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踢爆!深圳海砂危樓四處開花 連地鐵也淪陷

大陸深圳曝出居民樓房樓板開裂、牆體裂縫等問題,每逢雨天滲水不。而根據深圳市政府的調查結果顯示,問題的根源就是建設時使用大量海砂。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深圳曝出居民樓房樓板開裂、牆體裂縫等問題,每逢雨天滲水不。而根據深圳市政府的調查結果顯示,問題的根源就是建設時使用大量海砂。海砂中超標的氯離子將嚴重腐蝕建築中的鋼筋,甚至倒塌。而就是這樣的『海砂危樓』在深圳比比皆是!而無良的開發商之所以選擇『海砂』做建築混凝土,是因為它可以節省一半的成本。樓房因為奸商的貪婪變得岌岌可危,監管卻熟視無睹,誰來救救深圳的危樓……。

深圳:千輛卡車挖運海砂 建材市場河沙絕跡

根據大陸中央電視台報導,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建設部2004年9月發布《關於嚴格建築用海砂管理的意見》意見中規定,海砂必須經過淨化處理,滿足要求後方可用於配製混凝土。對鋼筋混凝土,海砂中氯離子含量不應大於0.06%。若必須使用海砂時,則應經淡水沖洗,其氯離子含量不得大於0.02%。如果建築用海砂不符合國家的強制標準,超標的氯離子含量將嚴重腐蝕建築中的鋼筋,造成重大的安全隱患。

然而,在幾天前,央視的記者在深圳最大的南山,媽灣採砂場看到,這裡每天都聚集著上千輛大卡車,拉運海裡的海砂,如此數量的海砂,究竟有沒有經過國家規定的處理流程,進行清洗,篩選,監測呢?我們來看記者的調查。

深圳的南山東角頭、媽灣是深圳為數不多的大砂場,每天都有幾千輛大型自卸車在此裝載海砂,並運送至深圳各個區域的混凝土攪拌廠、建築工地。此前,有相關市場人士向記者爆料,在深圳建築材料市場裡,今天已經見不到符合國家建築材料安全標準的河沙,建築混凝土的攪拌站裡,使用的全是海砂、水洗砂,真正的河沙已經絕跡市場多年。為此,記者近日來到了深圳的南山、媽灣採砂場,

在現場記者看到,一片繁忙的工作場景,大量的海砂,正從鹹鹹的海水中撈起來,裝進大卡車,忙碌的進行著裝運。為什麼大量從海裡撈砂子,海裡的砂子為何受到這樣的青睞呢?記者在砂場進行了詢問。

砂場的工人特地介紹了一些市場的背景告訴記者,幾年前,在深圳的這幾個大砂場裡,還有從各地運來的河沙銷售,但一立方河沙的價格最低也要165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很多建築商都嫌河沙價格高,而深圳這幾年建築市場的需求量又非常的大,因此,這(2013)年時間裡,很多建築商就在砂場裡要求買海砂,海砂的價格只要30多元,買一立方海砂,比河沙要便宜近120元,所以,眼下深圳建築材料市場裡銷售的建築用砂,都是海砂和用海水洗過的『水洗砂』,同時,他還帶著記者在現場進行了比對,砂場裡水洗過的海砂,和剛剛撈起來的普通海砂相比,『水洗砂』的確要細很多。

但記者了解到,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建設部2004年9月發布《關於嚴格建築用海砂管理的意見》中規定,海砂必須經過淨化處理,滿足要求後方可用於配製混凝土。若必須使用海砂時,則應經淡水沖洗,其氯離子含量不得大於0.02%。但記者在現場看到,沖洗海砂的水,依舊是海水,沒有使用淡水。高額的差價,是海砂受到市場歡迎的主要原因,而一名常年在砂場拉砂的機車司機也告訴記者,業務繁忙的時候,他一天運送海砂十幾車,一車近20立方。深圳此前和現在多個地產專案的工地上,都有他送的海砂。

記者:海砂跟河沙有什麼區別 。
砂場工人:現在是沒有河沙的,只有水洗砂,哪裡去找河沙啊?

