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驚魂!探秘紐約地鐵的靈異死亡檔案

紐約地鐵通道內的塗鴉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由於高發的犯罪率,紐約地鐵一度被視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在擁擠的地鐵內死亡,無論是突發疾病,還是遭人暗害,幾乎沒人會注意。據統計,紐約地鐵自殺事件的發生頻率僅次於舊金山的金門大橋。僅1990-2003年間,有記載的自殺人數就達343人,占美國同期自殺總人數的4.6%。

據江蘇網報導,作為當代最大、最繁忙的城市地下運輸系統,擁有百年歷史的紐約地鐵如蜘蛛網密集盤繞,延伸向城市的各個角落。每天,有450萬人搭乘地鐵,穿梭於城市五大區。對於紐約這個移民城市來說,熙來攘往的地鐵站就像一鍋亂燉的湯,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這裡匆匆而過,陌生的面孔帶來緊張、焦慮、不安等各種情緒。在雜亂與擁擠中,襲擊、搶劫、自殺等事件的頻頻發生,也讓紐約地鐵成為『都市傳說』中一個喋喋不休的話題。

紐約地鐵站內的藝人
紐約地鐵站內的藝人。

女乘客遭遇凶殺案 鬼故事流行的真實版本

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紐約的24小時幾乎不曾安靜,它活力四射,似乎不需要休息。只有在深夜的地鐵裡,看到那些匆忙而疲憊的乘客,才會感覺到這座城市流光溢彩背後的倦意。

一個夏日的普通夜晚,一個名叫蘇珊的女孩走進地鐵車廂,她發現大多數座位都空著,只有最後一排坐著3個人。那3人讓蘇珊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兒?但又說不出是什麼……,帶著滿腹狐疑,她謹慎地坐在了他們的斜對面。

途中,她偷偷打量,發現坐在中間的是名女士,突然,蘇珊知道哪裡不對勁兒了,自上車起,那名女士就一直鬼使神差般地盯著她。蘇珊有些不安,她翻出一本書,試圖躲開那女人的目光。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蘇珊的注意力卻怎麼也無法集中到書上,她暗中瞥了一眼,發現那女人還是死死地盯著她,讓她心裡發毛

不一會兒,地鐵進站,上來一名男子。他環視車廂後,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蘇珊,坐在了她旁邊。在車輛減速抵達下一站前,那名男子突然貼著蘇珊的耳朵說,『你不妨和我一起下車。』蘇珊很害怕,儘管她不知道這名男子是什麼動機,但是,車上的氣氛讓她覺得下車是更好的選擇。於是,車一停,她便緊跟那名男子下了車。

女乘客凶殺案漫畫
女乘客凶殺案漫畫。

目送地鐵轟隆隆遠去,男子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我是醫生,我發現坐在對面的那位女士已經死去多時了,是左右兩個男人支撐著她才沒有倒下去。』他們立即撥打了報警電話。地鐵隨即停下,死者被抬走,架著她的兩名可疑男子被警察帶走。這個真實的故事被添油加醋傳播開來,變異出多個版本,故事發生的場所也從地鐵轉移到各色交通工具,甚至加上靈異的元素,成為一個全球流行的鬼故事。

豐富多彩的藝術表演成為紐約地鐵的一大特色
豐富多彩的藝術表演成為紐約地鐵的一大特色。

滋生犯罪的溫床 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

紐約地鐵每天客流如潮,浩浩蕩蕩,各種膚色、各種職業的人步履匆匆,熙攘和混亂為罪惡提供了掩護,成為犯罪的天堂,各種案件層出不窮,吸毒、搶劫、強姦甚至謀殺。由於高發的犯罪率,紐約地鐵曾一度被視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然而,有些時候,危險並不來自有預謀的犯罪。

 

2009年11月24日,一名乘客被另一名乘客在地鐵車廂內活活刺死。死者是一個30多歲的男性,因為爭搶座位與人發生爭吵,結果卻送了命。他的頸部和臉部被猛刺數刀,當列車在周圍乘客的尖叫聲中停下來時,他已經失血死亡。凶手沒能逃走,車門打開時,他正站在染滿鮮血的座位前,對其所作所為,他非常懊悔。工作帶來的壓力無處宣洩,吵架猶如一個導火索,將憤怒點燃,後來他被指控二級謀殺。

在紐約這樣一個國際大都市,快節奏的生活和工作壓力讓人很容易變成盛滿情緒的火藥桶,地鐵內狹窄的空間,你推我擠,衝動之下很容易釀出悲劇。

就在『爭吵事件』一個月後,紐約地鐵內又出現血腥一幕。一個名叫托馬斯·溫斯頓的男子被人從胸口捅入數刀死亡。據目擊者稱,行凶者是一個年輕的女子。警方立即開展大搜捕,幾天以後,16歲嫌疑犯塞恩·布朗被抓獲。她向警方供認:聖誕夜那天她走進地鐵時,一群男子圍上來,口說髒話並動手動腳。情急之下,她才拿出一把尖刀向其中一人連刺數刀。她聲稱自己的行為屬正當防衛,但警方認為,她持刀殺人前,男子並沒有觸犯她。

