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大陸CBA啦啦隊豔照橫流 隊員明爭暗鬥如甄嬛傳

啦啦隊豔照橫流~~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網路上充斥著的『浴室照』、『更衣照』讓CBA的拉拉寶貝蒙羞,一旦啦啦隊員牽扯到球員,眼球效應便讓人始料不及。『麥蒂搭訕遭拒』幾乎算得上本賽季CBA的頭號八卦新聞。在種種異樣眼光下的籃球寶貝們,卻要面對每晚只賺2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的窘境。而她們之間上演的明爭暗斗波譎雲詭,也如《甄嬛傳》般屢屢上演。這就是CBA啦啦寶貝目前的生存現狀。

根據臺灣網報導,對於球迷來說,CBA啦啦隊是球場上另一道風景;對於宅男來說,她們是電腦裡的女神。除了在賽場上的表演,啦啦隊還會透過拍攝各式宣傳照等方式獲得曝光量,這也是各支隊伍推廣自己的一種手段,因為名氣大小直接與商業演出的數量掛鈎,也關乎生存。當然,『炒作』和『推廣』往往只有一線之差。

宣傳照為博人眼球,大多主打性感,尺度只會比賽場上清涼的啦啦隊服更大。ZERO啦啦隊身著比基尼出鏡的次數不少,但她們私下裡打扮並不大膽,排練時都用運動裝包得嚴嚴實實。ZERO隊長孫崢認為,『我們團隊主打歐美風格,對泳裝不太排斥。年輕的女孩大多也希望展現出自己好的身材,當然,健康性感還是前提。』

此外,網路上還充斥著一些尺度更大的『內衣照』、『浴室照』、『更衣照』……巔峰隊長楊舒越對此很不解,神情甚至有些厭惡,『有種蒙羞的感覺。一些女孩打著啦啦隊的名號,但讓整個啦啦隊職業變質了,這讓我覺得不可接受。』有極少數拉拉寶貝,透過『寬衣解帶』獲得了知名度,也轉型走上藝人的道路,甚至有傳聞被包養的例子。只是現在還在圈子裡的,都還是對純粹啦啦隊事業有著堅持的舞者。

一些獨立拉拉團隊幾年前就開始了公司化運營,它們與俱樂部簽訂打包合同,但整個聯賽的整體投入水平都偏低,俱樂部對啦啦隊的投入場均能達到1萬元就算是相當不錯,但這還要刨去衣食住行等各種成本,偶爾外聘的街舞、雜技等演出也要算在其中。各啦啦隊也大多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例如青島俱樂部與ZERO啦啦隊的賽季整體打包價格是聯盟中上游水平,但由於ZERO大本營在北京,團隊在青島的宿舍、排練室都需要租金,往返路費也不是小數目,製作道具和表演服更是一筆大花費。ZERO負責人坦言,CBA賽季中其實賺不到什麼錢。

一場CBA比賽需要10-16名啦啦隊員,每個隊員真正分到手裡的也就200元左右,剩下的錢也很難讓團隊盈利,CBA表演很多時候是『虧本的買賣』。CBA掙不到錢,只能從別的地方想辦法。開舞蹈工作室授課,承接商業表演,都是收入的來源,但也不太穩定。

同城球隊的較量叫做『德比大戰』。當一座城市擁有兩支啦啦隊,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同樣是唯一道理。廣東有廣東、東莞和佛山三支球隊,同樣也有舞時尚、茗星和新星三支啦啦隊。『三國殺』的關係更為錯綜複雜。2009年之前,舞時尚在廣東一家獨大。但當原舞時尚成員雲卿等人自立門戶創建茗星後,珠三角成了看不見『硝煙』的戰場。


豔照橫流。

 


籃球寶貝承受著各種異樣的眼光。


真真曾被譽為CBA第一啦啦寶貝。


哪怕衣著一點不如意,她們也要追求完美。

 


生存艱難 一場人均收入200元。


激烈競爭:同城競爭如甄嬛 廣東成三國殺之勢。


在充滿困惑的生存環境中,啦啦隊背後的辛酸只有特她們自己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