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江蘇現手牽手古墓!墓主疑為陳文帝和男皇后

兩座墓相距不到10公尺,考古人員正在考古發掘。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韓國有一部非常叫座的電影:《王的男人》。皇帝的男人,什麼樣?為配合『南朝石刻遺址公園』專案建設,大陸南京市考古部門正在對永寧陵一帶進行勘探發掘。目前,已發現兩座長16公尺、寬7公尺左右的大型南朝墓,推測墓主或許是陳文帝陳蒨。而陳蒨,在野史中,是一個同性戀皇帝,在中國歷史上,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提出了『男皇后』的概念。這位『男皇后』,名叫韓子高。

兩座罕見大墓『手牽手』

據新民網報導,南京市棲霞區棲霞街道新合村獅子衝,一直有一對石刻默默鎮守著。2009年開始,南京市博物館考古部的專家們,就對石刻周邊進行搜索。最終,在石刻北面350公尺處,發現了兩座規模宏大的南朝墓葬。從遠處看去,兩座大墓一左一右『斜靠』在山上。

兩座古墓相距10公尺

根據目測,兩座古墓差不多大,墓坑長度為16公尺、寬7公尺左右。在南京,這麼宏大的南朝墓,非常罕見。兩座古墓一個像橢圓形,一個則像長方形,之間相距10公尺左右。有趣的是,考古人員挖掘出了兩座古墓聯繫的『橋梁』,一段墓磚似乎是鋪砌在兩座古墓中間,看起來有『手牽手』的感覺。

現場,考古人員挖出了緊靠山體的墓磚。這些墓磚按照『三橫一豎』的方式壘砌,墓磚上的花紋除了大蓮花瓣、小蓮花瓣外,還有類似於山川一樣的複雜花紋。有文字的墓磚隔三差五地排列,上面鐫刻著『西』、『急』、『大』等文字,似乎在訴說著什麼秘密。

期待找到墓主『身份證』

考古專家說,在南朝時期,蓮花紋磚比較多,都是身份比較高的人使用。而那些神秘的文字磚,和墓主沒太大關係,很可能是當時燒造的時候,表明方位用的。目前,這兩座大墓還沒有找到和墓主身份有關的文物。專家們比較期待的是,能夠在古墓中找到代表墓主身份的文物。比如:墓誌、有銘文的文物等。

石刻周邊也被考古挖掘

獅子衝的神道石刻,一左一右都是公的,東邊的是雙角天祿,西邊的是獨角麒麟,兩獸體態修長,身姿雄武,被視為南朝陵墓神道石刻藝術的集大成者。石刻周邊,也被考古發掘了。石刻北邊一些,被清理成了一塊一塊方形的『格子』。而石刻本身,也被清理出來了。考古專家對記者透露,目前並沒有太多重要收獲,真正值得期待的發現是距石刻北側300多公尺處埋藏的兩座大型南朝墓葬。

陳文帝和他的男皇后?

兩座大墓的墓主是誰?在石刻邊上,有一個大陸全國重點文物保護碑,寫著:永寧陵。也就是南朝時期,陳朝的第二代皇帝,陳蒨。據地方志記載,陳蒨死後,大概就葬在這一帶。永寧陵的一對石刻分別為天祿與麒麟,按照南朝的陵寢制度,牠們『守護』的應該是一座南朝帝陵。野史上記載,陳蒨是一位同性戀皇帝,而且陵墓石刻又是一對公的,所以,有專家推測,這一座山會不會是1400多年前的斷背山?墓主會不會是陳蒨和韓子高?

正史上,陳文帝陳蒨,是南北朝時期陳朝第二位皇帝,陳朝開國皇帝陳霸先長兄陳道譚的長子,西元559年—566年在位,年號天嘉。西元566年,陳文帝駕崩,享年44歲,葬於永寧陵。野史上,陳蒨是一位男同性戀,他深愛的人,叫韓子高。韓子高本名蠻子,出身職業夠草根,祖祖輩輩都是擺地攤做鞋的。一個鞋攤小弟,但長得很帥。馮夢龍在《情史》裡說,韓子高『容貌豔麗、纖妍潔白、螓首膏發、自然蛾眉,見者靡不嘖嘖』。有一次,韓子高遇見了當時的少年將軍陳蒨。當時,兩人相見,幾乎是一見鐘情。這年,韓子高16歲,陳蒨22歲。陳蒨嫌『蠻子』這名字太庸俗,為他改名子高。阿蠻成了二人之間的暱稱。

後來,陳蒨黃袍加身,想封韓子高為『皇后』。後來,迫於壓力,最終封后未遂,可陳蒨認定的皇后只有他的阿蠻……,陳蒨在彌留之際,一切人都不見,除了韓子高。子高像當年一樣貼身服侍,端藥倒尿,二人病榻相守,直至陳蒨去世,這場景,比《斷背山》還狗血。

昭明太子和他母親?

不過,在考古學界,一直有學者認為,獅子衝石獸所守衛的並非陳文帝陳蒨的永寧陵。有學者認為,獅子衝石刻所屬的帝陵,是南朝宋文帝劉義隆的陵墓。也有人認為,這裡是梁元帝蕭繹的陵墓。陳文帝陳蒨永寧陵在別的地方,南京考古工作者曾經在仙林靈山附近發掘過一座南朝大墓,有學者認為,靈山南朝大墓才是真正的永寧陵。

而南京考古學者王志高認為,這兩座古墓的墓主應該是梁朝昭明太子和他的母親。在六朝時期,母子倆共用一個帝陵的情況也很多。由於六朝帝陵的身份難以確認,所以不透過考古,是無法確認獅子衝石麒麟究竟屬於六朝哪一位人物的陵墓的,究竟這裡是不是永寧陵,也必須由出土的文物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