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夫!殺妻肢解後 竟在樓頂砌水泥藏屍

女子黃某失蹤大半年,給家人只發送短信,卻從不接聽任何電話,即使過年也不回家。隨著警方的介入,扒開層層編織的謊言,可怕的真相浮出水面:她不是失蹤,而是被大她23歲的再婚丈夫殺害並分屍。大半年時間裡,黃家人苦苦尋找的親人原來一直都在她自家房頂。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女子黃某失蹤大半年,給家人只發送短信,卻從不接聽任何電話,即使過年也不回家。隨著警方的介入,扒開層層編織的謊言,可怕的真相浮出水面:她不是失蹤,而是被大她23歲的再婚丈夫殺害並分屍。大半年時間裡,黃家人苦苦尋找的親人原來一直都在她自家房頂。

根據新法制報報導,他比她大23歲,在一次聚會中相識,當初衝破重重阻力、義無反顧再婚組建的家庭,在夫妻二人性格差異、年齡差距中化成悲劇。

◎怪事一樁 只回短信不接電話

『小弟久未見面,我已經賺了20多萬(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了,我的目標是70萬到80萬元,姐夫有什麼事你就照顧一下。』收到這條短信,黃某某嘗試回撥,但對方又是關機。粗粗一算,大姐黃某已大半年沒有回家了,她究竟去了哪裡?

黃某某是萍鄉市下埠鎮村民,2012年7月底,他就發現大姐黃某已經聯繫不上了。據大姐夫向某稱,姐姐與他吵了一架,拿了5萬元離家出走了。為此,兩人還向當地公安機關報了案。『我看透了家裡的人,我的事你們不要管。』次日,黃某某接到一條陌生短信,他推測這是姐姐發來的,當他回電話時,對方卻始終不接。2個小時後,向某打來電話,稱他聯繫上了黃某,人在湖南醴陵。也許黃某就是一時想不通,在外面散心,過段時間她會回來的,黃家人這般想著,懸著的心逐漸平靜下來。這起『失蹤案』也不了了之。

時間飛逝,很快到了年下。黃某卻依然沒有出現。2013年2月16日,按捺不住的黃某某前往萍鄉市公安局峽山口分局報案。

◎抽絲剝繭 兩天內鎖定嫌疑人

接到報案後,警方很快聯想起半年前黃某某曾報過一次警,說大姐黃某失蹤。此外,警方發現黃某的手機號碼自從2012年7月23日後便再沒有動靜。辦案民警初步推斷,黃某已經不在人世了。

2月18日,警方開始立案偵查。通過查詢,辦案民警發現發送短信的號碼所在地為湖南醴陵。通過銷售手機卡客服人員的描述和辨認,此人正是向某。辦案民警經過開會討論,決定先將本案重大嫌疑人向某拘傳。

2月18日正逢正月初九,警方得知向某正在南昌,與兒子一起過年,當晚4名辦案人員驅車前往南昌市。『第一次報案時,向某和黃某某一起來的公安局,所以我認識他的像貌。』峽山口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大隊長盧新輝介紹。2月20日8時許,向某從房門出來走下樓梯,被民警戴上了手銬,這時,他的表情很平靜。

 

◎嫌犯供述 殺妻分屍藏於樓頂

面對辦案人員的訊問,起初向某還能『應付自如』。隨著問題的不斷深入,他下定決心般深吸一口氣,徐徐地說:『我是要把這個事情講清楚的。』

2012年7月23日凌晨,黃某打完牌回家,向某埋怨了她兩句,二人隨之開始發生爭吵,互相揭短,『戰況』也隨之升級。黃某一度從廚房裡拿出菜刀,向某也拿出切菜板應對,兩人最終走進了臥室。向某交代,兩人躺在床上後,黃某突然扇了他一個耳光,再翻身背對他躺著。盛怒的向某爬起身來,將切菜板朝黃某的頭部猛擊三四下,這時黃某從床上滾落在地,沒有動彈。隨後,向某用菜刀將妻子殘忍分屍。

向某家住五樓,從他家閣樓能直通樓頂。這一處天台也成了黃某的葬身之地。次日8時許,向某購買了一袋水泥和5擔沙子。在天台蓄水池旁將屍體就地掩埋,並砌成一個水泥墩子,在上面加蓋了一層石棉瓦。當天下午,他又購買了乳膠漆,將主臥和大廳有血跡的地方,塗抹得乾乾淨淨。

向某在交代完所犯罪行後,開始全身發抖。警方當天押送向某返回萍鄉,從洪都公安分局到南昌大橋,這一段路程中他一直出汗發抖,沒人知道他這時在想什麼。根據向某的口供,民警在向某家的天台處挖出黃某的屍體。

向某今年62歲,是南昌一家國企的退休職工。他和黃某各自都有家庭,也各自育有子女。13年前的一次聚會,向某認識了比自己小23歲的黃某,兩人很快墜入愛河。為了成全所謂的愛情,二人私奔到廣東打工。2000年,他們先後和各自的配偶離異,並在同年重新組建了家庭。然而,婚後的生活並沒有想象中的甜蜜浪漫,反倒被無休止的爭吵取代了。由於年齡性格的明顯差異,二人因瑣事爭吵不斷,男方認為女方無正當工作,喜好賭博;女方認為男方多疑。無止境的爭吵結成了解不開的死結,在2012年7月23日的凌晨,這死結將兩個人一切都斷送了。

3月7日,萍鄉市湘東區檢察院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向某批准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