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離奇科舉考試 秦檜未滿周歲孫子中榜眼

科舉考試是封建統治者攬延人才、收買人心的一種手段,在封建社會的幾千年歷史中對維護社會穩定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科舉考試是封建統治者攬延人才、收買人心的一種手段,在封建社會的幾千年歷史中對維護社會穩定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總體來看,科舉考試還算比較公平,改變了魏晉以來『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士族』的用人體制,讓更多的社會底層才俊參與到政治活動中來。當然,歷史上也有幾次科舉考試十分荒唐,被稱為零紀錄的考試。

一場『零錄取率』的考試

據台灣網報導,西元746年,杜甫初到長安求官,當時唐玄宗正沉湎盛世的繁華和溫柔的富貴夢裡,已經懶得親自處理政事,把『外朝』交給李林甫,『內朝』交給高力士。第二年,杜甫等一大批當時傑出的才子參加玄宗為選拔人才而設的『制舉』考試。當時擔任主考官的是李林甫,他是當朝宰相,但卻是個嫉賢妒能的小人,張九齡、嚴挺之、賀知章、李邕、李適之、房綰等一大批傑出人物都受到了李林甫的迫害甚至暗殺。

他尤其嫉恨因為文學才能而得到封賞進官的士人,結果參加『制舉』考試的人,沒有一個被錄取。為了掩蓋自己的陰謀,對考試結果,他自己還向玄宗上表祝賀:天下賢士都在為國報效而沒有遺漏,這是多麼的人盡其材,物盡其用啊!連堯舜明君都不能如此的明察秋毫吧!參加那次考試受到愚弄的還有著名詩人高適和元結。

未滿周歲考生也被錄取

秦檜由於在紹興議和賣國有功,先後把持朝政十九年之久,他自立門戶,收攬奸佞,排除異己,陷害忠良,架空宋高宗趙構,獨掌朝綱,『由是中外大權盡歸於檜,非檜親黨及昏庸諛佞者,則不得仕宦,忠正之士,多避山林間』。不但如此,在紹興二十四年(1154)的一次科舉考試中,秦檜還為其年齡不到一歲(只有九個月)的孫子秦塤謀奪狀元。

他利用手中權力,任命其親信御史中丞魏師遜、權禮部侍郎兼直學士院湯思退、右正言鄭仲熊、吏部郎中權太常、少卿沈虛中、監察御史董德元、張士襄等人為考試官。這些考官對秦檜的意圖心領神會。於是,他們就串通作弊,準備錄取秦塤為狀元。後經人揭發,狀元沒有當成,但也高中榜眼。更有甚者,在這次科舉考試中,由於秦檜的營私舞弊,其侄子秦焞、秦焴、姻親沈興傑、朋黨周夤等人,都得到了進士的頭銜,無怪乎『天下為之切齒』。

被全部推翻重考的會試

洪武三十年(1397年)的這次會試本來進行得很順利,但是在發榜的這一天卻發生騷亂。3月5日,是三年一次的『會試』放榜的日子。這天,黃榜一開,人群大嘩。原來金榜上的所有高中舉子都是南方人,連一個北方人都沒有,這在科舉考試中是非常罕見的。當時明王朝的首都是南京城,落選的北方舉子們成群結隊地湧向負責科舉考試的吏部衙門,要求吏部的官員對考試的結果作出解釋。朱元璋得知消息後,一邊馬上派人前去安撫那些鬧事的北方舉子,一邊找來這次考試的主考官劉三吾了解情況。

經過查實,本次考試並沒有作弊,南方舉子的考試成績確實都比北方舉子的成績好,舉子們的考試成績都是屬實的。朱元璋也知道劉三吾是一位不會因私枉法的人。他相信劉三吾對考生成績的判斷,但是為了平息北方士子的憤怒情緒,朱元璋要求劉三吾從北方的舉子中挑選幾個來一併上榜。沒想到劉三吾這次真是倔過了頭,他拒絕更改考試成績。

朱元璋聽了大發雷霆,氣得將劉三吾趕出京城,還把其他幾位考官都撤了職,重新組織考試。北方舉子聽到這個消息後,都大聲歡呼,得寸進尺,要求皇帝為他們主持公道。這次由朱元璋親自督考,主持複試的翰林院侍講張信很不知趣當眾評點幾位北方舉子的試卷,說北方試卷確實不如南方卷,原來考官絕無偏袒之事……。

朱元璋聞言頓時勃然大怒,他指責官員們互相包庇,是有意將水平不高的卷子送交皇帝審閱以蒙蔽皇帝。他宣布,以前的結果一概無效,由自己親自裁定。一個月後,複審結果宣布,這次朱元璋又走了極端,新入選的61名舉子全部是北方人,一個南方的舉子都沒有。更可悲的是,參與這次的主考官和一些考生被指稱與十幾年前的胡惟庸案、藍玉案有牽連,全部被處死。文章摘自《文史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