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比男人狠!蘇軍美女狙擊手 共射殺309名德軍

這樣一位迷人的妙齡女郎竟然是一個著名的狙擊手,在敖德薩和塞瓦斯托波爾保衛戰中,她一共擊斃了309個希特勒匪徒,創造了巾幗不讓須眉的狙擊神話。"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狙擊手——這個獨特的名稱所帶給人們的是一種冷酷而又浪漫的聯想。對手把他們稱作戰場上的幽靈,無聲無息地,殺人於無形。沒有人敢否認他們的存在,卻也沒有人知道他們藏身何處。防不勝防,避無可避,狙擊手的特定稱謂總是暗含著黑暗中隱隱的殺機。

十字線後清冷的目光如刀鋒般冰寒凌厲。瞬間的軟弱、剎那的同情,閃逝的遲疑都可能使自己的眉心成為對手的靶心。場場是你死我活的爭鬥,槍槍是生命與生命的較量。沒有經歷過那樣的生死對峙,任何人都沒有資格責備狙擊手的殘酷血腥,沒有資格批判狙擊手的冷血無情。戰爭要求他們,面對死亡不動聲色,即使瞄準鏡後對手的腦漿飛濺,即使戰友甚至親人在身邊倒下……。

一天的狙擊任務結束了,短暫的休息時刻擦拭著那一枝生命之槍,慢慢地,寒光褪盡,心靈深處的溫情一點點地浮上眼角眉梢。親人、愛人、第一次獵鹿的喜悅、母親的輕斥、戰後的美好家園,或許還有小兒子學步的傻樣子……,淡淡的微笑,澎湃的心潮,然而一舉起槍,一切就都復歸平靜,平靜地等待,平靜地殺人,平靜地面對隨時隨地可能到來的死亡。一個傑出的女狙擊手,她那冰與火交融的靈魂總在愛與恨的湍流裡激蕩。

創造了狙擊神話

據中國文化傳媒網報導,蘇聯英雄、海軍少將柳德米拉‧米哈伊爾洛夫娜‧帕夫利琴科年輕時曾經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姑娘。她那藍色的大眼睛閃爍著天真純潔,充滿了青春活力,可仔細看看,就會發現那目光中竟透露出常人少有的堅毅。真是難以想像,這樣一位迷人的妙齡女郎竟然是一個著名的狙擊手,在敖德薩和塞瓦斯托波爾保衛戰中,她一共擊斃了309個希特勒匪徒,創造了巾幗不讓須眉的狙擊神話。

1916年6月12日,一個迷人的春天,柳德米拉出生在烏克蘭貝里亞‧特沙科夫的一個小村莊。孩童時代,柳德米拉是一個學習勤奮、成績優良而又具有獨立精神的好學生,那時她的世界充滿了美好。活潑可愛的小姑娘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舉起槍來殺人。9年級時,柳德米拉全家搬到了基輔生活,平靜地度過了自己的中學時代。畢業後,她找到了一份工作。也就是在那時,柳德米拉愛上了射擊運動。她迷戀於那安靜後突然的爆發,迷戀於子彈無可阻擋的飛馳,迷戀於擊中目標後那種戰勝自我的喜悅。她常常參加一家射擊俱樂部的活動。沉穩堅韌的性格、聰慧和刻苦使她很快成長為一名神槍手。

如果沒有戰爭,柳德米拉將會擁有怎樣的故事誰也無法猜測。戰爭也許覆滅了她很多美麗的夢想,也許奪走了她原本安穩幸福的青春,然而戰爭為她鋪設了一條英雄之路,造就了她與眾不同的狙擊人生。

與眾不同的狙擊人生

1941年6月22日,又一個迷人的春天,卻是蘇聯的劫難——德國人入侵了。柳德米拉已經25歲,亭亭玉立、風華正茂,正在基輔國立大學主修歷史。美麗柔弱的外表下是一顆堅強不屈的心,懷著摯誠的愛國激情,柳德米拉毅然走進了徵兵處,報名參加了紅軍。她標準的女軍人儀表贏得了招兵官員的青睞。他們認為她可以做一個很優秀的後勤人員或者戰地護士。但是柳德米拉卻表示希望拿起槍到前線直接打擊敵人,也就是說她要做一名真正的戰士。