望著堆成小山的砂堆,這位砂場工作人員一再強調,他們的海砂都是送進了深圳的在建的建築工地,至於變成高樓大廈、地鐵、房屋。他們不得而知。

 

深圳:違規採挖深海海砂 採砂老板日進幾十萬

在行動的記者在調查過程中,不論是砂場經營者還是拉運海砂的卡車司機,都在不斷的說東莞砂這個詞,也就是說,深圳海邊的這些砂場裡,售賣的海砂,和東莞有著極大的聯繫,為了一探究竟,記著再度前往深圳周邊的東莞市,對這些海砂的源頭,進行了調查,我們來具體了解一下。

按照砂場工人講述,他們說的所謂水洗砂,就是將海砂裝載到岸邊後,再抽海水沖洗後,稍微細膩一些的海砂。在現場記者也看到,水洗砂,就是砂場用水泵抽海水,在攪拌機械中篩洗出來的細砂,然而砂子都來自大海。打漁的漁民介紹說,這些採砂的老板大多來自東莞、惠州,兩三小時就可以採滿一船海砂,每天的利潤有幾十萬元。

按照國家規定海砂屬於國家礦產資源,在沒有獲得海洋行政主管部門許可的情況下不得開採海砂。海上採砂是違法的行為,如果漁監船不出來巡邏執法,這些非法在大海上採砂的採砂船基本沒有什麼風險,記者在現場幾個小時裡看到,這些採砂船隨意的採集著海砂,並送往各個海岸碼頭。

深圳:多處建築工地使用不合格海砂混凝土 採砂老板設法規避檢測

砂場裡大量堆積海砂,卡車不斷的拉運海砂,大海的海面上,數百條採砂船在撈海砂,這的確讓人對建築材料的安全,感到了擔心,我們知道,深圳每年房屋、公共設施的建築量是巨大的,這是一個迅猛發展的現代化城市。看著剛才巨大的砂場,沒有經過淡水沖洗的海砂,就直接被一車一車拉進了市區,我們對這些建築安全的擔心,也隨之增加,按照國家的規定,建築中用的海砂必須經過淡水的沖洗,沖洗後氯離子含量必須符合規定之後方能使用。如此不合規的海砂,究竟流進了那些建築工地,究竟有多少這樣沒有經過正規處理的海砂被建築商使用呢?我們的記者跟隨著大卡車,繼續展開了調查,來看看他的新發現。

在深圳,東大洋攪拌廠的負責人張先生向記者介紹起了自己的公司業績,他告訴記者,他們攪拌廠製造的混凝土,深圳很多工地都在使用,價格很公道,使用的就是海水沖洗的海砂。張先生介紹說,他們攪拌廠給深圳多個商業樓盤提供混凝土,不僅如此,他最得意的,是給正在修建的深圳地鐵工程提供混凝土,但他強調,由於是市政工程,他們提供的混凝土裡,是使用比較可靠的海砂和水洗砂,質檢肯定能過關的那種。

張先生:我們做地鐵基本上全都是水洗砂。
記者:做地鐵全部是水洗砂?
張先生:對。

記者:檢驗這方面基本上都沒問題?
張先生:檢驗肯定沒問題,做房建我們基本上不可能用水洗砂,因為價格太高。

檢測得嚴,就用好一點的水洗海砂,檢測不嚴的,就直接用海沖洗的海砂,但對於這樣的工程用砂,質量檢測是不是能夠過關呢?這樣的建築用砂能夠確保工程質量呢?當記者表達了對於地鐵以及商品房建築質量的懷疑之後,攪拌廠的 負責人告訴記者,這樣的小問題,他們全都明白並且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張先生:我們的氯離子含量大概0.07、0.08左右這樣子,超一點。

既然是超標的,又怎麼會通過質檢呢?眼見著記者質疑混凝土的質量,擔心海砂中含有氯離子侵蝕樓房的時候,張先生再度給記者支了一招,他可以擔保混過檢測部門的檢測。張先生:你單獨來測它砂石是超標的,和混凝土混合後來測是合格的,因為有兩種方式可以檢測,一種是單材料檢測,一種是混凝土檢測,這時可以用混凝土方法來檢測,記者問,那個監理方在這個問題他要糾的話,我們這邊能夠提供一下材料檢測?張先生:可以,這個沒問題。監理除非他沒在深圳幹過,在深圳幹過一般都知道深圳的情況。

張先生的支招雖然笨拙,但他言之鑿鑿的再三擔保,他的混凝土不會出任何問題。但海砂裡含有氯離子,是路人皆知的,但如果混合水泥、石頭以及水之後,效果究竟會怎樣呢?張先生最後表示,只要購買他的混凝土,他們就能提供合格的檢測報告。

視頻截圖。(圖片由央視財經頻道提供。)
視頻截圖。(圖片由央視財經頻道提供。)

 

海砂危樓四處開花 監管部門熟視無睹

華潤大衝村舊村改造專案是廣東省最大的城改專案,華潤集團作為開發商負責建設。華潤大衝村舊村改造專案使用的混凝土,就是由這個華潤公司自己的攪拌站提供的,在攪拌站裡,記者還見到了混凝土攪拌站的工作人員,這位工作人員介紹說,大衝村舊村改造專案的華潤攪拌站用的砂大部分是海砂,還有一些水洗砂。

