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四位台籍代表委員的家國夢:你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他們的故鄉都在海峽那邊的台灣,但家的故事卻各有不同;他們的人生經歷迥異,但奮鬥卻都為了同一個夢想。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他們的故鄉都在海峽那邊的臺灣,但家的故事卻各有不同;他們的人生經歷迥異,但奮鬥卻都為了同一個夢想。符之冠代表來自海南,是生活在大陸的第三代台胞。

根據新華網報導,1939年,日本侵占海南後,不少臺灣人被強徵前往進行所謂『開發』,符之冠的外公就在其中。十年後,外公回了臺灣,外婆不捨離開故鄉海南,帶著符之冠的母親留下了,這個家從此分隔兩島數十載。『上世紀80年代,我們兩邊都開始尋找對方,直到1993年才聯繫上。』符之冠告訴記者,他的母親回到臺灣老家時,外公已經離世。符之冠說:『從小,母親就告訴我,外公在臺灣,我是臺灣人。她知道外公是醫生,在我考大學時還非讓我報醫學專業。』

鄭廣台委員是生活在大陸的第二代台胞。『父母要我記住廣州,也不忘臺灣,給我取了這個名字。』他說。1952年,兩岸已進入對峙、隔絕狀態。『父親的家在臺灣屏東的小琉球島,那年他十來歲,出海打魚遇到颱風,孤身一人漂到了大陸。』鄭廣台告訴記者。

『上世紀80年代末,父親通過大陸電台尋找臺灣親人,老家親人聽到後都不敢相信。經過確認後,父親在香港和我大伯見了面。』鄭廣台說,父親1990年回到臺灣老家,親戚們大擺筵席,還帶著他去辦理了登出死亡登記的手續。『幾年前,我第一次回小琉球,親人早早就等在碼頭。我們並不認識,但見面都很親切,完全沒有陌生感。』鄭廣台說,『這就是血緣和親情吧!』

謝正觀委員1953年生於臺灣,臺灣大學畢業後赴美留學,1989年定居北京。『父親1945年去了臺灣。直到2000年前後,他已經80多歲,才又回到福建南安老家,也是唯一一次。從他抗戰時期離開家算起,中間隔了60年。』他說。在美國拿到學位後,謝正觀轉赴法國。『我去了咱們的大使館,申請回大陸探親。1983年,我頭一次回到南安,之後幾年又到大陸遊歷了好多趟。』

說起自己回大陸定居的選擇,謝正觀直抒胸臆:『老實說,我當時就是抱著一個「中國夢」。』『我的專業是經濟地理與城市規劃,我要尋找最適合自己發展的地方。』他說,『那時,大陸已經改革開放,當我在中國大地上行走,感受到一片生機,人們熱烈地生活,那種懷抱希望、樂觀奮斗的精神太有感染力了。我不願錯過讓人們精神煥發的大時代,我要來參與。』

一晃20多年,謝正觀已是中國科學院一位卓有建樹的學者。眼下,國家發展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新型城鎮化成為他關注的最新課題。兩會上,台籍代表、委員認真參議國政,從各自專業視角積極建言獻策,而他們共同的關切還是兩岸關係。『臺灣親人告訴我,大陸游客給小琉球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他們都認同兩岸和平發展。』鄭廣台說,『對峙、隔絕給兩岸同胞帶來的痛苦不堪回首,我們要追求和平、共同發展,複興中華民族是我們共有的夢想。』

經濟學家林毅夫1979年從金門只身游到大陸,至今不能返回故鄉臺灣。他的妻子陳雲英代表也出生在臺灣,她對記者說:『當大陸屹立於強國之林,兩岸同胞都會感到自豪。因為我們的民族在過去一百多年裡太壓抑,現在終於不用過那樣的日子了。』『說到「中國夢」,我希望兩岸和平發展,同胞自由往來,攜手共進,兄弟之間再不分彼此,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你的富足就是我的富足,你的成功就是我的成功。』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