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葬送十萬士兵性命?! 漢武帝最昂貴的豔遇…

李氏嬌美可人,肌膚細膩如玉,所謂「傾國傾城」之貌真是名副其實,於是李夫人征服了漢武帝的心。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皇帝大都好色,究其原因是他們可以利用職務之便隨意得到自己想要的任何女人(不一定是美女),而且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用個現代詞來說這叫以權謀私,不用白不用。作為西漢王朝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漢武帝的風流倜儻絕對配得上『神童』二字,想他在青春期還未到之時,就已說出『金屋藏嬌』的高級情場詞彙,其『情商』水準之高可見一斑。

情商高也就罷了,偏偏漢武帝還是個『博愛』的人,經常愛屋及烏,寵愛上了衛子夫,跟著就寵倖重用她的親人衛青、霍去病。後來迷戀李夫人,就給她的三個兄弟加官晉爵。這個性格導致漢武帝的豔遇越多,對國家的危害就越大,因為歷史上的外戚受寵多半會成為國家的毒瘤,引發很多意想不到的後果。譬如李夫人帶給漢武帝的豔遇,就給大漢帝國帶來了不小的災難。

『夫人』是漢代後宮嬪妃中的一種。這位李夫人生前贏得漢武帝的三千寵愛集一身,死後還賺走了漢武帝的無限思念,若干年後又獲得了漢武帝接班人漢昭帝封的皇后頭銜。一生榮耀,漢武帝的後妃中無人能出其右。不過可惜的是她雖然留下了一段動人的佳話,卻沒有留下自己動聽的名字,不能不說是一大憾事。現在我們所能知道的只是她的籍貫是中山(今河北省定縣)。

漢武帝是個好色的人,好色起來不僅不分男女,而且不計代價。當初他喜歡上皇后衛子夫,就是因為人家長得傾國傾城,才動了色心毅然把姐姐平陽公主家的這個歌伎推上了皇后的寶座,代替了之前的陳皇后,也就是他爹漢景帝都禮讓三分的姑姑館陶公主的女兒。李夫人能打動好色的他,有張漂亮臉蛋自然是不可或缺的。按照史書的說法,她生得雲鬢花顏,婀娜多姿,又精通音律,是一個才貌雙全的佳人。不幸的是,因為家境貧寒,李夫人早年曾淪落風塵。

然而,李夫人有個好哥哥李延年,在漢代的音樂界是大師級的人物。他作曲填詞無一不通,而且擅長編排舞蹈。他所作的曲子,經常能讓聽眾聽得老淚縱橫、鼻涕橫流。對於著迷聲色之娛的漢武帝來說,他可謂生逢其時。當時李延年在皇宮裡擔任宮內廷音律侍奉,一天,他為漢武帝演唱自己的新歌: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使人難再得。

漢武帝聽完,色心陡起,順口就問:『果真有如此美貌的佳人嗎?』李延年還沒開口,漢武帝的姐姐平陽公主就接話道:『延年的妹妹貌美超人!』聽完,漢武帝的心早已坐上直升機飛上了天,他迫不及待地連忙召李氏進宮相見。不見還好,見面的一刻,一生征服無數敵人的漢武帝第一次被別人征服了。眼前的李氏嬌美可人,肌膚細膩如玉,所謂『傾國傾城』之貌真是名副其實。漢武帝當場下令封李氏為夫人,入宮服侍自己。

李夫人征服了漢武帝的心,漢武帝征服了李夫人的人,這是一件不折不扣的雙贏買賣。在漢武帝的格外寵愛下,李夫人入宮一年就生下一子,被封為昌邑王。不幸的是紅顏薄命,李氏體質太差,生下昌邑王后調理不當,生了一場大病,曾經的美貌變成了病容,憔悴佈滿了她白皙的肌膚。眼看自己作為皇帝女人的資本正在虧損,李夫人想出了一條妙計。

