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從活人墳中復活?! 神秘的夜郎後裔…

在大陸貴州省鎮寧、紫雲、西秀三縣(區)交界處,方圓600餘平方公里的深山裡,居住著一支2.5萬多人的神秘族群,他們雖隸屬於苗族的一個支系,但是其血脈卻來自歷史上一個傳奇性的國度——夜郎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在大陸貴州省鎮寧、紫雲、西秀三縣(區)交界處,方圓600餘平方公里的深山裡,居住著一支2.5萬多人的神秘族群,他們雖隸屬於苗族的一個支系,但是其血脈卻來自歷史上一個傳奇性的國度——夜郎國。

根據環球人文地理報導,劫後餘生的古國後裔,將族字改為『巴浪(lang)』,意思是擺脫『夜郎自大』的張揚,從此隱沒低調地存活;他們同時也自稱『蒙正』,意為『遺留下來』的意思,這源於族人從活人墳中復活的一段歷史典故。此外,族中女人還習慣身著旗幟服、盔甲裝,並代代都將夜郎王印『背』在肩上,以表達對祖先忠誠的紀念。

神秘的国度
神秘的國度。

從活人墳中復活的族群

巴身小(leng)的族人相信,他們的祖先,曾建立過一個在歷史上留下神秘足跡的國家——夜郎國。夜郎國,是戰國末年至西漢初年西南地區少數民族建立的一個國家,其疆域覆蓋今天的貴州西部、北部、雲南東北及四川南部部分地區。史書記載,西元前25年,夜郎國最後一任國王被漢軍誅滅,其遺民逃往今天巴身小(leng)所在的紫雲一帶,直到東漢末年,這批夜郎國後裔,再次為復國向漢軍發起反攻,不幸戰敗,當時的蜀漢政權為了徹底剿滅夜郎國,便將倖存的青壯年全部發配遷走。從此,歷史上就再也沒有關於夜郎國的記載,甚至連其遺址都幾乎消失殆盡。

不過,鮮為人知的是,經歷了滅族之戰後,夜郎國後裔其實以一種傳奇般的方式復活,並堅韌地繁衍至今,這都是因為在戰前,這些後裔子民曾秘密修建了一批帶有通氣活口的特殊墳墓,隨後,為了留下夜郎國最後的血脈,族中老幼病殘的人就攜帶食物和水藏匿在墳中,等漢軍離開後,才從墳中爬出,此後這部分倖存的人改變裝束,開始了近1700多年悄然的傳承,而巴身小(leng)郎一族正是當年僥倖從墳中逃出的夜郎國子民的後代,因此,巴身小(leng)還有另外一種稱呼,即『在墳墓中誕生的族群』。

今天,在巴身小(leng)族人生活的村莊附近的山上,通常都能找到當年那些特殊的墳墓遺跡,成百上千密密麻麻散布在山坡上,當地人將它們叫做『活人墳』。『活人墳』長約3公尺,寬約0.8公尺,高約1.5公尺,由石頭築成,在靠外的一側藏有一個通氣孔,如果墓中是男人,通氣孔就在左側,如果是女人就在右側。在墓主人的頭頂部位,留有一個石砌的平台,用於擺放食物和水。

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

除了這段歷史,還有一樣珍貴的物證可以表明巴身小(leng)郎與夜郎國的確存在著傳承關係,那就是在巴身小(leng)族人的手中,世代保存著一枚漢代時期夜郎國王的王印,這枚珍貴的王印由合金銅鑄成,印面為方形,邊長為5.5公分,厚1.5公分,高3.8公分,印面上下方各有兩個『王』字,下方還有『多德』(夜郎王之名)二字,此外印面上還刻有圓圈和長短線的圖案,代表夜郎國所轄部落及區域界限。據說,這枚王印一代只傳一人,且是長房,而其他人都嚴禁接觸。

 