在記者調查的全過程裡,不論是砂場還是還是攪拌站,建築使用海砂已經是一個公開的秘密。正如行業人員的講述,深圳建築用砂量大,河沙遠不能供應,使用海砂是必然的結果。記者:像在深圳這個市場海砂什麼時候開始使用,或者大範圍的使用。行業人士:這應該是一個建築市場這麼多年的情況,應該是一直都會有的這麼一個行業的情況。不僅如此,在行業人士的講述中,使用海砂,建築工程的監理與監管部門也是熟視無睹的事實。因為在工程驗收與質量管理的環節,並不會專門有人會去嚴格檢測或在意海砂中留存的豐富氯離子。

記者:但他(監理單位)不會檢測你中間的氯離子?
行業人士:應該不會的。

記者:鹼性或鹽性,他(質監部門)不會做這些檢測?
行業人士:不會,因為如果是每個專案都檢測,那該做的事情太多了。而且從政策面監管包括處罰力度,因為我們國家這個建築,責任主體也不是那麼明確。房子反正短命建築幾十年了,出問題了那也是(正常)。

深圳:建築行業專家擔憂『海砂危樓』

一根全鏈條的生產銷售環節,就這樣把大量的海砂混進了深圳大量的建築工地裡,海砂充斥建材市場,眼下在深圳已經是毫無爭議的事實,但這些使用了海砂的建築會對建築產生怎樣的威脅?我們的記者也採訪了深圳的建築行業專家。來聽聽專家給出的解讀。

深圳大學土木工程學院 韓寧旭教授:簡單的來講,氯離子呢在混凝土裡面,對於鋼筋的鏽蝕引起的腐蝕引起結構的裂化呢,就像人的體內的癌細胞一樣。韓寧旭教授用『癌』很形象的比喻了海砂含有的氯離子對建築的危害。他認為,從建築結構上看,鋼筋混凝土結構的裂化,是鋼筋混凝土最主要的而且導致鋼筋鏽蝕比較重要的因素。

記者:如果氯離子超標。像它這樣的潛伏期是多久?
韓寧旭教授:像我們的一座房子的潛伏期是兩三年,它可能就不行了。

記者:發展期的過程有多久?
韓寧旭教授:所以通常來講這個發展期可能也有5年或者10年,但取決你的安全額度。

專家介紹說,不符合國家規定的含有超標氯離子的海砂,如果大量存於建築中,這個裂變侵蝕鋼筋的過程,被專門劃分為潛伏期與發展期,經歷這兩個階段之後,使用海砂的建築基本就可以稱之為危樓。相比國家規定的50年民用建築壽命,海砂建築壽命短了很多。

 

韓寧旭教授還專門介紹說,大家千萬不要輕視這種危害,因為含有氯離子的混凝土,對鋼筋起著不間斷的化學作用,這種化學作用直接破壞鋼筋的保護膜,從而侵蝕鋼筋的內部結構,也就是大家常說的鋼筋生鏽,鋼筋一旦持續生鏽,就必然會減少原有的支撐力。另外氯離子會使混凝土膨脹,簡單的說,就是混凝土會從內部開始開裂,這個過程,消費者在前期是很難察覺的,而到了最後的階段,大家看到危險的時候,建築物表面已經出現混凝土的鬆潰,而整個鋼筋混凝土的牆體會直接露出一根根鋼筋,混凝土也最終會一點點全面脫離鋼筋。而房屋也會失去鋼筋的支撐,出現垮塌。

記者:如果不採取措施的話(海砂建築)能有一半的壽命嗎?
韓寧旭教授:如果正常的情況下,我估計可能一半都達不到。

而專門研究建築用砂的深圳大學董必欽博士在檢測海砂氯離子時也介紹,國家一直不提倡使用海砂建築,主要就是海砂中含有的氯離子會鏽蝕鋼筋。為此國家的法規中,明確了建築用砂含有的氯離子的標準。作為房地產研究者,中國綜合開發研究院專家宋丁也給記者分析說,海砂用於建築,不僅深圳普遍,事實上整個珠三角地區現在都有使用。特別是一些小一些的地產開發商,因為成本考慮更會放大海砂使用的量。

記者:比如說現在深圳一些建築協商都使用海砂建築,它的利潤空間會增長多少?
中國綜合開發研究院專家宋丁:它的利潤增加,它首先從河沙利用到海砂利用它成本就降低一半,這一部分利潤理論上講完全直接進入他利潤。

視頻截圖。(圖片由央視財經頻道提供。)
視頻截圖。(圖片由央視財經頻道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