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世界/來吃FRITTELLE!威尼斯面具背後的另一面

威尼斯的冬天是灰色調的,透著清冷和安靜的氣息。聖馬可廣場的喧鬧抵不住一條小巷的隔離,街道兩旁的小店已經備好了滿倉的貨物與養足夠了的精神,只為那即將到來的狂歡,冷靜了一年的神經即將拉開瘋狂的序幕。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威尼斯的冬天是灰色調的,透著清冷和安靜的氣息。聖馬可廣場的喧鬧抵不住一條小巷的隔離,街道兩旁的小店已經備好了滿倉的貨物與養足夠了的精神,只為那即將到來的狂歡,冷靜了一年的神經即將拉開瘋狂的序幕。潮濕的海風穿過窄小的街道飄進房間,天空依然是寂靜的灰。當我還在任思想感情的潮水在窗外的大運河上飄蕩的時候,友人已經敲響了房門,急急催我收拾妥當,開始一天的征程。

狂歡節的早晨,傳統的味道

據環球網報導,早上8點,習慣晚起的威尼斯還沉浸在清早的最後一個夢裡。街上擦身而過的行人多是趕著去為店鋪或餐廳開門的店主以及最勤勞的郵差,彼此友好地微笑並互問早安,像平日的早晨一樣,狂歡節的氣息似乎並非那般濃重。

蛋糕房的櫥窗裡擺滿了各式夢幻的糕點,我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在櫥視窗流連、垂涎。媽媽們都是提著大包小包的蛋糕走出來,那架勢倒有些像是春節前的稻香村門口的大排長龍。我這樣的預感在之後被證實是十分準確的。FRITTELLE是狂歡節特供的時令糕點,就像感恩節的火雞、耶誕節的薑餅人一樣不可或缺。而這家不起眼的Tonolo蛋糕房已經有30多年的歷史了,這裡製作的FRITTELLE也是威尼斯最正宗的,每年狂歡節前,這裡都擠滿了當地人。

FRITTELLE是一種外觀和奶油炸糕極為相似的甜點,連它的製作方法都與奶油炸糕差不多,牛奶和麵、下鍋炸,淋上糖霜,非常有趣。看著那一個個圓滾滾的FRITTELLE,如同聖馬可教堂的馬賽克般金燦燦的色彩。一口咬下去,沒有特別的鬆軟與彈牙,只是扎實的,略顯粗糙的質地與口感,想在提醒你生活的平實,而糖霜或果醬那甜膩的香味卻充斥了整個口腔,向你宣告著狂歡節的臨近。

傷感之城的神秘面紗

威尼斯的面具就像威尼斯那瑰麗的景色一般,對每一個來到這裡的人都是充滿著神秘的誘惑。如果你此生只能到達威尼斯一次,那麼請你一定要帶一個最心儀的威尼斯面具回去。因為,當你開始懷念這裡的時候,戴上它,在威尼斯的每一縷陽光,每一股水氣,每一次呼吸都將在戴上面具的一瞬,再次將你環繞。如果你不只一次來到威尼斯,那麼我相信在你的收藏室裡,一定已經不止擁有一副威尼斯的假面,因為你已開始懂得威尼斯。

威尼斯的面具歷史可以追溯到17世紀,當時正值文藝復興時期,與佛羅倫薩的文藝復興不同,威尼斯並沒有華麗的大革命般的旗幟先鋒,而是不溫不火地,融合外來先鋒藝術的同時又極力保護本土藝術的順暢發展。威尼斯政府的保守不但表現在其對本土藝術家與外來藝術家的絕對區別對待上,對於等級的劃分也格外的嚴格。

17世紀初,威尼斯政府頒布專門的法律,嚴格禁止貴族人員與普通民眾的通婚行為,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就限制了貴族享樂的自由度。於是,在狂歡節這一個唯一可以有藉口放縱玩樂的日子裡,貴族選擇了用面具掩蓋起真實的身份,開始一場恣意的狂歡。面具下的貴族終於可以任身體中的荷爾蒙膨脹與散發,源自人類最原始的慾望促使著他們藉助面具與華服的掩護,開始對獵物的尋覓之旅了。

 

威尼斯的包容與幽默

威尼斯一直就這樣神秘而嫵媚地吸引著來自遠方的人們,中世紀起這裡便是歐洲貴族享樂的目的地。它那蜿蜒的河道與窄小的巷子太容易讓人迷失,也太容易藏住秘密。有人說這裡是催生浮華與墮落的地獄,有人說這裡是成就藝術與夢想的天堂。有些人生在這裡,卻因無法忍受它的飄渺而選擇離開;有些人慕名來到這裡,深陷其中便將餘生留在了藍綠色的運河裡。

當地人早已習慣了成群結隊的遊客在家門口打轉的情景,並不會像傳說中那樣對遊客充滿敵意,畢竟幾個世紀的磨礪,威尼斯人是見過大世面的,何懼區區幾個遊客呢。然而,威尼斯人也是有自己的脾氣的,他們喜歡用各種惡作劇擾亂本就迷糊的遊客僅有的方向感。比如,市政府在街角處樹立的地圖常常成為當地人塗鴉的物件,而同一面牆上甚至出現三個不同方向的指示牌同指一個地點的情況。威尼斯人喜歡看到遊客們在小道裡打轉,然後等著你向他求助,這樣他便有機會向你展示他強大的人腦GPS功能了。

當威尼斯聖馬可教堂金色馬賽克的光芒隱藏到夜色裡的時候,廣場上的人依然成群結隊地歡鬧著,這必將是一個不眠之夜。最令人期待的是,明天,狂歡依然會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