罩杯越大,離性感越遠~妳的性感尺碼是什麼?

整容是一個噩夢。現成的例子是,把普京前後照片拿出來比對一下,一目了然。這還是照著自己的樣子整。而我們大部分人是要把自己整成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整容是一個噩夢。現成的例子是,把普京前後照片拿出來比對一下,一目了然。這還是照著自己的樣子整。而我們大部分人是要把自己整成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

據中新網報導,我們不是西方人,永遠沒辦法達到西方人的那種好看。但是我們偏不甘心,我們雖然只有20出頭,也發誓要把胸整成E罩杯,使它看起來如同永遠身懷六甲的樣子;我們要把臉磨成一個巴掌大,削腮、磨骨這些詞聽上去有多麼可怕,也攔不住向章子怡看齊的我們歷盡劫波也要讓下巴尖的可以當凶器,卻不顧這樣的手術會令我們的臉細細長長的,怎麼看起來都有點像一隻山羊;我們還要隆鼻,每個希臘風的鼻梁上都刻印著我們對本種族的不自信。

我曾經觀察過頗有一些做了隆鼻手術的姐妹,或者是明星的硬照,但是我還沒有發現一只假鼻子讓原來的臉看上去更好看的。對,沒有一只,每只隆過的鼻子都是那麼突然。一副跟嘴巴眼睛眉毛懶得呼應的傲慢樣子,卻似乎隨時在起勁地提醒路人,看喏,我是玻尿酸的哦。隆鼻這事說到底是讓人傷心的,越是曾經美麗的女子越是讓人傷心,是看到一夜西風凋了碧樹的那種傷心。滿目的不能補救,無法收拾。寫到這段的時候,我的腦海裡就閃現出好幾個這樣可惜的美女,想來你也不缺這樣聯想的素材。

我們從不想,當尺碼超過一個界限,你傾力打造的芭比娃娃式的S型,會突然變成一個笑柄。芙蓉姐姐曾經以她的行為藝術如此盡責地提醒過我們這個悲劇,然而,無數的芙蓉姐夫們卻從來不敢站出來大聲說出真相:罩杯越大,離性感越遠。他們只是看著芙蓉姐姐在清華園的小樹林裡努力拗造型的玉照,吃吃的笑。面對這樣令人扼腕的失語,我不排除這其實是來自男人們藉此毀掉女人自尊心的惡毒的集體陰謀。於是我們就看到,在整容這件事上,所有希望透過相親取悅一個男人或者透過進入演藝圈取悅所有男人的姑娘都瞬間變身了姐所處的白羊座,她們像風一樣行動,勢如破竹,卻在沒想明白一切之前。

於是,行動的成果便也一覽無餘的展現在秀場、寫字樓和飯桌上:因為打了肉毒素,表情紋受了抑制,以至於我們笑起來的時候總是眼睛張得大大的顯得有些驚恐;我們前幾年紋的眉毛和藍色的眼線經過了疼痛難捱的清洗還是隱約可見,它不但令人難堪的深淺不一,還因為眉形的過於峭拔或者圓滑,而使我們看上去老了好幾歲;因為頻繁鐳射縹膚,我們面部的皮膚變得薄而透明,像嬰兒一樣隱現著蛛網般攀爬的淡藍色的毛細血管,而且因為只有在運氣特別好的時候才不會發紅過敏,所以如果你觀察夠仔細,會發現我們的臉部和手部的皮膚永遠不在一個色系裡。當然,在整形醫院的投訴科等待回爐再造的整容失敗的案例並不在此列,在變美這件事上女人們突然變得像男人一樣熱衷硬來。

不得不說,女人的身體是男人的一面鏡子。有什麼樣男人的目光,就有什麼樣女人的乳房。不知道渴望豪乳的男士們如願以償地躺在矽膠打造的E罩杯上,會不會打心裡產生比喝了三鹿還明確的悲涼。『NND,這一輩子還能指望口天然奶嘛。』不會。因為對於性感到底是什麼,我想我們身邊大多數的男人,還處於葉子媚體系下成長起來的初級階段。我們的男性打算以摧毀至少三代女子的代價去說明這個道理:如果說這世界上有什麼是最不性感的事,那就是試圖透過手術打造一個你認為性感的尺碼。

作為女人,我們差不多已經遺忘了,性感是天賜的禮物,它湊巧就已經在你的基因裡了。證明這個很簡單,早上上班前拐到離你家最近的社區醫院,你抽一管血,告訴大夫要查激素六項。孕酮、雌二醇、催乳素……這些資料會告訴你,作為一個女人,你全身上下流淌的,除了性感,還是性感。你要做的只是任它繼續流淌,就這樣很自然的,流淌。

 

翻一翻中外美女的照片,不難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公認最美的女人,從來不按照美容院的標準版本來,甚至於每個絕色美女的身上臉上都有著天然的突出的缺陷。索菲亞羅蘭——20世紀最美的女人, 嘴巴大到影響特寫的程度,再看她從來不刻意減肥的體型,什麼?體重三位數的女人沒前途?作為一個外國人兩奪奧斯卡獎,令所有演過對手戲的男主角不能自拔的羅姐豈不是要大笑三聲?

山口百惠,恰恰是90%的亞洲女人最糟心的體型,平胸,腰跨沒分界,蘿蔔腿,20多年前退出演藝圈時是日本最紅的影視歌三棲巨星,沒有之一。如果這樣的百惠,放在現在,她的不夠標準的臉型和虎牙,以及蘿莉的身材,還會成為千百萬少年少女追逐的偶像嗎?如果不得不墊鼻子割眼皮削面骨豐胸,那麼該說是我們的悲哀,還是應該慶幸山口百惠幸虧沒有生活在這個熱衷煙視媚行的時代。

張曼玉,胸部平坦的如同16歲的少年,每次就這樣穿著無胸墊晚禮服,在全世界攝影師的長槍短炮的注視下旖旎而行,脫俗而舒服。

美麗的女人,總是負責跳脫出人們對於美的已有共識,而整個世界則負責修改成規,並卑微的呼應。在微博裡看到這樣的故事:英國演員Keira Knightley ,作為英倫第一美女,赴美發展,被美國的某時尚雜誌挑剔為胸太小牙齒不夠整齊,有人問她想沒想過動一動,她淡定的告訴這些大洋彼岸的美麗標準的制定們說:不動,就這樣。

『不動,就這樣。』如果有不曉事的那起子俗人總是起勁的勸你整形,你可以這樣回答他:『胸越小,我們的心才離得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