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101只有1棟!廣州陸生赴台求學的酸甜苦辣

2011年被稱為「大陸生元年」,這一年9月,台灣開放大陸學生赴台學習,北京、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廣東6省市成為首批大陸學生赴台就讀學位試點省份。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11年被稱為『大陸生元年』,這一年9月,台灣開放大陸學生赴台學習,北京、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廣東6省市成為首批大陸學生赴台就讀學位試點省份。據統計,廣州2011、2012年兩屆赴台攻讀學位的學籍生達169人,其中有博士1人、碩士37人、本科148人,約占大陸赴台學籍生總人數的10%,遍布幾乎所有大陸學籍生就讀的台灣公、私立院校。當初為何會選擇到台灣讀書?海峽對岸的大學和生活到底什麼樣?跟想像中有落差嗎?赴台求學一年半載,這些『敢吃螃蟹』的廣州學子一步一步走進這個陌生又親切的島嶼,他們有失落,有驚喜,也有無奈。

失落:台灣同學不知廣州在哪裡 以為陸生背『紅寶書』長大

矞新華網報導,2012年夏天,畢業於大陸廣州市廣雅中學的李凌風如願考上他嚮往的台灣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這是一所位於台北陽明山的私立大學。『選擇赴台讀書,是因為好奇、向往。沒來前我想台北一定很發達很繁華,市中心到處都是101那樣的高樓大廈。』但踏入台北,李凌風才發現『101』只有一棟,台北的高樓沒有廣州多,老式騎樓反倒不少,甚至還有『棚戶區』和『老式危房』。

『台北還好,淡水更是個小鎮。』2011年從廣外附中畢業的唐文瀟考入了位於台灣新北市淡水區的淡江私立大學。他告訴記者,有大陸大都市長大的同學慕名去淡江大學,一踏入淡水,看到那裡的街道狹窄、老舊,感覺像大陸繁華都市邊上的城鄉結合部,難以接受那麼大的落差,立馬買了機票飛回去。除了外在環境的落差,剛與台灣同學接觸,赴台求學的廣州生經常被問:廣州在哪裡?是不是鄉下?廣東省是不是在廣州市?你們是不是背『紅寶書』長大的?

驚喜:老師授課天馬行空無所不講 考試前學長學姐送歐巴斯糖

經歷過一開始的失落,面對現實的廣州學子很快就調整好自己,當他們準備當4年『島民』時,便發現這個陌生的地方有令人驚喜的另一面。

『老師很有趣,上課內容很活潑,什麼都可以講。』2011年作為首批大陸生考入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的余澤霖忍不住提起他的世界史任課教授周健:『他私底下最喜歡的不是長篇大論地發布論文驚豔學界,而是研究幽浮、幽靈這些超自然現象的專家。學校的鬼故事信手拈來,這樣有趣的老師上課,有多少人願意錯過?』、『在台灣學生不喜歡教授的課,也可以「用腳投票」──離席而去。』李凌風稱,但這種現象不多。

每逢考試,台灣的學長學姐經常會給他們送歐巴斯糖(意為Allpass,全通過,寓意『不掛科』)。普通的糖果附上些貼心的小卡片,每個用心的細節都透著友善和溫暖。

無奈:『三限六不』且沒有健保 大陸生在台求學限制多

『好不容易來到台灣了,卻在一落地的一瞬間,被名為「三限六不」的枷鎖給束縛。』余澤霖所講的『三限六不』,是指台灣『限制採認大陸高校數量、限制陸生來台總量、限制醫事學歷採認』,對陸生『不加分優待、不能影響台灣招生名額、不編列獎助學金、不允許在學期間打工、不得在台就業、不得報考公職』。余澤霖幾乎每學期都修滿25個學分,而班裡修課最少的台灣同學,一學期只修9個學分,其餘的時間裡,他們可以兼職打工『學以致用』。『我讓自己過得如此充實,是想多學點東西。』

 

除此之外,在所有非台灣籍學生都入了台灣全民健保的前提下,大陸生至今仍是唯一被排除在其外的群體。去(2012)年10月,來自上海、與唐文瀟同校的陸生崔耘因血小板量減少性紫癜住進淡水的醫院,每天需補充幾袋血小板血漿,每袋高達2萬新台幣。由於沒有健保,醫療費用成為沉重的負擔。後經學校及友人對外求援募款減輕其負擔。『以前看著大陸天價醫藥費深覺可怕,但現在發現自己身處全世界最完善的台灣健保之外,我們在這裡的學業還要繼續,只能努力讓自己少生病。』余澤霖感慨道。


唐文瀟喜歡坐在淡水老街河邊欣賞風景。(受訪者供圖)

 

大學校院大陸生聯招會主任委員戴謙:每年赴台求學大陸生不足配額一半

廣州日報:台灣自2011年開放大陸學生赴台讀學位,這兩年來招收大陸學生的配額是多少?

戴謙:我們每年給出2141個陸生赴台求學的配額,包括博士、碩士和本科,開始是對北京、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廣東6個試點省市開放。但就這兩年招生的情況來看,每年到台灣讀書的大陸生還不足配額的一半。

廣州日報:台灣對陸生在台求學的諸多限制,是不是影響招生的原因?未來會放寬限制嗎?

戴謙:目前大陸連台灣幼稚園的學歷都承認,但台灣一開始只承認大陸41所『985』學校的學歷,這當然不公平。台灣最近已把大陸『211』工程的學校都加入進來,放寬到承認111所學校的學歷。另外,今年在健保和證照考試等方面的限制可能會有突破。以後大陸生可在台灣考國際證照和本地證照。

廣州日報:您曾經到廣州出席穗台校長論壇,介紹過南台科大在技職教育方面注重產學合作的探索。這種探索對南台科大畢業生的就業有明顯促進嗎?

戴謙:『學用落差』一直是學校教育與產業接軌間存在的問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在探索『學產一貫』的模式,讓產業裡的標桿企業來『認養』大學里的課程,並由這些企業主導課程的規劃,由企業提供老師給學生上課。這樣訓練出來的人才,一畢業就能就業。這兩年台灣失業率達百分之四點多,我們學校的學生畢業兩年後失業率只有1%左右。


廣州赴台學生相聚在夜幕下的台北街頭。


台灣籍學生和大陸生平時很融洽,經常一起玩。中間穿紅衣者為來自廣州的唐文瀟。(採訪者供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