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世界/忘卻身份追求自由性放縱 揭祕非洲性旅遊

神秘的非洲吸引了來自全球的遊客。但不少遊客來此的目的不在遊,而是在性。加之非洲的貧窮,催生並繁榮了當地性旅遊業。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神秘的非洲吸引了來自全球的遊客。但不少遊客來此的目的不在遊,而是在性。加之非洲的貧窮,催生並繁榮了當地性旅遊業。

據台灣網報導,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對性旅遊的定義是:旅遊或非旅遊部門利用其機構和網路安排的外地遊客以與當地居民的商業性活動為目的的旅遊。定義實在拗口,簡單而言,就是到外國尋妓的旅遊。據估計,全球大約有100萬人從事性旅遊服務,每年交易額數十億美元。在非洲許多國家,從事商業性服務並不違法,即使在商業性服務非法的國家,給員警點小錢,他們也就不干涉了,這使非洲性旅遊產業的發展成為可能。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些性工作者中,有不少童妓。據聯合國的一份調查顯示,在肯雅4個沿海地區有多達15000萬名12-18歲的女孩偶爾賣淫,有超過3000名女孩和男孩是全職性工作者。

境外遊可以讓遊客忘卻自己的身份,擺脫國內各種清規戒律,在國外盡情放肆,他們大把大把地花錢,追求個性解放和自由,尋求更開放、更刺激的消遣,性放縱無疑成為國外遊客在非洲的一種『娛樂』形式。這是非洲性旅遊繁榮的主要原因。一些遊客為了嘗鮮,與不同種族的人發生性行為,想從中找到不同的感覺。

肯亞一個酒吧的經理說:『白種男人經常來找年輕的女孩和男孩……,現女人也來了……,她們不斷挑戰年齡極限,在自己國家,做這些事情遭人鄙視,但在這裡,她們為所欲為。』為女遊客提供性服務的男人有的為了錢,有的為了性,有的為了其他目的。男性陪伴的價格通常每天50-200美元,當然,也有不要錢的男性工作者,女遊客通常給他們衣服、食品和禮物。也有什麼都不要的,他們把為女遊客提供性服務當作是一種性交換,在愉悅了顧客的同時,自己也從性活動中得到滿足。

一些提供性服務的非洲婦女也並不認為自己是受害者,她們反而認為,控制男人,顯示了自己的魅力;何況不少女性工作者在性旅遊服務中賺了不少錢,過上了富裕的生活。非洲一些國家的政府認為,性旅遊雖然有諸如愛滋病、暴力、毒品等負面影響,但也有些積極因素:性工作者必須學外語,必須瞭解異域文化,這就促進了文化交流與融合。衣索比亞北沃婁省一個叫麗迷達的30來歲的婦女,在吉布地從事性旅遊服務幾年後,自己回家建了三棟房子,一棟自己住,另外兩棟是飯店。我採訪她時,她能講流利的法語。

也有一次性交易促成了一樁婚姻,從而解救了一個女人或男人的。當然,性旅遊也製造了不少單身家庭。在喀麥隆,一個叫阿杜阿姆的20來歲的姑娘,竟懷上了一個法國遊客的孩子。她說:『我很希望與歐洲人生孩子,孩子會很漂亮,也有外國國籍,將來會得到好的教育。』

 

性旅遊也著實刺激了航空、飯店、賓館、計程車、語言教學等行業的發展與繁榮。在貝南,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學英語,有的是因為經濟全球化的需要,有的是想到尼日利亞從事性旅遊服務。在貝南最大城市科托努的一個英語培訓中心,19歲的卡迪姑娘直言不諱地說:『我和其他貝南人一道來到奈及利亞的阿布亞,從客人那裡掙了不少美元和歐元。』

貝唐今(2013)年56歲,她和最好的朋友、64歲的艾麗一起,住在英格蘭南部的一條街上。最近,她們決定前往肯亞這個瀕臨印度洋的東非國家,這也是她們第一次去肯亞。儘管肯亞有美麗的海灘和棕櫚樹,也有也有非洲的第二高峰——海拔5199公尺的基裡尼亞加峰,更有東非大裂谷這樣壯麗的自然奇觀,但她們倆的目的並不在此。更重要的是,這裡有精壯、而且據說『又喜歡像我們這樣老女人』的大男孩,貝唐和艾麗說,她們倆計畫在肯亞待上一個月。

到了肯亞後不久,艾麗就找到了一位23歲、身高194公分的男子,他來自當地的馬薩伊人。儘管很難統計資料,但根據當地人估計,每五個前往肯亞的有錢國家的單身女人中,就有一個是來買春的。『這不是罪惡』,肯亞旅遊局主席格裡夫斯‧庫克說,『但我們無疑是不贊成的。』

而在肯亞這個愛滋病發病率達6.9%的國家,健康隱患也成了大問題。儘管可能使用保險套,但諾丁漢大學研究學者茱莉亞‧達維德森說,在她調查過程中,發現有許多女人不願意用保險套,她們認為這樣太『事務性』了。格裡夫斯‧庫克和很多酒店經理說他們正在採取措施,防止年齡較大的白人女性來非洲性旅遊,他們說,非洲是想發展旅遊業,但不是這種旅遊業。

當地酒店經理協會的負責人已經規定了一些方案,比如禁止定了單人間的遊客再轉成雙人間,總之,要讓做這種事情的人感到麻煩。除了這個賣淫的黑市之外,成千上萬的中老年白種女人希望在肯亞的酒吧、沙灘尋找豔遇。她們帶著比自己小幾十歲的男友去最好的餐廳吃飯,然後去跳舞,最後回到那一間間極為奢華的海景房。諾丁漢大學的達維德森說:『這是一些旅行社向遊客推銷的,這好像又回到了殖民時代——白種女人被黑奴寵著慣著服務著。』

很多女人都想找約瑟夫這樣的人。他滿臉笑容,身材好像奧運場上的籃球運動員,今年22歲的約瑟夫說,他已經和超過100個白種女人上過床了,其中大多數都比他大30歲以上。他對路透社記者說:『現在我去夜總會時只找老年白種女人。我可以像富有的白人那樣生活,我住在最好的酒店裡,盡情玩樂。』在一家夜總會裡,大約有25個男人在跳舞,很多人都長得像約瑟夫那樣,他們朝十來個白種女人跳過去……。

來這裡的女人也很清楚自己在幹什麼。貝唐說:『這不是愛,很顯然,我不是來找老公的。這是一種社會安排,我給他買件好看的襯衫,然後我們去吃飯。只要他和我在一起,他就不用付任何錢,而我也得到我想要的——玩樂。男人帶著比他們小的女孩出去吃飯,和這又有什麼區別?』

忘却身份追求自由性放纵 揭秘非洲性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