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評論/反映民意 依法選好新一屆國家領導人

大陸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即將依據憲法和全國人大組織法等相關法律的規定,透過選舉程式選舉產生新一屆國家領導人,這是大陸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是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3億大陸人民行使選舉國家機構領導人權力的重要制度體現。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即將依據憲法和全國人大組織法等相關法律的規定,透過選舉程式選舉產生新一屆國家領導人,這是大陸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是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3億大陸人民行使選舉國家機構領導人權力的重要制度體現,是大陸憲法和相關組織法所確立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重要事項。十多天來,近3000名全國人大代表肩負著全國人民的重托,認真行使人民賦予自己的神聖權力,為國家的長治久安和繁榮富強選擇好年富力強的國家機構領導人。

根據正義網報導,縱觀新一屆國家機構領導人的產生程式,無不體現了大陸憲法和組織法等法律所確立的選舉國家機構領導人的程式要求,同時,也充分反映了民意,最大限度地聽取了與會人大代表的意見,體現了全國人大依據憲法和法律掌握最高『用人權』的制度特徵。

大陸現行國家機構領導人的產生包括選舉與決定兩種方式。根據現行憲法第62條和第65條規定,應當透過選舉程式產生的國家機構領導人包括: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秘書長和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最高人民檢察院院長。根據憲法第62條規定,應當透過決定程式產生的國家機構領導人包括:國務院總理、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各部部長、各委員會主任、審計長、秘書長;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委員。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法》第10條規定: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根據國務院總理提名,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

仔細考察大陸的現行憲法、組織法等法律規定的國家機構領導人的產生程式,可以發現有三個重要的制度特徵是突出的,它們體現了大陸國家機構的組織及活動原則,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一是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對國家機構領導人人選的推薦權,這充分體現了執政黨對國家政治生活的政治領導。以新一屆國家機構領導人的人選產生程式為例,依據2013年2月28日發布的中國共產黨十八屆二中全會公報,全會審議透過了中央政治局提出的擬向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推薦的國家機構領導人員人選建議名單,決定將建議名單向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主席團推薦。

二是全國人大對國家機構領導人的決定權。雖然作為執政黨的中國共產黨對國家機構領導人具有推薦權,但這並不意味著全國人大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在『用人權』方面僅僅是形式,中央政治局向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主席團推薦的人選,主席團要將中央政治局推薦的候選人名單,交付各代表團協商,各代表團要醞釀協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等人選。再由主席團根據多數代表的意見,確定國家主席等正式候選人。因此,國家機構領導人的『人事任免權』最終還是掌握在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全國人大手上,即掌握在擁有投票權的每一個全國人大代表手中。這充分體現了全國人大作為人民行使當家作主權利的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有效性。

三是為了體現全國人大在國家機構領導人『用人權』方面的權威性,大陸現行憲法第63條還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有權罷免下列人員:(一)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二)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各部部長、各委員會主任、審計長、秘書長;(三)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和中央軍事委員會其他組成人員;(四)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五)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

由此可見,大陸國家機構領導人的『任免權』完全掌握在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全國人大手上,近3000名左右的全國人大代表完全可以根據他們自己的意願來選擇新一屆國家機構領導人,凡是全國人大代表信任的人選當然就會被選上或者是被任命。故從制度上來看,一切以大陸國家機構領導人產生程式不民主為幌子攻擊大陸現行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錯誤觀點和認識都是站不腳的。

我們有理由相信,代表了13億全體大陸人民行使選舉國家機構領導人權利的近3000名全國人大代表一定會認真珍惜憲法和組織法賦予自身的權利和神聖使命,依法選舉新一屆國家領導人,為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