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早晚會死在蔣介石手裡?! 戴笠真正死因是…

「如果不死在共產黨手裡,早晚會死在蔣委員長手裡。」戴笠在抗戰勝利後發出這樣由衷的哀嘆,正是他自以為必死的恐懼心理的真實表露。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在西元1946年3月17日下午,雷雨過後的岱山村上空依然陰雲密布,由遠而近的飛機引擎聲引起了村民的眺望。只見一架飛機向不遠處的馬鞍山撞去。一聲巨響,火光騰起,飛機墜毀了。

這是哪裡的飛機?為什麼會墜毀?

根據人民網報導,村民們在驚慌中議論紛紛,但一無所知。直到兩天後,才有接到村民報告匆忙趕來的軍統人員來到現場。他們從遇難飛機的殘骸、人員遺體以及遺物的辨識中,確認這架墜毀的飛機正是失蹤的軍統頭子戴笠乘坐的專機,遇難者正是戴笠及隨行者共十三人。《大公報》、《中央日報》等主導輿論的報紙,3月21日都在顯著位置刊登了戴笠乘坐飛機公幹,『飛機撞到馬鞍山墜毀而亡』的消息,一時中外關注,成為頭條新聞。

果真如此嗎?的確是意外嗎?

很多人難以置信。一個被稱為『中國希萊姆』的特務頭子,也會這樣死於非命嗎?一時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有飛機遭遇惡劣天氣說認為,戴笠的座機是遇上了雷雨而失控的。事實上,這種說法是難成立的。當時,戴笙乘坐的是美製DC—47型飛機,它是當時世界上製造最多,使用範圍最廣的運輸機,質量和性能都是一流的。二戰中,是美軍主要的運輸機,即使在惡劣氣候中,也能正常飛行而不受影響。同時,戴笠座機的飛行員也是在美國特訓的,出現駕駛失誤的可能性也極小。

那麼,排除了飛機本身發生意外的可能,究竟會是什麼原因呢?蔣介石清理門戶說認為,戴笠是被蔣介石暗中指使人製造飛機『自然墜毀』事件而消失的。這初聽起來讓人難以置信!誰人不知,戴笠乃蔣介石豢養的最親信、最得力的鷹犬。他二十多年建立了龐大的特務組織,搜集情報,對付政敵,對蔣介石的貢獻遠遠大於任何一位要員,而且忠貞不渝,唯命是從,蔣介石再冷酷無情也不至於自斷臂膀吧!

但無情的事實是,蔣介石在建立軍統之前,已建立了中統,並讓兩大特務體系互不隸屬,各自形成了圈子。蔣介石居二圈子之上控制,還不時挑起互相爭鬥,以便加強二者各自對『領袖』的依賴,並長期不斷考驗其忠誠。對軍統和中統,蔣介石表面上要錢給錢、要人給人、要槍給槍,盡其所有任其發展。但實際上,他也不願其坐大到威脅自己的獨裁地位的地步。

對此,戴笠在1942年軍統成立十周年慶典邀蔣介石參觀後就明顯地感覺到了。當時,他為了獻媚,向蔣介石全面展現了軍統的實力,本意想邀功請賞,誰知弄巧成拙,反而招致蔣介石的猜忌。僅以多達數十萬的軍統人員而論,不僅個個身懷絕技,以一擋十,勇猛異常,全為美式特殊裝備,而且他們只唯戴老闆之命是從,就連蔣介石也是難以直接指揮的。這就犯了自成圈子的大忌,如何能讓生性多疑的『領袖』安心呢?

一旦有朝一日,他們擁戴戴老闆做『領袖』,蔣介石縱有黃埔眾多的『天子門生』保駕,也未必有勝算。即使戴笠有此心無此膽,那他知道的核心秘密也太多了,任何一件都足以引起震驚和恐慌,該如何從根本上防止和消除呢?

蔣介石從那次參觀後,就決定『削藩』,尋機破除戴笠苦心經營了多年的這個特務圈子。當時,正值抗戰最艱難時期,大敵當前,不便立即動手,他只採取了兩個預防措施:一是派親信唐縱監視戴笠,使其一言一行盡在掌控之中;另一就是限制戴笠的官銜,不給他升職。以戴笠的勢力和貢獻,怎能長期屈就一個軍統局局長之職?在將星如雲的『國軍』序列中,戴笠至死仍是一個區區的少將軍銜,這恐怕不是偶然的吧?『領袖』在不斷為別的『天子門生』封官晉爵的同時,為何偏偏忘了給也是浙江同鄉、也屬黃埔畢業的『天子門生』的戴笠升職授銜呢?

