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古代日本人 如何教導女兒過性生活?

在資訊封閉、傳播手段有限的古代,日本女子是如何學會過性生活的呢?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今晚,吃過了妻子親手炮制的鹽燒明太子,力量大增。說起妻子,不如就隨性而至,談談日本古代女子出嫁的那點事。

據中新網報導,女子出嫁,免不了要面對新婚後的夫妻生活。在資訊發達的今天,日本的待嫁少女可以從學校的性教育、互聯網(網路)、影視作品、有關書籍甚至是男朋友的身上學會性知識,但是在資訊封閉、傳播手段有限的古代,日本女子是如何學會過性生活的呢?

不可否認,日本古代已是一個性開放的社會,各式各樣的風俗店成為男人日常交際生活的一部分。在不少影視作品和野史中,古代日本貴族女兒在婚前與其他名門公子鬼混的故事也不在少數。最著名的要數鳥羽天皇的中宮璋子婚前和白河法皇的鬼混事件。藤原彰子是白河法皇的養女,自小被白河法皇養大,並被白河法皇指定為孫子鳥羽天皇的中宮夫人。豈料,白河在孫子和璋子結婚前親手教會了璋子如何過夫妻生活,親手把孫媳婦變成了從女孩變成了女人。

性生活方面最亂的往往就是權貴階層,古今如是,新聞也屢見不鮮,大家都懂的。當然,白河法皇和藤原彰子之間的『婚前性教育』只是日本古代性教育的一個特例。對於大多數古代日本平民來說,倫理關係還是健康的。男人雖然有拈花惹草的劣根性,但日本古代女人還是比較守婦道的,婚前偷吃禁果的女人很少。

自古以來日本男人對女人的要求就比較苛刻,丈夫要求妻子伺候得盡善盡美是理所當然的事,當然也包括性生活這方面了。但對於未經歷過男女之事的待嫁少女來說,這種事父母是不可能親力親為去教導的(不是人人都像白河這種變態養父),未經人事的處女也不可能無師自通,怎麼辦呢?

換了在今天,這事就好辦了。只要父母在待嫁女兒的嫁妝裡放進一張愛情動作片的DVD,父母的困擾就會迎刃而解。可是這事放在古代,可讓不少日本父母操透了心。古代日本對於性,可以明目張膽地做,卻不可以開誠布公地講。設立類似現代學校那種性教育課在古代是不被允許的,既然不可以開誠布公地講,就只能私下去做了。

為了教導尚是處女的女兒如何過性生活,日本古代的父母一般會在女兒的嫁妝裡面備一副春畫,就是我們說的春宮圖了。尤其是有一定經濟實力、社會地位的武家和商家女兒,春畫作為嫁妝之一更成為一種非常流行的潛規則。比如桃山時代,來自大明天朝的春宮圖《春宮秘戲圖》就成為豐臣秀吉等武家代表爭相收藏的寶物。

在印刷術普及前,由於春畫只能依賴人工繪製,所以相當稀缺。一般是非富則貴才能擁有畫家親自繪製的春畫,平民百姓人家的春畫多是山寨的,畫工粗糙、簡單,你只能從畫面判斷出這兩個人大概在幹什麼,毫無美感可言,更別說有催情之功了。無論是出自名家手筆還是草根的山寨貨,春畫作為陪嫁品是日本古代比較流行的一種性教育方式,也表達了父母對女兒一種含蓄的關懷和愛。當然,用春畫作為陪嫁品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就是告訴夫家:我家的寶貝還是黃花閨女喲!

 

後來,木板印刷術傳入日本後,專業春畫就不再是權貴階層獨享的奢侈品了。在古代日本,邀請名畫家繪製春畫是權貴階層的一種時尚。比如說有日本『浮世繪鼻祖』之稱的菱川師宣筆下就不少春畫的經典,在木板印刷術普及前,菱川師宣的春畫只是權貴階層的奢侈品,但印刷術普及後,擁有一幅菱川師宣的春畫就不再是屌絲們可望不可及的夢想了。著名的『菱川十二畫』、醍醐寺藏的《稚兒草紙》、藤原隆信的《春畫小卷》、喜多川歌麿的《歌枕》等等原本只有權貴獨享的春畫,從此成為江戶時代乃至明治初期屌絲男女的熱門收藏。

在陪嫁品中放入一幅春畫,透過春畫教導處女如何過新婚之夜,這就是日本古代教育女兒過性生活的流行方式。更有日本學者指出,春畫構築了江戶時代自由、平等的性和共生社會。直到後來現代印刷、影視技術的出現,尤其是互聯網和愛情動作片的出現,透過春畫對女兒進行性教育的做法才逐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