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沙,不光是北方的事! 大陸南方12省份也有沙患

江面寬度縮小大半,大面積河床沙地裸露,數萬村民旱季喝不上水——記者近日在湖北省老河口市防沙治沙綜合示範區採訪發現,這一距離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取水源頭丹江口水庫下游僅約15公里、分布在漢江東岸的地區,正受到乾旱缺水、土地沙化等多重困擾。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江面寬度縮小大半,大面積河床沙地裸露,數萬村民旱季喝不上水——記者近日在湖北省老河口市防沙治沙綜合示範區採訪發現,這一距離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取水源頭丹江口水庫下游僅約15公里、分布在漢江東岸的地區,正受到乾旱缺水、土地沙化等多重困擾。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不僅老河口,據監測,南方濕潤沙化土地分布廣泛,涉及12個省區市的260個縣市區。治沙,不光是北方的事。

3月13日,記者來到老河口市漢江衝積沙洲王甫洲沙區。汽車向著漢江邊開進,由於厚沙和雜草阻擋,不久就無法前進。途中下車時,記者曾用手掏沙,卻掏不到底,據說當地的沙子厚度平均在50公分以上。

下車步行約2公里,從更為鬆軟的沙丘往下滑,記者終於『發現』了漢江。據了解,此段江面寬度近幾年縮小了大半,由前些年的約3公里減少到現在的約半公里,導致大面積河床、沙地裸露。

兩成土地沙化,7萬多農民旱季喝不上水

建於2003年的老河口防沙治沙綜合示範區,分布在鄂西北漢水中游東岸,沙化分布區面積約為52萬畝,沙化土地約為32萬畝,直接影響當地近15萬人。『老河口市國土面積中有1/5左右是沙化土地,森林覆蓋面積約為26%,生態環境極為脆弱。』老河口市林業局副局長李方坦說。

『我這幾年種的玉米絕收,耐旱的小麥畝產只有150多公斤,勉強夠一家人糊口。』老河口市洪山嘴鎮蘭家崗村村民宋大清向記者訴苦。他說,當地政府搞了『引水改困工程』,自來水管也通到了家裡,可水源沒水,家裡的用水時有時無,只好開著手扶拖拉機,到4公里外的一口水井裡取水。

蘭家崗村支部書記蘭紅生帶著記者到村裡村外查看,池塘完全乾涸了,村口的一眼機井打了60公尺深也不見水,只好廢棄。村民也不敢飼養飲水量大的牛、羊,只好養些雞。當地一位政府部門負責人介紹,老河口有200多個自然村的7萬多農民,在乾旱季節喝不上水,更不用說農業生產用水。

為什麼不到漢江和丹江口水庫取水?蘭紅生說,他們村離漢江和丹江口水庫的直線距離分別約為10公里、15公里。從地圖上看近在眼前,但對於缺少交通工具和取水工具的農民來說,仍然遙遠。

 

氣候乾旱加水庫截流,加劇下游土地沙化<

地處漢江流域,老河口為何會乾旱缺水、沙化嚴重?老河口市氣象局局長周煒介紹,老河口平均年降雨量為800多公釐,而蒸發量卻高達1800多公釐。近3年來連續大旱,年降雨量不足500公釐。今(2013)年直到3月中旬才迎來了第一場降水量不超過30公釐的『無效降雨』。

受乾旱影響,老河口段的漢江水位和當地地下水位均明顯下降,對於老河口西部漢江衝積平原的直接影響是沙地增加,而對於東北部的崗地、丘陵和山地的影響則是用水困難。一些打井的農民告訴記者,當地平原地下水水位由地下2—3公尺下降至9—10公尺,山區難以估算,但往往要鑽到近百公尺深才見水。

老河口市漢江河道堤防管理處副主任唐傑說,目前老河口段的漢江,其豐水期水流量已由原來的每秒2.46萬立方公尺降至1.87萬立方公尺,枯水期水流量已由原來的2000多立方公尺降至500多立方公尺,裸露沙化的河床擴大了1公里左右。

除了氣候、地貌等自然因素影響,人為因素也是造成沙化的重要原因。當地人介紹,歷史上漢江改道和上世紀60年代丹江口水庫截流,形成了目前的老河口沙區。如今,為了增加蓄水量,丹江口水庫大壩已加高12公尺。據測算,今後如果實施工程取水,漢江流域老河口段水位將下降1公尺左右,並因此新增約6萬畝沙化土地。為解決相關問題,有專家正在考慮『引清(清江,漢江支流)補丹、引長(長江)濟漢(漢江)』。

治沙資金被取消,南方沙化治理呼喚重視

『漢江水少了會導致沙化土地增加,今後治沙的任務更重。』老河口市王甫洲林場場長任明說。治沙,面臨著不菲的成本、不短的時間和不少人口的生計問題。『要改造好一塊沙地,得逐年向沙土中施放農家肥,並從外地運來「客土」攪拌、覆蓋,這需要10到15年。』王甫洲沙區果樹協會會長秦國安介紹,南方沙地改造成本較高,種楊樹每畝至少8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種果樹至少2000元。由於沙土漏肥、漏水,許多種了9年的楊樹樹徑僅有十幾、二十幾公分。

『經過多年努力,目前我們已投入約2億元,完成25萬畝左右沙地治理,使沙化土地面積下降到約7萬畝。但後期維護、樹木更新、新沙地改造等仍需投入數億元。』當地防沙治沙相關負責人說。然而近年來,江西、福建、湖南、湖北、廣東、廣西、海南的防沙治沙綜合示範區建設資金被相繼取消。在老河口調研中,當地人告訴記者,從今年開始,每年由國家投入示範區的60萬—100萬元治沙資金被取消了。『2000多戶、5000多人,需要我們合作社提供種苗、技術、設備等,如果沒了這批引導資金,合作社怎麼運作?』秦國安十分焦慮。

不止老河口,江西彭澤、福建平潭等地,沙化問題同樣嚴重。記者了解到,在平潭,當地人受到的風沙侵擾,並不亞於一些北方地區。據國家林業局第四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統計,南方的濕潤沙化土地分布廣泛,面積達到0.88萬平方公里,包括浙江、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廣東、廣西、海南、貴州、雲南、四川、重慶等12個省區市的260個縣市區。盡管面積不大,但由於分布範圍廣,人口密度遠高於北方沙區,加上不合理的人類活動,會造成生態失衡,影響生產生活。

據了解,丹江口水庫的取水工程即將啟動。『取水工程很有必要,相關生態補償和生態修復工作也很及時。但在將取水點的上游地區設為工程治理區時,也應考慮受到更大影響的下游地區。』老河口市一位政府部門負責人對記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