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遊的《釵頭鳳》是寫給情婦的? 學者:無稽之談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只要是讀過唐詩宋詞的,不但會背這首詞,而且都知道這首詞的來歷。陸遊雖然在文學上成績斐然,但在婚姻生活上卻不大如人意。他21歲時與自己舅舅的女兒唐琬結婚,婚後,夫妻二人感情融洽,情投意合,伉儷相得。但由於陸遊的母親對唐琬百般挑剔,極不滿意,所以就逼迫陸遊與之離婚。母命難違,陸遊只得違心地與唐琬訣別,另娶了王氏為妻。唐琬也嫁給了同城的趙士程。

十年以後的1115年,陸遊遭秦檜黜落,回家鄉閒居,春遊時與唐、趙『相遇於禹跡寺南之沈氏園』。唐琬告訴趙士程,遣僕送去黃封酒和果肴,以『通殷勤』。陸遊面對此情此景不勝傷感,揮筆在園壁上寫下了這首《釵頭鳳》。後來,唐琬見了這首詞,牽動自己的愁緒,也和了一首《釵頭鳳》:『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這就是這首詞產生的整個過程,經過元明兩個朝代時都風平浪靜。但到了清朝,有人就對它提出了質疑,說這首詞不是寫給唐琬的。啟其端者為清人王士禎,他在《帶經堂詩話》中說:『疑亦小說家附會。』還有一個就是吳騫,他在《拜經樓詩話》中也說:『殆好事者因其詩詞而附會之。』並推測說:『且玩詩詞中語意,陸或別有所屬,未必曾為伉儷者。』從此以後,多有附會,然而不知大家注意到沒有,他們語中用的大都是『疑』、『殆』、『或』以及『未必』等,也就是說,他們沒有一點根據,只是在那裡瞎琢磨,瞎猜,除了給人誤導外,別無用處。以我看,他們才是真的『好事者』。好在後世的人們並沒有把他們的話當成一回事,更沒有信以為真。無論是今天的電影《風流千古》,還是原來搬上舞台的戲劇,都還是沿用原說,始終認為這首詞就是陸遊寫給原妻唐琬的。

其實我們只要了解這個故事最早的記錄,就能明白一切了。這個故事最早見於宋人陳鵠的《耆舊續文》、劉克莊的《後村詩話續集》以及周密的《齊東野語》等。陳鵠距離陸遊生活的年代最近,他在《見西塘集·耆舊續文》中說,自己『弱冠客會稽,遊許氏園(沈園後屬許氏)』時,見壁間猶存放翁題詞,『筆勢飄逸』,至『淳熙間,其壁猶存,好事者以竹木護之』。這些話應該是真實可信的。

其次是劉克莊,他稍晚於陳鵠,但他的材料來源於陸遊的老師曾茶山的孫子曾默那裡,這也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他們對陸遊的事情了如指掌,沒必要無中生有地編一套野史或傳說。距陸遊最遠的周密也不過相差六七十年,他在《齊東野語》裡詳細地記錄了《釵頭鳳》故事的始末。同時,周密還轉錄了陸遊六首沈園詩與《釵頭鳳》相參證,也說明陸遊的《釵頭鳳》為感念前妻所作,是有事實根據的。

質疑者有一個共同的觀點,說《釵頭鳳》是陸遊自南鄭經鳳州到大散關時所作。我們知道,陸遊在大散關的時候正是秋天,『鐵馬秋風大散關』,『大散關頭又一秋』,與『滿城春色宮牆柳』根本不是一個季節。退一步說,即使季節相合,作為一個愛國詩人的陸遊在短短幾個月裡,不可能在戰馬倥傯間浪跡青樓,狎妓冶遊,還給自己的情婦寫首詞,留下千古笑柄。這不但與詩人的性格不符,也與古代的軍事制度相悖。因此,說陸遊的《釵頭鳳》是寫給情婦的觀點,都是無稽之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