當時漢武帝心裡十分掛念她,只要一有時間就跑到宮裡來探望,卻每每都被拒絕。漢武帝霸道慣了,哪裡能容忍這些,後來乾脆直接闖了進去。早已料到此事的李夫人把全身嚴嚴實實地蒙在被子裡,連一根頭髮都不讓漢武帝看到。漢武帝當然不知道她的心思,非要看上一眼,李夫人就可憐兮兮地說自己來日不多,想把兒子昌邑王和幾個哥哥託付給皇帝照顧。漢武帝一聽有門兒,就哄她開心,說只要讓朕看看你,就當面給他們封賞,還說:『夫人若能見我,朕淨賜給夫人千金。』

 

李夫人矜持到底,就說自己容貌不修,裝飾不整,邋邋遢遢的實在無法見人。漢武帝執拗了一會兒,李夫人就是不肯露臉,然後翻身在床嬌滴滴地哭了起來。平生無所不能的漢武帝第一次在一個病女人面前沒了辦法,很生氣地離開了。李夫人拒絕了皇帝,她的家人們可沒這膽量,生怕皇帝一生氣,把他們的房子、田產全部沒收。於是他們集體出動,像蚊子一樣在李夫人床前叫個不停。

李夫人看著這些不長進的傢夥,說了一段很有見地的話:『靠臉蛋兒取悅男人,色衰則愛弛。如果我剛才一時心軟,讓皇帝看見我這副病歪歪的樣子,那麼從前辛辛苦苦積累起來的形象就會被他忘得乾乾淨淨。如此一來,在我死後,你們,還有我的孩子還能得到照顧嗎?』幾個人恍然大悟,紛紛對她佩服不已。

李夫人早逝後,漢武帝傷心欲絕,繼而把對她的思念轉化為對她兄弟的厚待。皇帝手裡最多的,同時也是最值錢的資產無疑是烏紗帽,漢武帝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產生了一道聖旨:任命李夫人的大哥李延年為協律都尉,二哥李廣利為將軍。封賞完畢,漢武帝搖了搖頭,都尉也好,將軍也罷,只是一頂烏紗帽,是有保質期的。自己活著的時候,這哥兒倆還能一直戴著,萬一自己死了,後面的皇帝全部收回,他們不得要飯去呀?所以,給個烏紗帽不夠,得給一個永遠不過時的賞賜──爵位,這樣他們老李家就能世世代代吃皇糧,祖祖輩輩享富貴。

不過想實現這一步,有個前提,那就是軍功,所謂無功不封侯。漢武帝封李廣利為將軍的用意就在這裡,希望他有朝一日馳騁沙場,立下赫赫戰功,到時封侯拜相也就順理成章了。但領兵打仗不是小事,碰上趙括那樣的笨蛋,吃起敗仗來手下數十萬將士連骨頭都找不著。李夫人的二哥李廣利大概就是這樣的笨蛋,一沒讀過兵書,二沒扛過紅纓槍,漢武帝還偏偏要讓他去打仗,而且是跨越千山萬水的遠征,可見這時的漢武大帝昏庸到了什麼地步。

當時西漢政府和匈奴打打停停,簡直就像是例行公事。漢武帝對此倒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另一塊地方──域西。這裡存在著大大小小的幾十個王國,無論是地理上還是兵源上,都是西漢和匈奴必須爭取的物件。因為張騫的外交才能,西域諸多王國大多表示臣服,唯有一個叫大宛的國家例外。大宛大概位於今天的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境內,遠離西漢帝國數千里,境內盛產赫赫有名的汗血寶馬。

大宛國王毋寡是個典型的投機主義者,覺得自己和西漢相距很遠不說,中間還隔著一個大大的沙漠,漢軍就是插上翅膀也飛不過來,何況他們還不是鳥類。偏偏漢武帝是個超理想主義的現實主義者,他十分愛馬,就下了大本錢,派人帶著純金做的馬去換汗血寶馬。毋寡一口回絕,並半路截殺漢武帝的使團。漢武帝知道後氣得差點拆了未央宮,馬上任命李廣利為貳師將軍,於西元前104年,率領六千騎兵和數萬步兵,踏上遠征大宛的道路。

