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不畏危險接受挑戰 紐約「黑手黨」背後的女人…

女演員愛麗絲‧格蘭維爾1931年在羅斯福醫院展示了她胳膊上的兩個彈孔。這是被她的職業殺手丈夫達基多納休中尉在1931年開槍所擊中的。愛麗絲‧格蘭維爾說,達基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愛意而在一個夜總會派對上對其開槍的。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眾所周知,紐約城中存在各種各樣的暴徒,而在這些暴徒背後都有著為之默默付出的女性。她們將自己的命運同這些從事世界上最危險職業的男人們緊密聯繫在一起,這些黑手黨的女人們讓我們對女性形象有了重新的認識。

根據環球網報導,這些女性大多支持自己情夫的行為,並且許多人還充當其幫凶的角色。她們知道自己的生活不僅會刺激冒險,而且還有可能使自己身陷囹圄。她們當中雖然有年紀尚小的,但沉著冷靜似乎已成為她們的『法寶』。即使獨自一人或與情夫一同出庭她們也毫不畏懼,這些對於她們來說似乎已成為家常便飯。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紐約城中『暴徒的情婦們』不斷接受著挑戰。


1942年,在斯米蒂‧懷特的男朋友拉爾夫‧普里斯科因持槍搶劫行動失敗而被警方射殺後,她於1942年被捕且一直被拘留在警察總局內。『暴徒情婦』也被叫做『武裝歹徒的情婦』,甚至是『流氓的情婦』。『情婦』這個詞在十七世紀被委婉地用來形容『娼妓』或『妓女』。


1951年,被稱做『暴徒情婦女王』 的弗吉尼亞‧希爾是布魯克林籍暴徒畢斯‧西格爾的女朋友。弗吉尼亞在她的情夫被殺害於家中的時候恰巧不在鎮上。圖中,這名暴徒情婦在1951年一調查集團犯罪的克福維爾聽証會出庭作證,並稱她對情夫的犯罪活動一無所知。


1944年,19歲的Virgina‧Ornmark看上去一點也不擔憂,她身邊是她24歲的情夫弗雷德‧施密特,他們因1944年謀殺一名內衣商遭控告,而兩人均毫無表情地面對著照相機。


1959年,她們從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幫助自己的情夫,大多數人認為暴徒是由一伙男人所組成的,但事實並不是這樣的。圖中,一名十五歲的暴徒情婦卡門‧馬丁內斯在被指控謀殺了17歲的勞爾,而她在被警方從重罪法庭押離時掙扎著不肯平靜下來。


1961年,在被發現為其共犯威廉‧馬特亞運送一0.38口徑滿彈手槍後,持槍歹徒情婦馬戈‧多諾霍被一緝毒隊要求提取指紋。


1933年,與一名職業殺手結婚通常將會使你陷入困境,這對於洛蒂‧科林來說再明白不過了。她是愛爾蘭暴徒文森特 ‧科爾的妻子。圖中,科爾在1933年的法庭控告中用圍巾護住自己的臉。


約二十世紀四十年代,賈尼絲‧德拉克在暴徒情婦名冊中享有特殊地位。作為曾經的選美比賽選手和前紐澤西州小姐,儘管已為人妻(其丈夫為夜總會喜劇演員新星艾倫‧德雷克)和人母,但她仍與犯罪集團中的一些最高領導者整夜歡愉。


1952年,賈尼絲‧德拉克兩次與緊接著第二天即遭遇槍殺的人共進晚餐。圖為1952年警察帶她去警局訊問時所攝。服裝區老闆納‧尼爾遜是一名花花公子,他在同賈尼絲‧德拉克約見後在一暴徒暗殺行動中身亡。


暴徒情婦的結局並不圓滿。1959年,她同暴徒小奧吉‧皮薩諾被發現死於黑色凱迪拉克車的前排。


1937年,舞女瑪麗昂‧羅伯茨同歹徒約翰‧萊格斯 戴蒙德有染,後者為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末曼哈頓主要非法酒精飲料的經銷商。圖中,這位曾與被槍擊的暴徒有染的情婦親吻了男演員傑克‧拉呂的照片,而他就是她的下一個目標。


圖中可看到的是基基‧羅伯茨,她生活在約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暴徒的情婦不只是過去存在的現象。在2011年首次公演的VH1(一種播放錄影帶的有線電視頻道)真人電視連續劇『暴徒的妻子』中,其追蹤了幾名斯塔頓島與黑手黨有染的女性。她們當中大多數人的丈夫或父親因與暴徒犯罪有關而在獄中服刑。


1935年,暴徒情婦麗塔‧里奧否認其知曉男朋友路易斯‧普雷蒂‧安貝格的真實身份,而後者是達基‧舒爾茲的盟友。人們發現安貝格在其車內被火化,而同天早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最著名的暴徒之一──舒爾茲也被發現死於槍擊。


能與暴徒過著危險而又刺激的生活吸引著一些女人。圖中,瑪格麗特‧凱利同弗蘭克‧帕倫博因1932年舞廳持槍搶劫和謀殺案而被雙雙逮捕。


作為黑手黨的另一個重要成員,帕爾馬‧維塔萊十分擅長擺出一副撲克臉。圖中,這名暴徒的情婦在1961年偽證案被推遲後在法庭上未顯出任何表情。


1936年,一名警察拘留了17歲的南希‧塞維爾。這名暴徒情婦被指控為皇后區一持槍搶劫團伙充當望風者。


23歲的莉蓮‧施坦格在1947年因攜槍而被抓捕後接受訊問。


儘管暴徒的情婦有時會為其情夫暗中做一些非法行為,但她們不總能免於受罰!圖為瑪麗‧貝克,即『雙槍女孩』,在被布朗克斯區法庭上哭泣的場景。


在暴徒的情婦處發現的證據──兩把左輪手槍和子彈。


儘管她可能看起來像一個無辜的年輕女子,但瓊因是暴徒喬治‧澤勒的情婦而在1935年一起布魯克林持槍搶劫中被捕。


瑪麗‧杜克可以稱得上是一名『男性暴徒』!她因1943年的一場槍支激戰而被捕,在到達紐瓦克市警察總局時,瑪麗‧杜克穿著鬆垮的長褲,右臂綁著繃帶。


洛蒂‧科爾是已逝的暴徒文森特‧科爾的遺孀,她與約瑟夫‧文特雷以及艾伯特‧瓜里諾因在1933年的搶劫案中謀殺一名無辜的旁觀者而受到控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