事實上,身小(leng)這個族名來源還有一種有趣的解釋。身小(leng)讀音為『lang』,這個字在所有漢語詞典中都找不到出處,它顯然是一個自造的會意字,以左『身』右『小』合成一個字,據說是因為自己的故國在歷史上留下了一個『夜郎自大』的不光彩名聲,所以後裔子孫就刻意將族名改為身小(leng)。而這個獨特的名字,也顯示了一個重生的族群,在飽嘗遷徙、征戰之苦後,將自己封閉在大山深處避世生存、繁衍族群的內斂意識。

特别的少数民族
特別的少數民族。

對竹王的生死崇拜, 決定男女地位的『摔花跤』

巴身小(leng)文化有著濃郁的竹崇拜情結,他們世代敬奉竹為竹王。這與古籍中記載的關於夜郎國以竹為姓、以竹為尊的歷史資訊完全吻合。巴身小(leng)男人一生中共有三件大事,可謂件件離不開竹——成家立戶時要請竹王、有生之年要供竹王、離開人世時需用供奉一生的竹王來陪祭隨葬,否則將得不到竹王祖先的認可。可以說,竹王是巴身小(leng) 族人的守護神,每個家庭都要供奉。

以請竹王為例,這是巴身小(leng)男人成家後,單立門戶時必須舉行的祭祀儀式,時間通常在每年的農曆二三月花開時節舉行。祭祀之前,先殺一頭生產過的母豬款待親朋好友,這是祈求人丁興旺、族群強大之意。接著就是由深諳祭祀儀軌的人來主持儀式,在儀式上,人們要邊唱邊搓麻線,用以製作竹王(竹王是由5塊大竹片、50塊小竹片和一對竹掛組成,上部留有一尺來長的麻線充作竹王的鬍鬚。)待竹王製成後,主人家就要跟著主持者一起繞著灶台跳一種名為『摔花跤』的舞蹈。舞罷,由主持者把做好的竹王供奉在堂屋右房間樓上後面的挑梁上,整個儀式就算完成了。

神秘的寨子
神秘的寨子。

在祭祀過程中,最有趣的環節就要屬『摔花跤』了,這個看似簡單的舞蹈,可是決定著今後男女主人誰來當家的權利歸屬。參與舞蹈的共4人——兩個男人在前吹蘆笙伴奏、領舞,丈夫緊隨其後揮舞著木刀,妻子則在最後抬著簸箕隨節奏左右晃動,跳步前行。4人的身體隨著腿腳順邊擺動,整齊一致,歡快有序。忽然,舞蹈起了變化,妻子鄭重地放下簸箕,意喻竹王已經『就座』,夫妻倆人便在竹王的見證下,抱在一起,邊跳邊摔跤,場面十分風趣。兩個回合後,妻子將丈夫摔倒在地,引得場下女人們得意大笑,而場下著急的男人們則趕緊上場助陣,終於幫著丈夫將強悍的妻子摔倒在地結束了舞蹈,這場勝負決定了丈夫從此獲得了一家之主的地位。

乡间田野
鄉間田野。

除了竹王崇拜,巴身小(leng)一族每年還要透過『望山節』來完成對祖先忠誠的追隨。所謂的望山節,從農曆的正月初二就開始了,這一天的任務是『望山扯茅草』:族人要爬上一座牛到不了的山頭採茅草,負責採茅草的人,登上山頂,看到一個山坡就採一根茅草,總共要看完99個山坡,扯99根茅草才能回家。正月初三這一天要『茅草祭祖』,即用頭天扯來的茅草和肉、米粑一起擺在堂屋竹席上祭祀祖先,其中,扯來的茅草還要精選出55根,修剪得上下一樣齊。擺祭時,米粑和肉分成55份,每份上面都擺上一根茅草,然後就在族中老人的帶領下開始祭祀祖宗。

 

那麼,為什麼要設置『望山扯茅草』這一環節呢?據說,巴身小(leng)的祖先們最早在貴州一帶開荒闢草,隨後就建立了夜郎國。夜郎國戰敗後,其王室後裔逃到此地深山中避禍。他們時刻懷念失去的美好家園,於是正月初二就爬到高山頂上,向著故國的方向眺望。為了使子孫後代牢記祖先從開荒貴州到滅國逃亡這一段歷史,望山扯茅草就成為望山節中最耐人尋味的儀式。