如果是漢武帝的爺爺或者爸爸,他們是絕不會做這種事的。原因有兩條:一是路途遠,這次遠征前後一共兩年,如果士兵出發時老婆懷了孕,回來時孩子都會跑了,這是典型的勞民傷財;二是觸犯了兵家大忌──以勞待逸,漢軍士兵跑上數千里,仗還沒打先瘦一圈,大宛士兵則吃飽喝足,個個養得膘肥體壯,就是憑體重也能壓死漢軍,所以說漢武帝是有點超理想主義的。

 

事實上,李廣利的出征比預想的還要難。西域對漢軍一點都不歡迎,各地都緊閉城門,不給給養。可憐的李廣利為了不餓死在路上,只能一個城接著一個城打,等到了大宛時,手下的數萬大軍已經成了幾千衣衫襤褸的乞丐了。此時非常不適合進攻,但是腦子裡一直想著封侯的李廣利不管三七二十一,下令馬上開始進攻,結果吃了敗仗。為了保命,他只好下令撤軍,回到敦煌時,兵力剩下的不到出發時的兩成。漢武帝本來希望他去給自己爭面子的,結果卻丟了面子,盛怒之下,讓他原地待命,不得進入玉門關。

過了幾年,估計漢武帝夢裡沒少夢見哭哭啼啼的李夫人,就暫且原諒了李廣利,派他再次遠征。這次漢武帝雄心勃勃,一次撥給他精兵六萬,牛十萬頭,馬三萬匹,驢和駱駝數萬頭。另外,還有十八萬大軍為後備軍,隨時準備去做他的墊背。在兵力、後勤、後備軍充足得不能再充足的情況下,李廣利順利打到大宛都城。

就是這樣,蠢笨的他還是攻了四十天才攻下來,而且到達時已經減員近一半。毋寡被手下大臣殺死,大宛貴族獻出三千多匹汗血寶馬,上表臣服於漢朝。至此,遠征大宛結束,李廣利如願以償地被漢武帝封為海西侯。漢武帝對此說了句著名的話:『犯漢者,雖遠必誅!』事實真的如他所願,西域各國從此規規矩矩,再不敢摸老虎屁股,所以說漢武帝雖然有點理想主義,但終究還是現實主義者。

話說回來,海西侯的前後兩次遠征的代價也是巨大的,各種損失之大是衛青和霍去病打了一輩子仗都沒遇到過的。更加可惡的是,李廣利人品極差,私吞士兵糧餉,動輒對下屬棍棒伺候,使得很多人不是豪邁地戰死,而是淒慘地餓死、冤死。

如果你以為漢武帝為這次豔遇所付出的代價就此打住,那就大錯特錯了,李廣利先生的破壞力還遠不止這些。征和三年,匈奴發動大規模攻擊。漢武帝大概嫌李廣利上次的功勞還不夠大,便命他出擊匈奴。此前,李廣利已經和丞相劉屈髦結成兒女親家。悲劇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李廣利在前方殺得正歡,後方的長安卻發生了著名的巫蠱之禍。這件案子牽連很廣,連太子劉據一家都不能倖免。後來查來查去,查到了丞相劉屈髦的頭上。漢武帝下令把他和妻兒全部殺掉。這個時候的漢武帝不是愛屋及烏,而是恨屋及烏了,劉屈髦的親家李廣利的妻兒們也順帶一塊兒被抓了起來。身在前方的李廣利知道後,想以戰功換取漢武帝的寬恕。心急的他為求速勝,下令全線出擊,在郅居水附近與匈奴左賢王發生大戰,先勝後敗,七萬大軍全部送給了匈奴人做投降禮。加上前兩次遠征大宛,李廣利一人前後共葬送了不下十萬士兵的性命,即使是彪悍的匈奴人,與西漢對峙的上百年時間裡也沒有哪一個人有這麼大的破壞力。

李廣利給大漢帝國造成的損害看上去是他本人的無能和惡劣的人品造成的,但真正的罪魁禍首其實是封建社會的遊戲規則。在這個遊戲規則裡,權力是皇帝手中的私有財產,他想清燉還是紅燒,完全憑他一人的意志和好惡來決定。所以為了討好一個女人,把十萬人的生命作為禮物也就不足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