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蝦大戰?!小龍蝦狂挖洞 雲南元陽梯田大浩劫…

又到每年雲南元陽梯田的最佳觀賞期。小龍蝦的入侵,對於進入最佳觀光季的元陽梯田構成了巨大威脅。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又到每年雲南元陽梯田的最佳觀賞期。小龍蝦的入侵,對於進入最佳觀光季的元陽梯田構成了巨大威脅。『梯田都被小龍蝦蛀蝕空,梯田都無法種了。如此下去,梯田美景將受到影響。』在梯田邊生活了幾十年的朱先生透露自己的擔心。

根據雲南網報導,餐桌上美味的小龍蝦已經成了哈尼人和哈尼梯田的惡夢。元陽梯田核心區幾萬畝的梯田,被『打洞高手』小龍蝦破壞,部分梯田田埂被小龍蝦蛀空而垮塌。小龍蝦蛀空了哈尼人祖祖輩輩生存的梯田,危及到哈尼人的吃飯問題,讓梯田無法存住水,梯田美景不再。

為了保護梯田美景,紅河州、元陽縣兩級政府從2012年開始,每年出資110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購買農藥清剿小龍蝦。一場人蝦大戰正在元陽縣進行。

溯源村民從外地買龍蝦回來養

原本在大陸長江下游省份比較多的小龍蝦,怎樣來到邊疆的元陽縣呢?元陽縣農業局水產站技術員陳文光說,經過農業局的調查,是元陽縣新街鎮水卜龍一名在外地打工的村民覺得小龍蝦好吃,從外地購買了小龍蝦後在自家的一丘田裡放養。後來,很多村民覺得好吃,相互帶回來養殖,讓小龍蝦在元陽縣迅速繁殖開來。

元陽縣新街鎮土鍋寨村委會黨總支書記李學說,2006年底,鄰村的一名村民就從通海縣帶回來幾隻龍蝦放在梯田裡養殖。至於梯田裡的小龍蝦緣何發展得那麼快,李學覺得是相互贈送所造成。李學說,這幾年乾旱,受到小龍蝦的危害,梯田經常關不住水。小龍蝦又喜歡打洞築穴,對水稻也有破壞作用,村民對小龍蝦恨之入骨。

破壞每畝梯田被挖近百個洞

根據當地政府統計,到2011年,小龍蝦已經發展到元陽縣新街鎮、攀枝花等6個鄉鎮、35個村委會,危害著3萬畝梯田。根據農業局技術人員調查,在新街鎮梯田核心景區,受小龍蝦危害比較深的梯田裡,每畝梯田被小龍蝦挖了近百個洞,洞穴最深的有1公尺多。走進梯田,到處都能看到這些洞。小龍蝦對梯田景觀最大的危害是,遭到打洞後的梯田無法關住水,就出現乾涸。去過梯田的人都知道,梯田在冬季放滿了水是最美的。紅河州州長楊福生看到小龍蝦危害梯田後說,『一定不要讓梯田變成乾田』。

村民發現,小龍蝦是打洞高手,一隻小龍蝦打的洞有手臂那麼粗,深度長達1公尺多,從上一個田埂打到下一個,整個梯田田埂都會被打通。狡猾的小龍蝦怕被人發現,經常打上下兩個洞來迷惑村民。被小龍蝦打過洞的梯田,只要一放水,就到處滲水。關不住水,田就無法栽種。龍蝦比較多的田埂早已被蛀空,只要輕輕一踩就會垮塌,而要修復這樣的田埂要一整天,村民開始痛恨小龍蝦。李學說,一開始,村民對小龍蝦還很好奇,很多村民都去捉來下酒。而現在,昔日的美味小龍蝦已經變成一大害蟲。

 

措施生物和藥物雙管齊下進行防治

為了梯田美景不會『失色』, 2012年4月8日,栽秧前夕,紅河州各級部門在元陽縣召開了『紅河州南部六縣小龍蝦統防統治會議』,紅河州農業局、梯田管理局、元陽縣政府等多個部門參加,會議確定了『政府領導、業務部門指導、農戶廣泛參與』的梯田小龍蝦殲滅戰,由紅河州財政撥款100萬元、元陽縣政府撥款10萬元用來購買農藥和相關器械殲滅小龍蝦,一場人蝦大戰在元陽展開。

為了這場小龍蝦殲滅戰,紅河州水產站、元陽縣農業部門等技術人員反覆到田裡做試驗,既要滅掉小龍蝦,還不能滅掉梯田裡的其他生物。最終系列方案確定為:一、生物防治。收割稻谷時,村組集中組織人員日常耕作時進行捕捉。8到10月是親蝦產卵季節,村民將洞穴堵住,阻止親蝦繁殖。在梯田裡投放鯉魚、鯰魚、黃鱔和黑魚等小龍蝦的天敵,同時放鴨子、牛蛙、青蛙直接吃小龍蝦。二、藥物防治。每畝放400毫克敵殺死(溴氰菊酯),這個劑量剛好能殺死小龍蝦,而不傷害其他生物,它的藥效只有48小時。

