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當我是女的啊! 武漢一大學班上唯一男生成「班花」?

「大奔,你就是我們的『班花』,沒有之一!」在中南大新聞與文化傳播學院2012級研究生課堂上,經常會發出一群女孩子如此哄笑聲。這個班上總共有20位學生,其中19位都是女生,還有一個被她們稱為「班花」的唯一的男生高晨馳。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奔,你就是我們的「班花」,沒有之一!』在中南大新聞與文化傳播學院2012級研究生課堂上,經常會發出一群女孩子如此哄笑聲。這個班上總共有20位學生,其中19位都是女生,還有一個被她們稱為『班花』的唯一的男生高晨馳。

根據武漢晚報報導,高晨馳因為名字可以理解為早上在奔跑,故被班上女生取外號『大奔』。去(2012)年被西華師範大學保送到中南大讀研的他,沒想到會進入一個這樣的班級。去年9月開學,『大奔』就開始了一段奇遇。『在這個美女如雲的班裡,只有我一個男生,結果女生們全充當起了女漢子,毫不客氣地反串成「哥」或「爺」!什麼青爺,超哥,軒爺,作為「班花」,我倍感壓力!』

『剛開始確實有點不適應,來之前毫無心理準備,在陌生的學校,沒人陪我打籃球打dota,時間久了,自己都有點懷疑到底是不是漢子了!』大奔幽默地說。一個學期後,早與女生打成一片的他在班上樹立了不錯的人緣,大家都把他當閨蜜,女性之友。

不過,有時他也有煩惱。『「青爺」有次拖我和她們室友一起逛街,我果斷拒絕了,因為男的怎麼會喜歡逛街,真當我是女的啊!』還有,上課不能蹺課;必須時刻準備站起來回答問題;還是單身的大奔想談戀愛卻總是被進化為男閨蜜。

班上的『爺』太多,大奔自然而然也就成為了『弱勢群體』。現在的女生簡直比爺們兒還爺們兒,一個比一個彪悍,大奔回憶說,自己和班上的女生出去玩,每次都是他醉了,女生們一個個卻毫無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