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德國/世上最著名學生監獄 學生以蹲監獄自豪~

這座監牢學生搶著蹲?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海德堡不僅以大學聞名,還以學生監獄聞名,蹲監獄的學生似乎都挺自豪。『其實這個「監獄」只用了兩年,一九一二年到一九一四年,是校方處罰調皮學生的場所。哪個學生酗酒了、打架了,或觸犯了其他規矩,就被關在這裡,只供應水和麵包,白天還要老老實實去上課。』——摘自余秋雨《行者無疆》中學生監獄一篇。

寫這篇文章前必須先強調一點:很遺憾,余秋雨先生上述關於監獄使用時間的論斷是錯誤的,海德堡的學生監獄從16世紀下半頁就開始使用一直到20世紀初。據中新網報導,監獄牆上的塗寫文字也可以說明監獄不可能只使用了兩年。其實余秋雨這篇文章最後也已經談過,他找了一個懂德語的學生來給他翻譯,他想知道牆上到底都寫了些什麼。可為什麼很多被關禁閉的學生在牆上所寫的年代他都不去看清楚呢?更為搞笑的是,余秋雨先生的這一論斷成了很多大陸國內雜志介紹海德堡學生監獄的範本,這是非常不應該的。

本人並非倒余派,而且自認為,如果寫一本關於文化歷史方面的長篇書籍,不犯一丁點的錯誤也是很難的。但我們必須注意的是,研究歷史或文化如同理工科一樣需要精確,需要刨根問底,需要鑽研精神。如果僅僅是走馬觀花,過於浮躁的話,是很難寫出一本真正的好書,也經不起推敲和時間的考驗。

歐洲,主要是德國搞這個學生監獄其實有很長的歷史了,從16世紀開始德國大學就建有這種所謂KARZER(這個拉丁語名為CARCER,可翻譯為圍牆)來禁閉不聽話的學生。我看到有人談到這個KARZER充其量是禁閉室,所以我們翻譯錯了,因為德語的正式監獄是Gefangnis,這個我倒是覺得有點大題小做,因為在海德堡KARZER的德語簡介中我注意到,德國人也是用Gefangnis來解釋的KARZER,所以大家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行了。

雖然在德國甚至歐洲很多大學都存在這種學生監獄,但其中最為出名的,當屬海德堡大學的學生監獄。這估計和海德堡是德國最古老的大學有關吧。她可是在1386年就成立了,一層樓上幾個房間公用一個廁所,每個房間裡還提供暖爐。

在一間『監舍』的牆上,我看到了很長的一段德文,大體翻譯一下,意思是:『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因為我們5個老實人要上交在街上發現的板磚,所以我們把它們都扔到警衛室裡面了。現在我們作為受害者坐在這裡……。』、『在教官面前要保護自己,刺蝟扎人!』、『1901年7月2日至7日,我們當然沒錯!』在另一面牆上,可以看到畫著三色的盾牌,盾牌左面寫著,『在這裡過的真爽!SAUER』盾牌右面一個方框中寫著:『07年4月2日到7日,在海德堡大街上一個學生打另一個學生,他曾經因為幹壞事被教官送進來過。』

必須要說明的是,在海德堡學生監獄中如此大規模的學生壁畫只是在19世紀以後才出現,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學生會組織的強大,從而導致學生權利的增強。比如我翻譯的第一幅圖中的那5個人,就是海德堡學生組織『Die Burschenschaft Allemannia』的成員。與卡爾馬克思並駕齊驅,同為現代社會學奠基人的馬克思韋伯(寫法為MAX.WEBER)就曾經是這個社團的成員。

其實我們從這些壁畫可以看出,20世紀初被關進學生監獄的學生心態已經相當的成熟。毫不壓抑並知道在牆上抒發自己的情感,殊不知他們的這些留言和人名成了流傳後世的東西,被後代人觀摩和考量。透過這種方式流芳百世,這一點恐怕他們也沒想到吧!走廊上塗滿文字,記錄了年代,1901,比如94年5月2日-5日(應該是1894年)。可惜這些當年余秋雨竟然都沒看見。

在學生監獄門口,赫然貼著這麼一副標語。『請不要在牆上寫東西』,最後的語言竟是韓語。但我在這個監獄中倒沒怎麼發現韓文的印記,倒是中國人刻的文字不少。比如:『老公在面壁思過!』、『我在海德堡。』之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