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工資太低?! 大學生竟寧願擺攤賣餅

拿著父母資助的4萬元人民幣,關曉冠買來烤餅爐、微波爐等器材,租下了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政苑小區內的一個5平公尺的攤位,並專門請一名有秘製配料的師傅手把手教自己做餅的工序。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千層餅雞蛋餅醬香餅,酥脆可口,免費加熱……』每天早上6點,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附近政苑小區『餐飲一條街』上,一名身穿藍色工作服,戴著眼鏡,面相斯文的年輕人都會在自己的攤位前大聲吆喝。『給我來2塊錢(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的醬香餅』、『3塊錢的千層餅,加辣椒』……一些在街上買早點的學生將小攤『打了圍』。年輕人麻利的切餅、稱重、裝袋,收款,忙得不亦樂乎。年輕人叫關曉冠,河南許昌人,去(2012)年10月,從湖北科技學院畢業的他,在武漢開了這間5平方公尺的餅店。目前月入萬元。

嫌上班工資低 創業開餅店

根據武漢晚報報導,讀大學時,關曉冠常利用暑假時間做兼職。家教、報紙投遞員、餐廳服務員都幹過。關曉冠說他從小不善與人交流,與陌生人說話常常臉紅,大學期間的兼職,除了掙生活費,還讓自己的交往能力得到了鍛煉。

說起開餅店的原因,關曉冠坦言是由於『上班的工資太少』。去(2012)年6月畢業後,關曉冠找了份在湖南長沙一家霜淇淋店的銷售工作。『說是做銷售,但是製冰、打冰、包裝等環節都要參與,每天還要加班到八九點,人很累,月薪只有2000多元。做了兩個月我就閃人了。』

辭職後的關曉冠萌發了創業的想法。『父母都是郊區的農民,不可能給我創業提供很多經濟上的幫助,我只能先從投入少、門檻低的賣餅生意做起。武漢的高校學生多,商機應該不少。』關曉冠琢磨了幾天,決定來到武漢考察市場。去年9月,他在華師大、武科大等高校周邊蹲點觀察後,決定把開店地點選在人流量和商業氛圍都不錯的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附近。

父母得知關曉冠準備賣餅的消息後極力反對。『我文化程度低,20年前從老家到城裡來賣菜,好不容易把兒子供成了大學生,怎麼能也和我一樣做街頭的小買賣呢?』關曉冠65歲的父親告訴記者,雖然不同意兒子開餅店,但兒子執意堅持,並把大學生畢業賣豬肉,賣臭豆腐的新聞翻給自己看,最後實在拗不過兒子,只能默默同意了。

創業太辛苦 未來寧願少賺一點

拿著父母資助的4萬元,關曉冠買來烤餅爐、微波爐等器材,租下了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政苑小區內的一個5平公尺的攤位,並專門請一名有秘製配料的師傅手把手教自己做餅的工序。『別小看做一張餅,從揉面、鋪面,火溫都有講究,一步不到位就會影響餅的味道。』關曉冠說,做餅的每道工序自己都親力親為,目前一天要做近200斤餅,每斤賣7元,成本一天可以賺600多元,每月利潤超過萬元。

每天早上5點天還沒亮,關曉冠就起床張羅。揉麵、攪雞蛋、切火腿腸、青椒以及調製佐料。6點準時出現在攤位,一邊在爐子上攤餅一邊等待顧客。給顧客切餅、稱餅時,要麻利、準確。『剛開始的半個月,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個人做,一天下來倒頭就睡,每天全身都是酸痛的。父親知道後於心不忍,從老家趕過來幫我揉麵、切菜,打打下手。』關曉冠說。

中南財大的女生小潘每天早上都會來買2元錢的千層餅當早餐,她評價關曉冠的餅『味道不錯,分量也足。』關曉冠表示,不少學生顧客以為自己是大學生,常常會來照顧生意。自己奉行『薄利多銷』的經營理念,遇到『熟面孔』光顧都會額外多加一些餅。

雖然收入比普通上班族高出許多,但關曉冠對自己的生活仍不滿意。『除了過年回老家歇了半個月,每天幾乎都要守在攤位邊做餅、賣餅,不但沒有一點自己的學習和娛樂時間,還讓年過六旬的父親跟著受累。』關曉冠坦言,以前只想到了創業的風光,卻對創業的艱辛沒有考慮充分。『下一步,我想把賺的錢拿出一部分在其他高校周邊開一間分店,擴大經營的同時雇幾名幫工為我分擔一下。我寧願自己少賺一點,也不想過這樣從早累到晚的日子了。』關曉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