圈子的特性使然。本來,作為浙江同鄉,作為『天子門生』的戴笠自然屬於蔣介石的核心圈子,不可謂不受寵信,但如果他掌控的勢力圈子對蔣介石這個大圈主構成了某種潛在的威脅,那無論什麼都可以被視為異己而排除,無論誰都會讓其自然或意外地消失。縱使戴笠也不例外。

 

『如果不死在共產黨手裡,早晚會死在委員長手裡。』戴笠在抗戰勝利後發出這樣由衷的哀嘆,正是他自以為必死的恐懼心理的真實表露。當時,社會輿論一致把反對獨裁、爭取和平民主的焦點集中到取締特務組織上,戴笠一時成為眾矢之的,變得聲名狼藉。蔣介石為應付輿論自保,更為『削藩』,公開承諾要讓軍統、中統成為歷史。

戴笠怎麼辦?應該安排在何處?

蔣介石竟無明確表示。戴笠利用關係活動警政總長一職,但因蔣介石反對而未果。他又企圖藉助美國的支持,謀求海軍司令一職,不想,這又給蔣介石形成了挾洋自重、要挾之嫌,更加深了不滿和猜忌。在習慣獨裁專權的蔣介石看來,戴笠的勢力已越來越大了。自己養虎遺患,若不及時『削藩』,那後果將不堪設想。在這樣的心理驅使下,製造一個天衣無縫的『自然』發生的事件,讓隱患徹底消除,是完全合乎蔣介石的品性和破除圈子的慣用手段的。

不過,從戴笠墜機而亡的事實來看,尚無有力的證據證明此乃蔣介石的『削藩』之舉。可能,早已自感『早晚會死在委員長之手』的戴笠,在蔣介石尚未動手之時,就已經先死了。那麼,除了蔣介石之外,還有誰要置戴笠於死地呢?馬漢三謀殺說認為,戴笠是被自己的部下、得力幹將、親信馬漢三所謀殺的。不為別的,只為一把九龍寶劍。

說來話長。早在東陵大盜孫殿英掘墳挖墓後不久,這把從乾隆墓中盜得的國寶——九龍寶劍就到了戴笠手中。原來,一時成為社會輿論聲討物件的孫殿英想透過戴笠把此劍獻給蔣介石,以求逃避罪責。戴笠既不想為孫殿英開脫,又不願此獨一無二的寶劍落到他人之手,也不想背負私藏國寶的惡名,故而先將寶劍交親信部下馬漢三保管。並言明,以後待機再收回。

不料,1940年馬漢三在張家口被日本特務抓捕。為保命,他主動獻此劍給審訊的『東洋魔女』川島芳子,並隨之變節投敵,做起了『兩面間諜』。對此情節,馬漢三一直巧妙地隱瞞著,他人一無所知。戴笠還一直以為那把寶劍仍在馬漢三手中呢!

日本投降時,馬漢三剛好任軍統北平站站長。他就在第一時間趕到川島芳子住處,挖地三尺,終於找回了那把寶劍。失而復得,馬漢三打算主動交還給戴笠,以掩蓋獻劍投敵的罪行。不想,戴笠到北平巡視,竟親自提審了已被收押在監的川島芳子,戴笠本想從她口中得到一些絕密的情報線索。不料為活命,川島芳子主動交代了馬漢三獻劍投降的情節,戴笠大為震怒,他最恨那些對自己不忠的人,儘管馬漢三一直是自己的心腹,但他已經有了這樣不忠的行為,將其清理出核心圈子自然不會手軟。

不過,在表面上老奸巨猾的戴笠仍不動聲色,反而表示要重用馬漢三。馬漢三呢,自然非等閒之輩,他從戴笠出乎意料的過分平靜和恩寵中察言觀色到了潛藏的殺機。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馬漢三演戲的功夫並不比戴笠差。他一方面把寶劍當面交給戴笠,表示完璧歸趙;另一方面讓自己的情婦兼機要秘書劉玉珠全程陪同戴笠,好見機行事。果然,好色如命的戴笠一見楚楚動人的劉玉珠,立即把對馬漢三的怨恨忘到了腦後。

孰不知,色字頭上一把刀,銷魂之時往往就是魂斷之日。果然,就是那位有著華北督導員公開身份的床上尤物劉玉珠,在青島陪同戴笠時,暗中在他乘坐的飛機上安裝了定時炸彈。一個謀殺過無數人的殺人惡魔,就這樣被自己的部下用並不高明的手法謀殺了。是一時失算?還是宿命如此?戴笠死後,馬漢三、劉玉珠即被軍統秘密審訊並處決,可作為關乎其死因此種說法的有力佐證。本文摘自《民國的官場圈子》 ,田玉川 著,金城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