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血流成河!畢哈伊爾號慘案 竟是日軍虐殺的?

二戰期間,日本陸軍虐殺戰俘、屠殺平民等罪行數不勝數。同樣,日本海軍在印度洋的幾次作戰中,也有一次殘酷的虐殺戰俘事件傳出。戰敗後,這次事件中的一些凶手落網。可惜的是,其中一個犯人從憲兵手裡逃脫,還留字條向戰犯法庭挑釁,這不能不說是正義的缺失。

編按:本文內容轉載自大陸新民晚報,內容有歷史、殘忍等令人不適之題材,不適合青少年及兒童觀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二戰期間,日本陸軍虐殺戰俘、屠殺平民等罪行數不勝數。同樣,日本海軍在印度洋的幾次作戰中,也有一次殘酷的虐殺戰俘事件傳出。戰敗後,這次事件中的一些凶手落網。可惜的是,其中一個犯人從憲兵手裡逃脫,還留字條向戰犯法庭挑釁,這不能不說是正義的缺失。

日軍艦隊出擊印度洋

根據新明網報導,1944年3月2日,一支由『青葉』號、『築摩』號和『利根』號重巡洋艦為核心的日本艦隊在左近允尚少將的指揮下,從日軍班克錨地出發,向印度洋開進。3月4日中午,艦隊完成海上油料補給後,排成橫列搜索隊形,開始南下。

3月5日上午,『青葉』號向各艦發出電報,稱潛艇部隊發現盟軍大型運輸船,並公布了該船的可能航線。翌日,日軍艦隊根據預測航線趕到作戰海域,占據有利陣位,準備截擊盟軍運輸船。然而,印度洋變幻莫測的天氣讓日本艦隊大吃苦頭,當天雲層低厚,下著小雨,能見度不佳。直到22時,日軍仍未發現盟軍運輸船的影子。原來經過大西洋之戰,盟軍商船的船長對潛艇非常敏感,稍有可疑就轉向規避,寧可多繞些路。這使他們逃過了一劫。

3月8日,日軍出動水上飛機進行搜索,仍然毫無進展。為了擴大搜索區域,日軍將各艦間距擴大到6萬公尺,盡管如此,依然徒勞無功。於是,日軍決定改變航向。日軍明白,3月9日是最後的機會,再找不到,就說明這艘商船徹底逃脫了。

『畢哈伊爾』在劫難逃

3月9日,已經與艦隊距離較遠的『利根』號重巡洋艦開始了緊張的搜索。11時30分,日軍艦船發現不明煙柱並報告各艦。瞭望哨的報告讓日軍興奮起來。12時19分,『青葉』號開始攔截盟軍運輸船。為了迷惑商船船員,『青葉』號艦長黛治夫命令把船頭的菊花紋章遮蓋。12時46分,雙方接近到目視距離。日軍發現這是一艘排水量超過1萬噸的灰色貨輪,船名『畢哈伊爾』。

黛治夫下令捕俘隊集合,隨時準備登船。為了俘虜這艘船,黛治夫命令『利根』號全速前進,並降下日本海軍旗,升起美國國旗。黛治夫還命令發報假稱自己是美國巡洋艦,有重要資訊通報,要求對方停船。但商船上的船員也不是傻子,他們明白遇到了敵人,猛地轉向逃逸。

眼見計謀被識破,黛治夫命令撤去偽裝,向貨輪前方開火。日軍的炮彈不斷炸起高高的水柱,但這艘貨輪並沒有投降,日軍看到貨輪上的船員們正在慌亂地放下位於左舷的救生艇,準備逃生。一般來說,不應攻擊救生艇,但『利根』號上的主炮和高射炮都向救生艇開火。

之後,日軍又向貨輪開火。一開始,平時缺乏實彈訓練的日艦炮手打得並不準,頭兩輪炮火全部打飛,第3輪炮火才有1發命中,但這發炮彈打在正在放下的救生艇旁,不僅在船體上開了一個大洞,還掀翻了救生艇。隨著越來越多炮彈射入船體,貨輪的船體上密布彈孔。當貨輪沉沒時,水面上只剩下2艘救生艇和一些在水中掙扎的船員。

日軍決定把這些人全部抓走,最後總計俘虜115人(41名英國人、3名中國人、71名印度人)。所有的俘虜被關在『利根』號的前部艙室內。經過審訊,發現其中有幾個美軍轟炸機飛行員,於是這些飛行員被單獨看押。然而,後來的事態發展,是俘虜們始料未及的。

 

『恐怖之日』血流成河

3月15日至17日,『利根』號將35名印度戰俘轉移到了附近港口的陸軍收容所,隨後留在船上的俘虜們發現日本水兵在後甲板上忙碌著什麼事情。原來,日軍發現從這些水手口中得不到什麼情報,於是決定把他們處置掉,方法是日軍一貫的斬首。為了做得乾淨利落,『利根』號的艦長將此任務交給了石原中尉。石原接受任務後,命令水兵在後甲板搭建了處斬台。

3月18日深夜,俘虜們被押上後甲板,被刺刀割開頸動脈悲慘地死去,鮮血像流水一樣順著血槽流入大海,屍體被丟入海中。70名俘虜整整殺了一夜。之後,日軍把處斬台和血槽都拆毀丟棄後,像是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回艙睡覺去了。

『漏網之魚』逃脫審判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很快盟軍就發現了『畢哈伊爾』號的慘案紀錄。1946年6月,一干人犯被羈押到拘留所裡。其中包括艦隊司令左近允尚,黛治夫艦長和石原中尉。同年12月6日,他們被轉移到香港,交給英國人審訊。然而,就在將犯人運往香港途中,石原逃跑了,更令人發指的是,石原還留下一封挑釁信,聲稱只是奉命行事,責任不在他身上。此後,石原銷聲匿跡。左近允尚和黛治夫則被法庭認定有罪,左近允尚被處以絞刑,黛治夫被判處七年苦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