園接受記者採訪時端來了一杯淡黃色的液體。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你嚐嚐我們研發的蓮霧醋。』臺灣籍農業專家陳敬堯博士在珠海燈籠沙萬花園藝蓮霧產育園接受記者採訪時端來了一杯淡黃色的液體。杯子還沒端到嘴邊,記者先聞到一絲蓮霧的清香,陳敬堯研發的蓮霧醋酸中帶甜,入口清爽,帶著酒的醇厚。

根據人民網報導,『我們花了五萬元人民幣購買了系列設備和原料,製作了一批蓮霧醋。』聊起製作蓮霧醋的原因,陳敬堯稱,蓮霧被喻為水果中的『鑽石』,最怕磕碰,種植過程中難免會產生一些殘果、次果,他舉著杯子說:『如果用這些外觀不佳,但不影響食用的殘果、次果製作蓮霧醋、蓮霧飲料、蓮霧酒的話,用產生的渣滓加工蓮霧沐浴露,將能創造更大的經濟效益。』

陳敬堯原是臺灣農業改良產業的講師,在臺灣時經常奔赴各個縣鎮開技術巡回講座。『蓮霧品質應該有更大的提升空間。』他認為臺灣因為溫差不足,整個風味、口感停滯在某一階段,為了培育出比臺灣本土更優越的蓮霧品種,陳敬堯2002先去到廣西種植蓮霧,後因個人熱衷於技術改進和創新,又於2011年來到珠海。

珠海萬花園藝總經理吳飛球是個愛惜專材的老闆,非常欣賞陳敬堯的鑽研熱情:『他說死都要死在蓮霧上,這就是我們要找的人才。』吳飛球2006年引種蓮霧,在燈籠沙種了60多畝,剛開始因為技術原因頻繁出現落果現象,在朋友的引薦下,認識了正看好珠海區位優勢和發展潛力的陳敬堯,經幾番洽商,兩人展開了正式的合作。

三月裡陽光明媚,陳敬堯帶著記者來到果園,他小心翼翼解下樹上的果袋,仔細觀察蓮霧果實後,又繫了回去。他回過頭說:『從整體來看,目前臺灣產的蓮霧是世界最好的,但是從個體來看,珠海溫差比臺灣大,能產出比臺灣風味和口感更優越的蓮霧。』據介紹,在臺灣時陳敬堯率先提出通過遮光板強迫休整方式,讓蓮霧樹結出品質更好的果實,但是他認為在珠海種植蓮霧就不能採用這種方式,因為珠海氣候溫差大,種植方式和臺灣完全不同。

為了支持陳敬堯的技術改良和全方位產業鏈研發,吳飛球貸款幾百萬支援他從事革新和多項試驗。受到知遇之恩,陳敬堯長年蹲守在蓮霧種植場裡,以園為家,盡管在臺灣尚有兩個讀書的女兒,但他一年只回一次臺灣,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在技術改良中。經過兩年努力,陳敬堯終於在珠海斗門區培育出一種具備南洋種蓮霧風味口感及泰國種蓮霧不裂口、色澤艷麗等優點的新品種『紅翡翠』。這一成功在華南農業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蓮霧全身都是寶貝,除了鮮果及次果製成的蓮霧醋、蓮霧飲料、蓮霧酒外,蓮霧的嫩葉可以製作茶葉,蓮霧的根還能做藥材,』陳敬堯認為在大規模種植後,就可以推動蓮霧深加工形成產業鏈。

與陳敬堯的想法接近,吳飛球指出,臺灣僅有二千多萬人口,蓮霧種植面積達到兩百多萬畝,占全境農業面積的14.6%,蓮霧鮮果在臺灣本土銷量很大,而大陸有13億人口,可以預計未來蓮霧將擁有極大的市場空間,為此,他在珠海市副市長劉嘉文視察時提出一個想法:建議在珠海斗門區蓮洲鎮找個最窮的村莊做試點,透過萬花園藝蓮霧產育園指引他們種植蓮霧新品種『紅翡翠』,『希望在幾年內造就一個戶戶開寶馬的「小康村」。』吳飛球說:『這個方案得到了劉嘉文副市長的贊同和認可。』

 

陳敬堯搶著說道:『技術有了成果,但僅靠一家公司是無法做大做強的,如果政府能在農業科技創新政策和資金方面去扶持的話,將極快推動蓮霧深加工產業鏈的形成,壯大蓮霧產業的良性發展。』

隨後,他道出了他的憧憬:『我的目標就是在此打造大陸蓮霧品牌研發中心,並帶動大陸農民脫貧致富。』


臺灣農業專家陳敬堯博士(右)與珠海萬花園藝總經理吳飛球在查看蓮霧長勢。(冒韙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