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土耳其/肉慾橫流?! 到伊斯坦堡 挑戰你的味蕾…

土國風味離不開烤肉,把伊斯坦堡叫做「肉慾都市」都不過分。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對土耳其美食的初印象,來自阿嘉莎·克莉絲蒂的名作『東方快車謀殺案』,DavidSuchet扮演的波羅,在伊斯坦堡的高級旅店裡,就著水晶酒杯,銀製食具,磨刀霍霍向肥羊。同行的美國商人被砍了12刀,卻絲毫不妨礙大偵探慢條斯理的喝著土耳其黑咖啡,在濃郁的香味裡,將案情抽絲剝繭,他那華麗的小鬍子,不小心蘸上了咖啡沫……。

根據新浪旅遊帽兔的新浪博客報導,去土耳其之前,很多人給博客兔君潑冷水:『那地方吃來吃去就是烤肉,一個星期下來得便秘』、『肉夾饃(Doener)吃到吐,幸好帶了一箱泡麵,否則天曉得怎麼撐下去』、『根本沒甜點,就吃過一次霜淇淋,妞都不高興了』。

等到了伊斯坦堡,發現這些說法yes and no,的確,土國風味離不開烤肉,把伊斯坦堡叫做『肉慾都市』都不過分。的確,肉夾饃大行其道,價格比歐洲其他地方便宜一半。的確,他們的霜淇淋比起義大利的Gelato,風格迥異,甜而不膩,而且還自帶了一套雜耍手藝,霜淇淋筒架在長長的鐵桿上,從天而降,你就準備接招吧!至於萬眾期待的問題——伊斯坦堡到底有沒有美食?真相只有一個!帶上一顆吃貨的心,開始了慢慢征途。

甜品店 HafizMustafa(有軌電車站名:Bekleme,位址:HocapasaMahallesi Muradiye Caddesi)

路易斯的童話『納尼亞傳奇』裡,小弟愛德蒙誤闖衣櫥深處的冰雪世界,遇到白女巫,白女巫誘惑愛德蒙帶其他兄弟姐妹來見她,鑑於愛德蒙胎毛都沒落掉,美色無用,便使出了另一樣法寶:土耳其軟糖(turkishdelight,Lokum)。愛德蒙吃了一塊小小的紅紅的軟糖,立刻欲罷不能,回到現實世界後,依然口水漣漣,深更半夜溜回冰雪城討糖吃——真正『我為糖瘋』的不是小男孩,而是童話作家英國人路易斯。

自19世紀,源自土耳其的軟糖被帶回大不列顛,就引發了8歲到80歲甜食愛好者的口水戰。古有楊美眉咬著甜甜的荔枝『一騎紅塵妃子笑』,今有愛德蒙咬著甜甜的軟糖『兄妹情深皆可拋』,英國佬覺得軟糖的原名『Lokum』太繞口,乾脆翻譯成『土耳其歡樂』(turkishdelight)。Lokum在土耳其語裡是『撐滿嘴巴』的意思,形似,而英國的翻譯則點出了心情,神似。

對味蕾的挑戰
對味蕾的挑戰。

 

在伊斯坦堡,雖然任何一家甜品店都能找到標記著『土耳其歡樂』字樣的軟糖,最佳的饕餮地點卻非HafizMustafa莫屬。這家有著148年歷史的老店,幾經轉手,仍保留了當年的裝修風貌——藍白交織的伊茲尼克瓷磚,配上五彩繽紛的咖啡杯,超過50多種口味的軟糖疊成小山,即使對甜點無動於衷的人,也會喜歡上此間的視覺享受。

品種豐富,隨便挑了幾種,按照個人口味,夾心可以是榛子、開心果、南瓜籽、核桃肉,至於顏色,博客兔君最愛紅色,因為加了玫瑰水,綠色的則使用了綠蘋果汁或奇異果果汁,此外還有加入檸檬汁的黃色餡,等等。外層通常披著一層白色的糖霜,有些糖霜經過改良,浸泡在不同果汁裡,看起來五顏六色,讓人恨不得全部吃掉!推薦紅色餡白色糖霜的,對中國人來說甜度適中。記得點一杯黑咖啡,咖啡的苦味中和了軟糖甜味,絕配!

果仁蜜餅『巴克拉瓦』(Baklava),比軟糖更甜,對味蕾是終極挑戰,博客兔君只嘗了一塊就敗下陣來。這種來自Topkapi御廚房的宮廷甜點,在麩皮量產前,對尋常百姓家是一種奢侈。簡言之,太費時費力,首先要準備千層酥皮(Phyllo),每層都要紙一樣薄,接著在酥皮上撒滿碎堅果,其中核桃和開心果最常見,再把酥皮切割成等同大小的菱形,放入平底圓鍋,加橄欖油炒熱,最後澆入蜂蜜糖漿,完工。

