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感覺被美國出賣了! 伊拉克人眼中的十年伊戰…

伊拉克戰爭過去已經十年了,許多事情都已經改變。但是,伊拉克人卻越來越感覺到他們被美國人以及伊拉克某些政治派別,特別是當年反對薩達姆政權的那些派別所「出賣」。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伊拉克戰爭過去已經十年了,許多事情都已經改變。但是,伊拉克人卻越來越感覺到他們被美國人以及伊拉克某些政治派別,特別是當年反對薩達姆政權的那些派別所『出賣』。以上是一個伊拉克人賈邁勒·啥希姆·艾啥邁德眼中的伊戰10年,他是新聞媒體在巴格達當地的雇員,2003年他在全球媒體記者中最先發出伊拉克戰爭爆發的消息。他認為,過去不幸福但安全,現在卻是亂成一團,現在就來看看他對伊戰10年的感受。

十年前『不幸福但安全』

2003年以前,我和很多伊拉克人一樣,過得並不幸福。我們當時的情形就好像是無助的囚徒,既要忍受殘酷政權的壓迫,又要承受薩達姆發動與伊朗和科威特的戰爭以及聯合國長年的制裁所帶來的後果。當年,薩達姆政權會告訴伊拉克人什麼該想,什麼可以讀,什麼該看,什麼該聽,什麼可以說以及哪些工作可以做。

當時,伊拉克全國只有5份報紙,而且全都歸政府所有。人們沒有手機,沒有衛星天線,因為這些都是法律所禁止的,任何違規的人都要遭受牢獄之災。如果購物,你會發現所有市場上賣的都是差不多一樣的商品,因為只有極少數與薩達姆家族關係密切的人才被允許把貨物進口到伊拉克的市場上。

另一方面,薩達姆政府又給社會帶來了足夠的安全,給國家提供了足夠的保護。前政權向伊拉克人免費提供基本生活用品。人們一般不需要錢就能得到燃料、主食、電力、醫療、交通和其他基本用品。總之,那時的人們生活在和平和安全之中,儘管人們也受到了政府的打壓,儘管政府帶來了戰爭,又因為犯下了不負責任的致命錯誤而受到嚴厲的制裁。

十年後『民主亂作一團』

當布希政府決定入侵伊拉克時,其中一個主要目標就是給伊拉克帶來民主。但是十年過去了,這個目標變得越來越淺薄。我們現在擁有選舉和公民自由等民主形式,這些是在薩達姆·侯賽因統治下所沒有的。然而,伊拉克並沒有始終貫徹這些民主準則。伊拉克政府變得越來越專制,再加上嚴重侵犯人權、腐敗、貧窮以及沒有提供足夠的安全保障,伊拉克政府正遭到越來越多的指責。

十年後的今天,我們不禁還要提出這個問題:我們擁有民主嗎?答案是肯定的。我們有了小偷搶劫銀行和公共財物的民主,我們有了組建幾十個不知名的黨派和民兵組織的民主,還有了十年來國家亂作一團的民主。真正的民主必須是讓國家更加強大,不是我們這個樣子。伊拉克的民主是造成分裂、混亂和動蕩的主要原因。

伊拉克的政治領導人常常說他們不接受任何對伊拉克事務的干涉,但實際上他們不斷造訪鄰國,尋求對他們的更多支援,好讓他們在與伊拉克其他政客和政黨的爭奪過程中得到更多的政治地位和更大的權力。然而,我們的政治家們完全忘記了一個事實,即民主國家的政治家要能滿足自己人民的要求,而不是鄰國的要求。

不過,我仍然希望有朝一日,我的同胞能有機會獲得真正的民主和安全的生活,因為戰後的民主不僅造成了伊拉克社會的分崩離析,還導致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土壤上生活了幾千年的伊拉克人之間的你爭我奪。現在,我認為伊拉克的政治家們必須有一個統一的口徑,因為他們仍沒有發揮政治家的責任,而是如他們在薩達姆時代所做的一樣不負責任地充當反對派。

 

伊拉克再也不是一個鐵腕人物的國家,而是一個有著強大政治集團的國家,代表著不同教派或種族。我們需要的是法律至上,而不是集團的霸主地位。我認為我們已經付出了高昂的代價,未來還將繼續付出更多的代價,除非伊拉克能演變成一個新的、希望是民主和自由的國家。混亂和動蕩還將繼續十年過去了,伊拉克未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直到我們能夠取得切實的進展。而除非做到這一點,否則我們還將繼續經歷混亂、動蕩和毫無安全保障的局面。

實際上,入侵伊拉克的戰爭在伊拉克各派之間埋下了仇恨。當某些教派和種族掌權之後,另一些教派和種族則被剝奪了權利。前政權的倒台使伊拉克人之間難以共存,也使每一個群體幾乎無法相信別的群體,每個人都在指責別人是外國列強的叛徒。入侵伊拉克的戰爭、隨後的起義和教派衝突把我們過去安全的街區變成了戰場。

根據政府的資料,伊拉克戰爭之後,成千上萬的伊拉克平民遭到殺害,而非官方的數字則指出,超過100萬人死於軍事行動和教派衝突。伊拉克戰爭還留下了約500萬孤兒和100多萬寡婦,約400萬人流離失所。對於一個只有3000萬人口的國家來說,這些數字是殘酷的。

美國人把『基地』組織在全世界的恐怖主義活動以及打擊『基地』組織的戰鬥形容成是永恆的和具有歷史意義的鬥爭。他們拒不承認『基地』組織可能只是一個暫時的和有限度的現象,有其存在的動機。對於許多觀察家來說,『基地』組織是伊斯蘭世界與美國之間關係失衡的結果,也是缺乏和平方式來處理這種失衡狀態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