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是「陸海大國」 少將:需要3至5個航母戰鬥群

作為世界大國,大陸必須盡早啟動「深藍海軍」的建設。從大陸海洋疆土之遼闊、大國責任之艱巨等方面來看,沒有3-5個航母戰鬥群是說不過去的。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尚未完全實現由『近岸海軍』向『近海海軍』的過渡,大量麻煩集中出現在近海。因此,一段時間內,海軍建設的重點仍應放到近海防禦上。但是,作為世界大國,大陸必須盡早啟動『深藍海軍』的建設。從大陸海洋疆土之遼闊、大國責任之艱巨等方面來看,沒有3-5個航母戰鬥群是說不過去的。

大陸沒有3-5個航母戰鬥群是說不過去的

根據環球網報導,是否需要建設一支強大的海軍,是關係到大陸國家安全的大問題,必須從戰略高度深入思考、做出決斷。大陸前駐俄羅斯陸海空軍少將武官、大陸中俄關係史研究會副會長王海運認為,大陸不僅需要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海軍,而且需要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實現從『近岸海軍』向『深藍海軍』的跨越式發展。

維護多元利益的需要

大陸擁有遼闊的海上疆土,但其中多處處於爭議之中,甚至有多處島礁被他國侵占或聲索,這與大陸海上軍事力量長時間發展滯後不無關係。目前來看大陸海軍的現代化程度、遠海作戰能力,只能稱之為『近岸海軍』、『近海海軍』,僅可以滿足海岸線及近海防衛的需要。要想有效維護300萬平方公里海上疆土的安全,必須建設一支更強大的海軍。

多年來,大陸一直在遭遇美日等國的戰略圍堵。近兩年,美國又高調宣布『重返亞太』,在大陸周邊組織圍堵大陸的聯盟體系,其投棋布子的重點即在大陸海洋方向。日本也躍躍欲試,組織圍堵大陸的『價值觀同盟』,成為配合美國遏制大陸的急先鋒。目前來看,大陸海洋方向的安全威脅相對嚴重,要應對這種安全挑戰、穩定周邊安全環境、破解美日戰略圍堵,主要著力點也必須集中於海洋方向,這對大陸海軍建設提出了緊迫的要求。

從經濟方面來看,當前,大陸正在快速崛起,企業正在加速走向世界,各類人員逐漸遍布全球各地。然而,大陸維護企業和人員海外利益的能力尚不夠強大,尤其是,一遇地區衝突或動亂,常常感到力不從心。在2011年的利比亞戰爭中,如果沒有大陸在亞丁灣打擊海盜的海軍軍艦的配合,3.2萬在利大陸公民何以安全迅速地從戰火中撤離?

與此相關的一個問題是,隨著大陸經濟的發展,資源能源的進口、各類商品的出口規模越來越大,其對海上運輸的依賴度也越來越高,而大陸維護海上運輸安全的能力需要增強。在全球的海上運輸咽喉要地,仍有不少國家局勢動蕩,如果大陸不具備一定的海上威懾和處置突發事態的軍事能力,很難不受到某些國家的要挾。

承擔『大國責任』的需要

從幅員到人口,大陸都理所當然地是一個世界大國。大陸還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作為一個大國,大陸不僅有權利拓展『大國利益』,也有義務承擔『大國責任』。這種『大國責任』,並不是某些西方大國所要求的『跟班性』的『責任』,而是必須在維護大陸海外利益及廣大發展中國家利益方面具有更多的『大國作為』。特別是在打擊海盜、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自然災害救援等領域,大陸需要發揮大國作用。要擔負起『大國責任』,發揮出『大國作用』,同樣需要建設具有遠距離投送能力的現代化海軍。

 

國家地緣戰略定位調整的關鍵

看一看世界地圖不難得出結論,大陸是一個『陸海大國』。在大陸的國民意識和國家戰略運籌中,『陸上大國』的自我認知較為常見。其實,這不僅與大陸的地緣現實不符,而且還會影響到國家利益向海洋方向的擴展。放眼發展、放眼未來,大陸的地緣戰略定位正面臨調整——從傳統的『陸上大國』調整為『陸海大國』。為此,需要制定國家海洋戰略,強化國民海洋意識,加大維護海洋疆土的政治、經濟、外交和軍事投入,大力發展海洋經濟,強化海洋安全。顯然,建設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海軍,是支撐國家地緣戰略定位調整的一個關鍵。

近些年,大陸軍事力量建設提速,海軍建設也逐步成為重點,並且取得了令人鼓舞的進展。但是,從能力與使命的對比來看,大陸對海軍建設的重視仍然不夠。不僅要加大經費投入,而且要加大科技投入,像當年研製『兩彈一星』那樣整合全國最優秀的軍工科研和生產力量,進行集中攻堅。同時,還要加強海軍建設的國際合作。

鑑於大陸尚未完全實現由『近岸海軍』向『近海海軍』的過渡,大量麻煩集中出現在近海,而且事關主權維護及海上資源保護。因此,一段時間內,大陸海軍建設的重點仍應放到近海防禦上。而作為全球利益和全球責任日益擴大的世界大國,大陸需要盡早啟動『深藍海軍』的建設。其中,盡快建成幾個具有綜合作戰能力的現代化航母戰鬥群至關重要。不論是海洋疆土防禦還是遠洋軍事力量投放,都離不開航母戰鬥群。

至於數量,從大陸海洋疆土之遼闊、大國責任之艱巨等方面來看,沒有3~5個航母戰鬥群是說不過去的。當然,要實現這一目標,還需要艱苦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