琳琅滿目的甜點
琳琅滿目的甜點。

Galata大橋:魚麵包

qyer上很多人推薦的魚麵包,就在galata大橋靠近耶尼清真寺一側。漫天的海鷗嗅著鮮魚的香味,圍繞著漁船盤旋不去。這些賣魚麵包的小船都裝扮的分外妖嬈,臨到太陽落山,船篷上亮起五顏六色的霓虹。帶著鴨舌帽的小販很熟練的把魚肉放到鐵板上烤熟,加上洋蔥生菜,包在皮塔麵包(Pita)裡,這樣一個不過2、3歐的價格,味道還不錯,但吃起來比較麻煩,因為魚肉是不去骨的!很多土耳其人坐在小船附近的木板凳上,買一杯果汁,就著魚麵包大嚼。魚肉滑膩,很容易吃的滿手流油,就有小販過來兜售濕紙巾。

Galata大橋
Galata大橋。

 

大巴扎,不帶走一絲茶香(有軌電車站:Beyazit,或從舊城區蘇丹拉赫曼步行20分鐘)

林林總總,精彩紛呈的大巴扎,除了各色小商品讓人眼花繚亂之外,也是喝茶品咖的好去處。007最新電影skyfall,龐德騎著摩托車,在大巴扎頂層飛車緝凶,一不留神摔落到巴扎裡面,墜樓的地點便是博客兔君喝紅茶的小鋪子。在伊斯坦堡,有三樣東西是不可不喝的,其一是激發大偵探波羅『頭腦灰質細胞』,辨明東方快車謀殺案真凶的土耳其黑咖啡,其二是摻水加鹽味道呱呱叫的土耳其酸奶,其三便是和方糖為伴,色澤醇厚的土耳其紅茶。

煮茶時,用一大一小兩把銅茶壺,當大茶壺中的水煮沸後,沖入放有茶葉的小茶壺中,浸泡3—5分鐘,將小茶壺中的濃茶按各人的需求倒入杯中,最後,再將大茶壺中的沸水沖入客人杯中。這茶的需求大,因為小到巴士司機,大到公司老闆,茶館的跑堂幾乎時刻在跑外賣,手裡提一個蒙古包形狀的茶盤,務求把熱茶第一時間送到。

奧斯曼帝國土崩瓦解之後,和西方世界的貿易中斷,咖啡因為奇貨可居而身價倍增。喝咖啡的傳統追溯到16世紀初,自紅海之端的也門,經開羅傳入奧斯曼帝國,煮法特別,用一種木柄銅爐,把磨的極細的咖啡豆直接放入水中煮開,連同咖啡沫一起倒入杯中享用。

與其說土耳其咖啡是品味不同咖啡豆的風味,倒不如說是享受一種未經修飾的烹煮過程。為了讓咖啡的醇味完全浸入味蕾,喝之前先要一杯冰水,然後毫不猶豫的在4種不同甜度裡,選Sade(無糖)。苦就一個字啊!杯底的咖啡沫,可以玩一玩占卜,滿月型代表立刻可以買彩票,新月型……嗯,看看腳下是不是踩了牛糞?

老城區,肉慾橫流的Kebab盛宴

索非亞清真寺、藍色清真寺、Topkapi皇宮……,老城區是整個伊斯坦堡的文化中心,遊客如織,各種餐館也大行其道。紅白相見的小餐車、炒栗子、烤玉米,土耳其人喜歡在玉米上加鹽,美國人喜歡在玉米上塗奶油,簡單一個玉米,花樣倒不少。

美食地圖

 

Astitane(奧斯曼宮廷菜譜,chora教堂附近,有軌電車站Edirnekapi)

城西的Chora教堂,是來去匆忙的遊客最容易忽略的景點,建造於西元6世紀的它,外觀平平,內飾驚豔,天頂上的馬賽克描繪了基督和聖母的生平。聖索非亞教堂恢宏大氣,卻失之精致,Chora教堂方寸之地,卻把金碧輝煌做到了極致。

教堂附近的餐館Asitane,比教堂金光閃閃的馬賽克,更讓人視若拱璧。坐落在一片綠樹林中,夏風輕拂,樹隙之間,Chora教堂滄桑的磚牆若隱若現。先不說口味如何,光這樣的格局就讓人心情舒暢。從90年代初期,他家的廚子致力於尋找各種失落的宮廷菜譜,並讓它們重現在尋常百姓的餐桌上。翻開菜單,每道菜旁都標註著年份,哪怕這只是marketing的噱頭,博客兔君也心甘情願的中招了。

先嘗試了1844年的visneli yapraksarmasi,葡萄葉包飯,點綴著紅酒醃過的櫻桃。頭盤要了酸奶湯Toyga,路易十六時期的做法,加入鷹嘴豆和麥片,佐以薄荷葉和橄欖油。主菜DanaKuehlbastisi,烤小牛肉和蔬菜盒子。朋友解決了1539年的杏仁湯(Bademcorbasi),漂著肉豆蔻和石榴子,主菜烤羊肉,嵌入了開心果和肉桂。飯後一碗水果羹,一杯黑咖啡,配上土耳其軟糖,對吃貨而言,非常滿意。

伊斯坦布爾
伊斯坦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