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世界聚焦! 透視大陸秘訣的視窗

世界正在焦急地尋找大陸發展的「秘訣」,而兩會背後的政治代表制不失為解開秘訣的一個視窗。要讓這個制度更具中國特色,還需不斷創新和完善。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今年是大陸的領導層換屆年,兩會格外讓全世界矚目。會風的改變是可喜的,但從全球視野來觀察,『政治代表制』的體制安排如何進一步完善並展示出中國特色,才是這次兩會的最大看點。一些西方媒體對兩會一貫有偏見,因為有不少人對政治代表制的概念不甚了了,以為它是西方獨有的、壟斷的。其實,西方民主代議制和其他類型的政治代表制頗有相通之處。大陸的體制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屬於一種現代共和政體,其代表制必然也具有現代政治的特點。

根據人民網報導,政治上的所謂『代表』就是民意的『再體現』,各種體制的代表制一般都是間接的代表。當然,代表的行為和作用應當盡量反映被代表者的意願,但也要包括國家整體利益的訴求。

政治是為了調和利益衝突。這就首先要承認利益衝突的存在。既要調和,爭議的各方就必須做出一定的讓步,所以『頂層設計』的全局感至關重要。在政治共識難以達到時,政治改革的頂層設計必須以調和個人與國家利益為目標,把官民關係理順。誠然,代表與被代表者之間總是存在種種差異,但如果把任何差異都看成是民主赤字,那麼任何代表體制都無法運作。

所有的政治體制都存在代表制。不同的體制安排是歷史環境使然,放之四海皆准的模式並不存在,我們也不能對一種安排抱有一勞永逸的幻想。比如美國的體制安排,是一種以限制行政權力為出發點的『三權鼎立』的共和制。這種體制曾經符合美國的國情,但在19世紀下半葉,那個自詡『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也未能避免一場血腥內戰。美國的憲法危機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現在的華盛頓政治殭局表明,憲法危機的苗頭又開始上升。因此,我們沒有理由相信某種體制安排從一開始就是十全十美的,不需要進行任何的改進完善。同樣,18世紀以來,西歐各國追求代議制民主制過程中曾經歷過長期的動蕩和內亂。以法國為例,僅僅是共和體制就嘗試了五次才得以穩定。

從全球政治史的角度來考察,大陸政治代表制的發展不能操之過急。社會主義大陸剛剛走過60多年歷史,如此短暫的歷程,不可能讓一種新型制度臻於完善。就大陸而言,照搬西式民主不符合大陸國情,大陸可以做的是基於自己的歷史現實狀況,吸納西方文明的可借鑒養分,進一步完善自己的政治道路。現時大陸的政治難題是保持一個超大國家的社會穩定。大陸的發展成就巨大,但面臨的困難和挑戰還很多,比如反腐問題、社會公平問題。

對此大陸領導層已經有了清醒認識,近期也有多項措施體現了解決這些問題的決心,需要重視的是,這種決心必須以制度設計加以現實化、持久化。面向未來,大陸深化改革的當務之急應放在社會減壓閥的設計上,人大和政協這樣現存的政治代表制,無疑是可以發揮政治藝術想象力的最大政治空間。

世界正在焦急地尋找大陸發展的『秘訣』,而兩會背後的政治代表制不失為解開秘訣的一個視窗。要讓這個制度更具中國特色,還需不斷創新和完善。(相藍欣 作者為瑞士日內瓦大學高等國際問題研究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