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駭人! 二戰時一支精銳德軍竟被螞蟻群吃掉?

德國人終於明白了事情真相,希姆和他的部隊,毀滅於非洲黑刺大齶蟻。這種螞蟻大如拇指,通常生活在中北非,每隔兩三百年有一次集團性大爆發,數以億計的螞蟻聚集成群,浩浩蕩蕩地朝著一個方向作長途遷徙,瘋狂地吞食一切可食之物。

編按:本文內容轉載自大陸雅虎網,內容有歷史、殘忍等令人不適之題材,不適合青少年及兒童觀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西斯德國的著名戰將『沙漠之狐』隆美爾節節敗退於蒙哥馬利元帥率領的英國軍隊之時,隆美爾為挽回敗局,派出一支德軍精銳部隊長途跋涉,迂迴穿越非洲原始叢林,直插英軍後方。豈料,一場毀滅性的災難摹然降臨到這支德國部隊頭上,這時剛好是進入原始叢林的第三天。

根據雅虎網報導,希姆長著一副保養很好的白淨面孔,身體勻稱結實,舉手投足頗有幾分儒雅之氣,與不少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德軍將領相比,顯出幾分沉穩和靜穆的氣質與風度。然而,他又實實在在是希特勒的狂熱崇拜者。在隆美爾手下,他是以敢打敢拼與富有心計而聞名的常勝將軍。幾日前,當隆美爾決定派一支精兵穿越原始叢林,以奇兵突襲英軍後方時,參謀部的所有人員堅決反對,理由是非洲的原始叢林歷來無人敢於涉足。

叢林中青蛇遍地,野獸眾多,猶如一口巨大的陷阱,派兵進入,無異於自蹈死地。但希姆卻不肯相信,憑他無人匹敵的常勝部隊,難道竟會在什麼叢林面前裹足不前?他力排眾議,請纓而往。在做好各種準備工作後,他率領精心挑選的1800名士兵,踏入原始叢林。

三天來,除了幾十名士兵死於或傷於青蛇、野獸的襲擊之外,並無太大損失,這自然得益於充足的準備工作及非洲土著嚮導的功勞。四名非洲嚮導教士兵們將一種氣味很大的似湯非湯的液體塗抹於全身所有裸露的皮膚表層,還告誡士兵,如果野獸們不主動攻擊,不要貿然開槍,以免激怒牠們。

眼下,希姆腳下踩著不知堆積了多少年的又厚又鬆的落葉,仰頭看看又高又壯遮天蔽日的樹林,呼吸著清新濕潤又帶著陣陣陳腐氣息的空氣,心裡嘲笑著參謀部那群膽小如鼠的傢伙們。

不一會希姆睡著了,睡得很香甜。他不可能知道,他的士兵們同樣不會想到,組織嚴謹、無堅不摧的龐大的螞蟻大軍正以楔形佇列向他們逼近。生物學中阜有定論,螞蟻王國中也有語言交流,嚴謹而完整的螞蟻王國體系,其組織結構絲毫不比人類社會遜色。工蟻擔當楔形前端的先鋒角色,兵蟻是主力兵團,蟻后居中調度指揮,兩翼是最強勁的食肉成蟻,弱小瘦老的螞蟻們位層最後。牠們長途跋涉,浩浩蕩蕩,向希姆和他的部隊推進。

最早的信號是由位於部隊宿營地左翼負責警戒的士兵恐怖得慘絕人寰的嚎叫聲發的。午前9時的叢林,希姆的甜夢被迫中止。他摹然聽到幾十名上百名士兵同時發出的厲聲嘶嚎。那叫聲既淒慘又恐怖,完全屬於那種發自肺腑撕心裂肺的絕望哀嚎,希姆的心突然收縮。

傳令兵托馬斯飛奔而來。托馬斯原本紅潤的臉瞠,此刻已灰中透青,嘴巴鼻孔也錯了位,整個面孔扭曲得沒了人形,只顧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氣,說不出半句話來,一隻手哆哆嗦唆地指向身後。希姆側目看了一眼托馬斯身後,他的嘴巴在猛然張開之後挪了位,並再也無法還原。

他看到叢林的地面鋪滿了厚厚的一層黑褐色螞蟻,黑壓壓一片,望不到盡頭。當時他根本來不及看清這種螞蟻的大小和形狀,大腦中只跳動著毛骨悚然然的兩個字眼兒:螞蟻、蟻群。蟻群以希姆來不及反應的速度,潮水般向前推進,推進至距希姆大約只有七八公尺遠。轉眼間,蟻群鋪天蓋地地爬滿托馬斯全身,在一聲又一聲淒厲的尖叫聲中,托馬斯跌倒在蟻群裡,迅即被蟻群淹沒了。希姆清楚異常地看到,托馬斯被蟻群吞沒時,那兩隻目眶盡裂的眼球中射出的是怎樣恐怖絕望的神情!

