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睡」字無「睡」意?! 其實是指坐著打瞌睡

古時的「睡』字,不作「睡覺」講。《說文》釋曰:「睡,坐寐。」就是坐著打瞌睡。「目」從上向下才是「垂」,躺著就不是「睡」了。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古時的『睡』字,不作『睡覺』講。《說文》釋曰:『睡,坐寐。』就是坐著打瞌睡。『目』從上向下才是『垂』,躺著就不是『睡』了。

根據沈揚日報報導,《史記·商君列傳》記載:『孝公既見衛鞅,語事良久,孝公時時睡,弗聽。』此處的『睡』就是『坐寐』——打瞌睡。如果理解為秦孝公時時躺下睡大覺,不僅語法上講不通,情理上也說不過去。《戰國策·秦策》記載蘇秦『讀書欲睡,引錐自刺其股,血流至足』。欲睡的『睡』也是打瞌睡,不然就講不通。

『睡』是『坐寐』,那麼古代表示『睡覺』的字又有哪些呢?

《說文》又說:『寐,臥也。』『寢,臥也。』說明『寐』和『寢』都是『睡覺』的意思。《詩·衛風·氓》中的『夙興夜寐』至今仍在使用。《詩·邶風·柏舟》的『耿耿不寐』、《國語·晉語》的『歸寢不寐』以及我們現在說的『夢寐以求』等等都是這個意思。至於『寢』字,古籍上也是數不勝數。《論語·公冶長》中的『宰予晝寢』,《論語·鄉黨》中的『食不語,寢不言』,還有《戰國策·齊策》裡的『暮寢而思之』等等,『寢』字都是『睡覺』的意思。包括我們現在說的『寢室』也是源於此。

除此以外,古代指『睡覺』的詞還有『眠』『臥』等等。《後漢書·第五倫傳》記載:『吾子有疾,雖不能省視,而竟夕不眠。』《論衡·訂鬼》說:『暮臥則夢聞。』文中的『眠』和『臥』都是作『睡覺』講。

『睡』字從『打盹』轉化為『睡覺』,經歷了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到了唐朝,『睡覺』已開始普遍使用。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裡有詩為證:『自經戰亂少睡眠,長夜沾濕何由徹。』白居易《長恨歌》也有『雲鬢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之句。『睡覺』『睡眠』的出現,並沒有讓『寐』『寢』『眠』『臥』等字消失,相反,它們還聯起手來,共同豐富了『睡覺』的詞庫,為漢語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