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武/俄專家:陸軍機產能全球居首 重型戰機數將超美俄

大陸空軍殲-11戰機發射火箭彈對地攻擊。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俄羅斯軍工信使網5月21日報導,俄政治與軍事分析研究所副主任亞歷山大·赫拉姆奇辛在5月22日出版的《軍工信使周刊》上刊文,對大陸空軍和海軍航空兵的裝備情況及實力進行了分析。赫拉姆奇辛指出,大陸空軍的整體實力在最近10餘年內提升迅速,老式的殲-5和殲-6已全部退役,殲-7也逐漸轉入二線,取代它們的是大批現代化的國產和俄製第四代戰機。他同時還強調稱,大陸海軍航空兵裝備的作戰飛機數量位居全球第二位,而且其配備的飛機型號也與空軍相同,因此,在評估大陸空軍的實力時還必須同時考慮到規模龐大的海航部隊。

裝備快速更新的大陸空軍

根據人民網報導,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大陸空軍仍裝備有數百架早已過時的殲-5(米格-17)戰鬥機。即使是在本世紀最初的幾年中,殲-6(米格-19)仍是大陸軍方裝備數量最多的機型(超過半數),而殲-7(米格-21)在當時還曾被視為相對較新和現代化的戰機。不過,在最近十年中,大陸空軍和大陸人民解放軍的其他軍兵種一樣,也經歷了一場驚人的全面蛻變,前者所裝備的戰鬥機在性能上取得了跨越式的提高。

老式的殲-6戰機已在三年前全部退役。不過,其中約有2000架目前仍處於封存狀態,種種跡象表明,它們已被改裝為無人攻擊機,而各型殲-7的裝備數量雖然仍高達700—800架,但它們正在退出一線。雖然大陸目前仍在生產該型戰機,但新下線的飛機僅用於出口。當然,這並不意味著大陸今後不會恢復向俄羅斯空軍提供殲-7。大陸人還在殲-7的基礎上研研製出了專門針對出口市場的第四代輕型戰鬥機——JF-17(目前已裝備巴基斯坦空軍)。考慮到殲-7所具有的廉價性和較高的機動性,其在歐亞地區未來爆發大規模戰爭時仍有望發揮數量上的優勢。

除此之外,大陸軍方目前仍裝備有約200架殲-8型戰鬥機。在今後的10—15年內,這些戰機可能會被全部封存或是拆解。從1992年開始輸入大陸的蘇-27系列戰鬥機無疑是大陸空軍邁入『新時代』的標誌。大陸最初先是從俄羅斯進口了76架蘇-27SK/UBK,之後又根據俄方的許可自行組裝生產了105架並重新命名為殲-11A。根據中俄雙方最初簽署的合同,中方總共向俄方訂購了200套用於自行組裝蘇-27的元件,但在完成105架戰機的生產後,中方便拒絕繼續履行合同。此舉使多家參與履行該項合同的俄羅斯企業遭受損失。從2007年起,大陸開始批量生產未獲俄方授權的仿製版蘇-27——殲-11B。

本世紀初,大陸又向俄羅斯訂購了76架蘇-30MKK和25架蘇-30MK2(後者用於裝備海軍航空兵)多用途戰鬥機。從2012年起,中方又開始在未獲許可的情況下自行生產殲-16戰機(蘇-30的仿製品)。目前,大陸空軍和海軍航空兵總共裝備有240至300架蘇-27/殲-11(至少裝備了13個航空團)和不少於110架的蘇-30/殲-16(至少裝備6個航空團)。隨著更多的殲-11和殲-16不斷走下生產線,上述數字還在快速提高。這樣以來,就第四代重型戰鬥機的裝備數量來說,大陸將有望在最近幾年內超越美國和俄羅斯,躍居全球首位,同時,中方裝備的還多是裝備時間不長的新機。

與此同時,大陸還在不斷研製和生產新型戰機,來充實由蘇-27系列戰機組成的重型戰鬥機群。在此首先要提及的是殲-15型艦載戰鬥機。該機仿製自從烏克蘭購買的T-10K。目前,已有兩架殲-15在『遼寧』號航空母艦上進行起降測試。大陸曾嘗試著對俄羅斯的蘇-33艦載戰鬥機(其原型機正是T-10K)進行仿製,但俄羅斯以大陸計劃採購的數量不足為由拒絕出售蘇-33。