 

希姆原本碩大的腦袋轟的一聲越發膨脹起來。他無法知道這麼一支龐大的蟻群,為何突然聚集起來,又為何直撲他和他的士兵?他的1800名士兵眼下還存留多少?但希姆懂得,此刻,用腿遠比用腦更為明智,更加有效,他完全顧不得什麼風度,大叫一聲,轉過頭拼命逃去……,蟻群仿佛在鋪設一幅巨大無邊的地毯,伴隨著恐怖的唰唰聲,漫無邊際地洶湧而來。在無數士兵的尖叫聲中,希姆只有一個念頭:快逃,快逃……,湖面近在咫尺,他不顧一切地跳進湖水中。隨即,湖面四周鋪滿了蟻群。

少量螞蟻試探著爬到湖裡,不一會兒便沉到湖中不見了。希姆在齊胸的湖水中停了步,他環視著湖邊的蟻群,突然心中一動,原來這凶猛的蟻群是怕水的!希姆暫時擺脫了生命之危,朝士兵們的宿營地望去。目力所及,一片黑褐色,除了蟻群,還是蟻群,仿佛整個世界再沒有其他顏色,再沒有其他生靈。在浩浩蕩蕩無邊無際的螞蟻王國中,僅僅存留著的幾百名士兵還在無望中作著最後的掙扎。

零零星星的槍聲,斷斷續續的手榴彈爆炸聲,並未給這慘烈之至的畫面增加一絲亮色。恰在此時,希姆的眼前一亮。他看到不遠處,幾名特種兵正手持火焰噴射器對準身邊的蟻群瘋狂地發洩著仇恨。在黑褐色的蟻群中,在有限的範圍內,火海籠罩、烈焰升騰,幾十萬、上百萬隻螞蟻被一簇在湖邊團聚,越聚越多越聚越大。轉瞬間,湖面四周就突然出現了數百大大小小的蟻團,牠們相繼滾下湖面,滾動著向前漂移。頃刻間,湖面上布滿了難以數計的黑褐色的蟻團,蟻團抱得很緊,最外緣的螞蟻不時掉落水中身死湖底,而蟻團仍一如既往地朝著希姆他們移來。希姆和士兵們的內心此刻已被巨大的恐怖感所征服。

在非洲的幾年間,他們曾經聽說過食人蟻的殘暴,但親眼目睹,卻是開天闢地頭一回。而蟻群井然有序奮不顧身地以蟻團涉湖,更使他們心驚膽戰魂飛天外。希姆畢竟身經百戰,他朝著身邊手足無措的特種兵大聲喊道,燒死牠們,快燒死牠們!幾名特種兵強打精神,哆哆嗦嗦地手持火焰噴射器,對準離得最近的蟻團噴吐著火焰。熊熊火焰衝天起,蟻團在燃燒,湖面在燃燒,幾十個上百個蟻團被火焰吞噬。

在人類發明的兇猛的火器面前,牠們也是無能為力的弱者,然而,蟻群實在太龐大了。對於整個蟻群而言,這點損失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一簇又一簇的螞蟻又在湖邊團聚,前赴後繼源源不絕的蟻團紛紛滾下湖面,向前漂移……,希姆保養很好的白凈面孔,已經如同綠中透藍的湖水,帶有幾分鬼氣,這時火焰噴射器已無火可噴。

在頑強兇猛義無反顧的蟻團面前,希姆和他的士兵已經無計可施。大大小小的蟻團極有耐心地朝著被稱之為人的這幾個怪物緩緩漂移、靠近、散開。貼進湖面的螞蟻很快葬身湖底,而其他的同類則湧上人的身體,帶毒刺的兇狠地咬住手、胸、頸部、面頰……,濃烈的蟻酸和蟻毒注入人的軀體內,當成百上千的毒刺猛地刺入希姆的軀體時,他的慘叫聲,比他的士兵們更加尖厲,更為刺耳,也更加絕望和肆無忌憚。在尖叫過後,一片寂靜。

希姆沉入湖水,幾名特種兵也相繼消失沉寂了不知已存在多少年的湖水,還很極不情願地顫抖了片刻,最後一切又復歸平靜,碧綠的水面,可見一大片一大片蠕動掙紮著的螞蟻。這時,在預定時間,隆美爾沒有收到他的愛將希姆如期發出的無線電波。

爾後,也沒有再接收到任何信號。大惑不解的隆美爾派出另一支部隊深入叢林搜尋,終於在一個不知名的湖邊,他們驚恐地看到了這樣的場景:湖面以西大約三、四平方公里的地面上,觸目可見一副副骷髏架,有的完整,有的散落。不僅皮肉,凡毛髮、衣物等有纖維、有蛋白質的物品,無一例外一無所剩。而骨架附近,武器、手表、金屬鈕釦、眼鏡等則完好無損。經搜集,按骷髏計算,共計1764具,而當時出發人數有1801人,共有37人下落不明。在現場,還搜集到部分體形巨大的蟻屍。

德國人終於明白了事情真相:希姆和他的部隊,毀滅於非洲黑刺大齶蟻。這種螞蟻大如拇指,通常生活在中北非,每隔兩三百年有一次集團性大爆發,數以億計的螞蟻聚集成群,浩浩蕩蕩地朝著一個方向作長途遷徙,瘋狂地吞食一切可食之物,只是,有一個疑團他們始終無法破解:這麼龐大的蟻群,平時聚集在何處?在什麼情況下會突然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