面對這個天生麗質的姑娘,招兵軍官們笑了起來,問她:『你知道怎麼拿槍嗎?』柳德米拉馬上熟練地擺出了瞄準的架勢,並自信地說自己可是個神槍手,但是軍官仍然試圖勸說柳德米拉放棄她的想法。他們向她描述戰場的殘酷和血腥:『子彈可不會管你是不是女人。』軍官們說,他們見過不少像柳德米拉這樣的姑娘,她們和她一樣希望為祖國爭得榮譽,堅決要求上前線參加戰鬥,但是事實上她們更適合的工作是做一名護士,戰鬥是男人的事。可什麼也改變不了柳德米拉戰鬥的意志,她誠懇堅定地說:『首長同志,請相信我吧,我一定會成為一名出色的戰士!』招兵軍官終於被打動。柳德米拉如願以償,被分配到第25步兵師做了一名步槍射手。

1941年8月,第25步兵師奉命保衛位於巴亞耶夫卡附近的比利亞夫卡。這是一座極具價值的山頭。在巴亞耶夫卡附近的一個村落,柳德米拉接到命令,將要執行她的第一次狙擊任務。她找到一個隱蔽的位置潛伏下來,等待著目標的出現。等待是漫長而折磨人的,柳德米拉緊緊握著手中的步槍,強迫自己拋棄恐懼和緊張,消除任何雜念。這時,目標出現了!這與在射擊俱樂部射出的任何一發子彈都不同,這一槍是射向一個鮮活的生命,這一槍的任務是殺人!

 

25歲的姑娘告訴自己,這是敵人,這是戰場,這是為祖國而戰!槍響了,瞄準鏡中頓時出現血花飛濺的瞬間。柳德米拉獲得了她的第一個戰果。第二個目標又出現了,此刻的柳德米拉已經沒有絲毫猶豫,敵人瞬間斃命。她真正的狙擊生涯由此開始了。

柳德米拉和一個觀察兵一道活動,武器是一枝帶P.E.4瞄準具的莫辛‧納甘1891/30型7.62毫米狙擊步槍。這種5發彈倉的步槍的初速是853公尺/秒,有效射程超過550公尺,是當時最好的狙擊步槍之一。在奧德薩作戰的兩個半月裡,投入戰鬥不久的柳德米拉竟然一共射殺了187個敵人,成為蘇軍赫赫有名的女狙擊手。然而柳德米拉改變不了戰局,奧德薩終於在德軍的強大攻勢下無法堅守,蘇軍獨立瀕海集群撤往塞瓦斯托波爾,柳德米拉隨部隊投入了塞瓦斯托波爾更殘酷的戰鬥。

晉升海軍少將軍銜

1942年6月,還是春天,26歲的柳德米拉不幸被德軍迫擊炮彈炸傷。蘇軍最高統帥史達林得知這一消息後,立即下令,安排柳德米拉乘潛艇撤離塞瓦斯托波爾。參戰不到一年時間,柳德米拉的狙擊戰果已達309個敵人。這個數字不但震驚了全蘇軍和蘇聯,也震驚了整個世界。一個月後,美麗的柳德米拉作為二戰的盟友訪問了美國,成為第一個被羅斯福總統接見的蘇聯公民。隨後柳德米拉被安排在美洲繼續訪問,她在加拿大等國進行演講,講述自己在反法西斯戰爭中的狙擊經歷。

回國後,被晉升為近衛軍少校的女英雄柳德米拉在上級的安排下再沒有參加過戰鬥,儘管她是那麼希望再次舉起她的狙擊槍。1943年10月25日,她被授予蘇聯英雄的榮譽稱號和金星勳章。1945-1953年間,柳德米拉受命在蘇聯海軍供職,並晉升海軍少將軍銜。從海軍退役後,她又在蘇聯軍事支援輔助委員會供職。1974年10月10日,柳德米拉‧米哈伊爾洛夫娜‧帕夫利琴科58歲,走到了她生命的盡頭。死後,柳德米拉被隆重安葬在莫斯科的一座公墓。墓碑上鐫刻著女英雄生前最喜歡的詩句:痛苦如此持久,像蝸牛充滿耐心地移動;快樂如此短暫,像兔子的尾巴掠過秋天的草原。

1976年,蘇聯發行了一枚以柳德米拉為主題的紀念郵票。英姿颯爽、美麗勇敢的女狙擊手柳德米拉米哈伊爾洛夫娜‧帕夫利琴科是俄羅斯人民永遠銘記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