陌生面孔帶來的緊張會讓人想當然作出判斷,而每天就有400多萬陌生人在紐約地鐵站裡彼此有一面之緣。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步履匆匆,懷揣著各自的心事,朝各自的方向進發,無心顧及周遭的風景。曾有一家媒體批判城市的冷漠,矛頭直指紐約地鐵:在擁擠的地鐵內死亡,無論是突發疾病,還是遭人暗害,幾乎沒人會注意。

這個批評並非空穴來風。1999年的一天早上,一名37歲的男子在乘坐地鐵時心臟停止了跳動,他坐在座位上,頭向一側傾斜著,眼睛閉著,仿佛在熟睡,直到晚上,才有人發覺他已死亡。2000年,61歲的亞歷山大·戴維多維奇在地鐵裡也因心臟病離開人世,直到地鐵司機例行核查時才被發現。

地鐵出站口
地鐵出站口。

放棄者與拯救者 無法製成的死亡檔案

地鐵站本是前往不同方向的旅程的中轉站,然而,卻偏偏有人把它視為終點站。據統計,紐約地鐵自殺事件的發生頻率僅次於舊金山的金門大橋。僅1990-2003年間,有記載的自殺人數就達343人,占美國同期自殺總人數的4.6%。盡管在過去的13年裡,全美自殺人數有所減少,但紐約地鐵裡的自殺案件卻增加了30%。其中大部分選擇的方式是臥軌,它被自殺者認為是結束生命最沒有痛苦、最迅速的方法,但事實上,這樣死亡的慘烈程度難以言狀。

1993年3月21日,正當列車進站時,一名男子突然跳下站台,站在雙軌之間。候車的人們都嚇了一跳,紛紛疾呼他趕快上來,但他卻充耳不聞,注視著迎面飛馳而來的列車……,當司機發現前方有人時,一切都太晚了。由於來不及剎車,列車呼嘯而過,這名男子立即消失得無蹤無影。警察找不到他的身軀,甚至無法查明他的身份。這次自殺事件導致紐約地鐵全線大癱瘓,數千人滯留。

對生命,有人輕易放棄,有人竭力保護。2010年新年伊始,紐約地鐵內發生臥軌事件。在紐約地鐵線上工作多年的老工人韋斯利·奧特里正在站臺上等待接兩個女兒回家。就在列車即將進站時,一個20來歲的年輕人突然跳了下去。奧特里和另外兩名婦女趕忙衝過去,拉他上來。可是,那年輕人已經摔傷,而且站台太高,他剛剛抓住站台邊緣卻又因體力不支重重摔在鐵軌上。此時,列車射出的燈光越來越大。列車正在逼近。

奧特里當機立斷,跳了下去。司機發現了軌道上的兩個人,列車尖叫著急剎車,但還是衝了過來。生死關頭,奧特里死死地按住年輕人的頭部,自己也緊貼地面。直到五節車廂過去,列車才完全停下來。他們的頭部距離上方的車架僅幾英寸。這時,他聽見站臺上人們在尖叫。他大聲喊道,『我們沒事兒!』尖叫聲停止了,繼而傳來興奮的掌聲。老工人救臥軌自殺者,奇蹟生還,一時成為紐約佳話。

 

在紐約地鐵數不勝數的自殺報告中,像奧特里這樣的救人英雄還有很多。可是,並非人人都能遇見英雄,斯坦·佩爾斯就沒這麼幸運。人們發現他時,他已被列車攔腰切斷。他究竟是刻意自殺還是無意中掉下去的,已成為無法解開的謎而列入紐約地鐵死亡檔案。

在地鐵警察局內,這樣的死亡檔案堆積如山。很多死者至今沒有查明身份。紐約地鐵中究竟發生了多少起死亡悲劇,誰也不知道。1933年,紐約一家報紙刊登了一條名為《曼哈頓民間故事》的消息,講一個男子聘用一名女孩搜集紐約地鐵死亡檔案,統計確切的死亡人數,從地鐵修建之日開始算起。然而,這一想法卻很難付諸實踐,因為剛剛寫完一段,新的慘劇又發生了,數字又要更新。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紐約地鐵當局竟然也洋洋自得地讓媒體大肆報道這些悲劇事件,並將死亡檔案的版權加以出售,並以此作為提高地鐵聲譽的砝碼。這個做法讓人不齒,拿不幸來炒作,拿逝者的生命做賣點,無論如何都不是社會的道德良知所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