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復活已滅絕物種嗎? 科學家觀點現分歧

袋狼是一種已滅絕的物種,目前科學家開始辯論復活滅絕物種的科學性和可靠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國外媒體報導,一位塔斯馬尼亞農夫1930年5月6日獵殺了一隻騷擾雞舍的袋狼,他沒有想到這竟是野生環境僅存的最後一隻袋狼。目前,袋狼是國際自然保護協會795個滅絕物種紅色名單中的一種動物,該機構自1963年以來就開始跟蹤分析地球的生物多樣性。擺在科學家眼前一個敏感問題:我們是否應當復活滅絕物種?

隨著人類活動的擴張以及地球氣候的變化,越來越多的物種已滅絕和瀕臨滅絕,瀕臨滅絕的物種就像一位非常需要幫助的病人,他們迫切需要醫治;已滅絕的物種就像已死去的人,他們已不需要幫助,無法去拯救。2012年,科學家和自然資源保護者曾聚集在一起共同討論復活地球滅絕物種的科學性和倫理成熟性,他們提出的第一個觀點是目前的科學技術已支援滅絕物種的復活,當前先進的複製技術和新方法不僅能夠讀取滅絕物種的DNA,還能複製牠們的DNA,能夠更容易地培育出基因相近的滅絕物種。而這些DNA樣本可以從滅絕物種樣本中提取。

如果採用高科技複製技術複製一些滅絕物種,例如:候鴿和猛馬,若恢復至150年前的北美洲環境,將有數十億隻候鴿在空中飛翔;如果猛馬從大象體內孕育誕生,形成猛馬與大象的混合物種,現今地球的生存環境與1萬年前完全不同,牠們能否適應這樣的環境呢?

傾向於復活滅絕物種的科學家主要分成兩個觀點:我們應該復活牠們,因為我們具備這樣的複製技術;我們應該復活牠們,因為我們有義務這樣做。而另一方面,一些自然環境保護者辯論稱,我們不應該復活已滅絕的物種,第一,我們尚不清楚將已滅絕物種引入自然生態系統會有什麼樣的後果;第二,自然界現有大量的物種已處於瀕危滅絕狀態,為什麼我們要將有限的自然資源留給已滅絕的物種,而不去拯救瀕臨滅絕的物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