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問題不容回避! 專家:大陸鐵路政企分開只是第一步

新一輪大陸國務院機構改革解決了鐵路多年政企不分的難題,邁出了加快完善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的重要一步。政企分開,裁判員和運動員不再集於一身,監管將更盡責、企業經營將更自主,有利於從體制上保障鐵路運營秩序和安全,還有利於社會資本的進入。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新一輪大陸國務院機構改革解決了鐵路多年政企不分的難題,邁出了加快完善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的重要一步。政企分開,裁判員和運動員不再集於一身,監管將更盡責、企業經營將更自主,有利於從體制上保障鐵路運營秩序和安全,還有利於社會資本的進入。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黨的十八大提出,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必須更加尊重市場規律,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從這個意義上講,鐵路政企分開奠定了不僅在鐵路行業、而且在整個交通運輸領域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係的體制基礎,其深遠影響涉及整個交通運輸領域,甚至經濟體制改革整體。本次大部制改革把鐵路政企分開作為突破口,顯示出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深化改革的堅定決心。

政企分開後,至少有三方面的問題不容回避

鐵路政企分開,並不是說鐵路改革已經完成,恰恰相反,這只是改革的序幕。比政企分開更難於處理的挑戰將隨之顯現,至少有三方面的問題不容回避:

第一,本次改革將擬定鐵路發展規劃和政策的行政職責劃入交通運輸部,鐵路、公路、水運、民航的發展規劃和政策制定在交通運輸部內如何整合,對交通運輸部是一個巨大挑戰。

2012年底大陸全國高速公路總里程達到9.6萬公里,超過美國居世界第一。但大陸又深受交通運輸結構不合理的困擾,大量用汽車運輸煤炭等基礎原材料,用稀缺的石油資源換廉價的煤炭資源,降低了資源配置效率。不含遠洋運輸,大陸鐵路貨運周轉量的份額從1978年的73%下降到2011年的27%。交通運輸結構扭曲造成了物流成本高、公路死傷事故頻發等一系列問題。

交通運輸部如何擺正位置扭轉交通結構不合理的問題,不僅涉及機構職能整合,而且涉及觀念、政策、規劃、規範、工作流程的調整,同時還涉及與國家發改委的職能調整。另外,交通運輸部還負責管理國家鐵路局,而國家鐵路局除負責安全監管,還要承擔對其而言完全陌生的經濟監管職能。交通運輸部進行職能整合、重新定位、機構重組的工作面臨諸多挑戰。

第二,鐵路巨額債務和公益性運輸虧損問題亟待解決。截至2012年三季度,原鐵道部負債增加至2.66兆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資產負債率達62%,並且在2014年將進入還債高峰。進行大規模鐵路建設,資產負債率快速上升並不可怕,令人擔憂的是投資形成的資產不能創造預期收入。高速鐵路的技術標准高,建設運營成本高、票價高,且與既有線不相容,普通客車不能上高速客運專線運行,導致投入運營的高速客運專線普遍嚴重虧損,而老百姓抱怨『被高鐵』。

在鐵路政企合一的原有體制下,公益性運輸(包括農產品運輸、學生票半價、客票價格長期不變等)是用貨運收入來彌補虧損的。政企分開後公益性運輸虧損不能再由鐵路總公司承擔,需要國家財政補貼,而國家財政該補貼多少?如何補貼?無疑將面臨艱難選擇。

第三,新組建的大陸鐵路總公司需要進行打破壟斷引入競爭的改革。鐵路政企分開的最主要目標是,煥發企業活力、提高運輸效率、加快鐵路發展。如果不進行打破壟斷、引入競爭的鐵路運輸企業重組,上述目標將無法實現。我建議當前可從推動形成以大陸鐵路總公司為控股公司、三大區域鐵路公司為市場主體的改革入手。(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 趙 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