热闹的场面
熱鬧的場面。

風帆頭,旗幟服,『背』在肩上的古國王印

但凡見過巴身小(leng)婦女那奇特髮型的人,都會驚嘆這些女子在髮絲間塑造出的古老優雅的氣質——少女們在前額挽出一只高聳秀麗的『螺髻』,髻上斜插紅色木梳,酷似唐代女子所盛行的螺髻髮型,這讓巴身小(leng)的姑娘們宛如浮出壁畫的唐代仕女。而已婚女子的髮髻則更為講究,一部分頭髮在左前額挽螺髻,剩下的頭髮要在頭的右側梳出一種巨大的三角形發型,看上去就像一面迎風起航的船帆,巴身小(leng)族人形象地稱這種髮型為『一邊倒』。有趣的是,暮年的巴身小(leng)女人,也依然要在稀疏的頭頂挽一個小小的螺髻,看上去就像一個日本武士。

除了美觀固髮之外,巴身小(leng)婦女帶在頭上的木梳與竹片其實還有一種更深遠的意義——相傳:巴身小(leng)的祖先有9個兒子和7個女兒,祖先戰敗後子女各自逃亡,訣別前,女人們約定以梳子插鬢為憑,佩戴兩只斷梳的就是大哥的後代,剩下的就根據梳子鬢發的位置來區分誰是弟妹的後代,而藏在頭髮裡的竹節則象徵著對竹王至高無上的崇拜。迄今為止,這種用竹片和斷梳來裝飾頭髮的方式,在各苗族支系中都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是巴身小(leng)一族作為夜郎後裔的歷史見證。

巴身小(leng)婦女的上衣樣式,大都是對開兩幅交叉於胸前,兩幅都鑲寬邊花紋,胸襟無扣,肩部是鮮豔的孔雀藍,袖口鑲有數道不同紋飾的花邊,有時還要外披一件白色短褂;下身穿青、藍、白色橫幅拼接而成的長裙,三種色彩對比十分強烈。腰系白色麻織圍腰,一條烈焰般火紅的腰帶長長地垂在腹前。整套服裝搭配得幹淨利落,英姿勃勃,穿在身上,風鼓動衣襟時,就會像旗幟一樣飄蕩,因此族人將這樣的裝束稱為『旗幟服』。而旗幟服最玄妙之處,其實就藏在背頸部份,據說,織在那裡的圖案就是夜郎國的王印。

除了旗幟服,還有一些已經育有子女的中老年巴身小(leng)婦女,會穿一種『九黎裙』,其裙面的圖案是81道橫條,每9道為一組。據說,九黎裙是為了紀念苗族共同的祖先蚩尤而設計的。令人不解地是,巴身小(leng)婦女越年長穿得越火紅、越花哨,直到白髮蒼蒼就會穿上一套類似古代盔甲的火紅服飾,叫『盔甲服』。相傳,在遠古的一次戰鬥中,巴郎的祖先因男性戰死過多,危急時刻女人們便穿上盔甲殺入戰場,結果大獲全勝。後輩為了紀念這次勝利,就依照盔甲的樣子做成衣服,由族中的老年婦女穿在身上,以此表達對女性堅韌生命力的敬意。

相比女性,巴身小(leng)的男性服飾就簡約多了:藏青色或藍色土布對襟長衫,寬大的擺襠褲,頭戴黑色頭帕,其中頭帕的包法最為講究,帕子在前額有序交叉依次上疊成三角形,別有趣味。傳統的巴身小(leng)服飾,必須是純手工製作而成,即使在現代化技術如此普及的今天,這支古老的族人依然從種麻、紡織到刺繡,一步步遵循著祖先留下的秩序,傳承著這些穿在身上的『史書』,代代追憶著一個消失已久的神奇古國。

一股原始遗风
一股原始遺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