此外,元陽縣農業局還製作了小龍蝦防治手冊,做到村民每戶一冊。在有小龍蝦的六個鄉鎮設立聯絡站,村民一旦發現小龍蝦,隨時可以領取藥物進行消滅。為徹底消滅小龍蝦,元陽縣政府發布了多項禁令:禁止在梯田裡養殖小龍蝦;全縣境內水產品經營戶禁止在境內出售小龍蝦活體,發現出售的一律沒收銷毀,水產經營戶只能經營冷凍個體。

據不完全統計,去(2012)年一年的人蝦大戰中,元陽縣清理死蝦370萬隻,政府將小龍蝦進行深埋處理。農業局的技術人員陳文光說,去年的殲滅戰中,由於梯田乾旱,部分受小龍蝦危害的田塊已成乾田,其洞穴太深,無法噴灑藥物。梯田地勢複雜,田與田之間的水溝、濕地、田埂存有小龍蝦個體,這些小龍蝦會從洞裡跑到沒有打藥的田裡。加上小龍蝦適應能力強,繁殖迅速、遷移快等原因,今年梯田裡再次發現眾多小龍蝦。

今(2013)年新一輪的小龍蝦防治工作已經開始,紅河州、元陽縣政府將再次撥款110萬元來消滅小龍蝦,新一輪的小龍蝦殲滅戰再次打響。

試驗洞穴有農藥小龍蝦會快速轉移

今年政府防治小龍蝦的計劃還未出台,元陽縣農業局技術員陳文光已經與同事一起無數次來到梯田,與新街鎮農科站在元陽縣小龍蝦發源地水卜龍村搞試驗田。3月15日,新街鎮農科站工作人員小孟來到田邊,發現田埂邊到處是小洞,田邊上有很多死掉的小龍蝦。小孟說,這幾丘田是他們用來做藥物試驗的,洞裡打了藥,大部分小龍蝦已經死亡,但田埂邊還能找到活著的小龍蝦。因為小龍蝦打洞很深,水沒能淹到的地方,小龍蝦就逃過一劫。

田埂邊,有一處鬆土,用手一扒,就發現一個小洞,小孟把整個手臂都伸了進去。不料,指頭被龍蝦夾住,小孟忍著疼痛將其捉了上來。小孟說,小龍蝦就是靠著這對螯來打洞的。在田埂的另一處,有個小龍蝦打的洞直通下一丘田,只要扒開洞,上一丘田的水就從洞裡流走了。『下面這丘田裡是沒有打過藥的,肯定有很多小龍蝦,其他田裡有部分都跑到這裡來了。』順著小孟的指引,可以看到最下面的田裡,小龍蝦到處亂竄。小孟說,通過試驗可以證明,小龍蝦遷移迅速,還會透過洞穴快速轉移。為了防止人去捉,小龍蝦一般都打上下兩個洞穴,用來迷惑村民。

在土鍋寨村委會箐口民族村,村民指著村子的梯田說,小龍蝦已經將幾個田埂都蛀垮了,現在村裡年輕的勞動力外出打工的多,修復田埂太費力,有幾個還沒有修復好。土鍋寨村委會的領導表示,防治龍蝦成了村民現在最主要的工作,如果不加緊防治,梯田美景將不復存在。

小孟說,今年看到的小龍蝦已經少了很多,根據觀察,年齡大的龍蝦已經在去年被消滅。回憶起去年捉龍蝦的情景,小孟說,一塊2000平方公尺的田裡,工作人員捉到過2000多隻小龍蝦,整個田埂已經被蛀空,根本無法關住水,只要一碰就塌方了。為什麼在小龍蝦聚集地長江中下游沒有造成那麼大的危害。那是因為梯田特有的地勢所造成。『小龍蝦喜歡穴居,就愛在田埂上打洞,所以對梯田的影響非常大。』小孟說。

小龍蝦在3萬多畝的梯田橫行,涉及的農戶1萬多戶,具體的損失目前還無法統計。2012年到2013年,用兩年時間,元陽縣將集中人力、物力、財力,打一場小龍蝦殲滅戰,把小龍蝦的危害完全控制住。目前,元陽縣政府已經把小龍蝦的防治當做首要的工作來抓。

 

相關:元陽梯田已列為申遺候選名單

元陽梯田位於元陽縣哀牢山南部。哈尼族開墾的梯田隨山勢地形變化,因地制宜,坡緩地大則開墾大田,坡陡地小則開墾小田。元陽梯田規模宏大,僅元陽縣境內就有17萬畝,是紅河哈尼梯田的核心區。

哈尼梯田曾被國家林業局批准為國家濕地公園,被聯合國糧農組織列為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被大陸國家文物局列入2012~2013年正式申遺候選名單之一。

小龍蝦打的洞有手臂那麼粗記者王宗林 data-cke-saved-src=
小龍蝦打的洞有手臂那麼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