俄中在最新型的蘇-35S戰機交易方面也遭遇了相似的局面。大陸最初只希望購買4架蘇-35,而俄方能夠接受的數量則是48架。最終,雙方將蘇-35的銷售數量敲定為24架。顯而易見,大陸人除了將仿製戰機本身外,還將對其配備的新型發動機進行複製。中方目前在航空發動機研製方面仍需解決大量問題。

大陸空軍和海軍航空兵現在還開始批量裝備國產的殲-10輕型戰鬥機。該機以以色列研發的『幼獅』(其基礎為美國的F-16)為藍本研製,但運用了大量的俄羅斯技術。目前,大陸已有8或9個航空團裝備了殲-10,總量為150—200架。目前,該機仍在生產,並且已推出了新的改進型號。或許,中方今後還有可能推出艦載型的殲-10。

 

大陸目前正在測試的殲-20和殲-31型戰鬥機引起了國外各方的密切關注。從外形上判斷,這兩種戰機均屬於第五代戰鬥機:前者與F-22相當,後者對應的則是F-35。在此需要強調的是,大陸在第四代發動機的研製上還未取到完全成功,同時,其國產航空電子設備的水平也未必能夠完全達到第五代戰機的標準。這兩種戰機的前景現在仍不明朗。從另一方面來說,美國人的經驗表明,如果從性價比的角度來評判,F-22和F-35都是存在巨大瑕疵的。因此,對大陸來說,2000架的第四代戰機應該足夠了(在8—10年後將達到這一數字)。

屆時,大陸空軍和海軍航空兵裝備的戰鬥機數量將躍居全球首位。美國F/A-18E/F和F-35的產量目前還無法彌補F-15、F-16和早期型號的F/A-18的退役數量。對俄羅斯來說,蘇-35S的裝備速度同樣無法彌補蘇-27和米格-29退役造成的空缺。即使等到俄羅斯的第五代戰鬥機T-50開始服役,上述局面也無法改觀。大陸裝備的戰鬥機不但會在數量上超越美俄,而且在質量上也不會處於下風。此外,大陸戰機的實際服役時間還將明顯低於美俄兩國。事實上,就目前的狀況來說,將大陸空軍與其他國家和地區(如日本、印度和臺灣)的空軍進行比較已經是毫無意義的。

大陸強擊航空兵的實力和新裝備

大陸強擊航空兵的裝備雖然也在快速更新,但其現狀要更差一些。以米格-19為基礎研製的強-5型強擊機的生產在不久前才剛剛停止。大陸曾獨立或藉助西方的航電設備對該型戰機進行過多次現代化升級。目前,大陸空軍共裝備有約300架較新改型的強-5,這一數量與美國裝備的A-10和俄羅斯裝備的蘇-25相當。雖然服役的時間不長,但強-5的性能卻不高。

大陸空軍還裝備有大約100架早期型號的轟-6(仿製自圖-16)戰略轟炸機,它們均可攜帶核武器(自由落體式炸彈),但卻無法突破普通的防空體系。不過,大陸曾在上世紀90年代從烏克蘭那裡購買到了一些X-55型戰略巡航導彈,還從巴基斯坦獲得了美製『戰斧』式巡航導彈。透過對這種導彈的技術進行分析和融合,大陸研製出了包括CJ-10在內的一系列巡航導彈。目前,這些新型武器已裝備最新改型的轟-6——轟-6H(攜帶兩枚巡航導彈)、轟-6M(攜帶四枚)和轟-6K(攜帶六枚)。

這些新型轟炸機的裝備數量為60—70架,同時,轟-6M和轟-6K的生產現在已經恢復,而且後者還換裝了俄製D-30KP2型發動機。雖然乍一看上去大陸人的改進工作非常荒謬(圖-16是一種誕生於上世紀50年代的過時機型),但從另一個方面考慮便會發現,重新設計一種用於搭載遠端巡航導彈的新式轟炸機其實是沒有必要的。例如,美國人便計劃讓B-52轟炸機再服役30年。

殲轟-7是大陸空軍和海軍航空兵裝備數量最多的一種戰鬥轟炸機。雖然該機的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蘇-24和歐洲的『旋風』,但其卻並非仿製品。大陸現在共裝備有9個殲轟-7航空團,共配備160—180架飛機。這種戰機的生產目前仍在繼續。雖然殲轟-7在性能上要落後於蘇-24、蘇-34和F-15,但其裝備數量非常龐大,而且開始服役的時間都不長。除此之外,大陸的強擊航空兵還得到陸軍和第二炮兵裝備的數量龐大的彈道導彈、巡航導彈和無人攻擊機的支援。最近幾年以來,大陸已展出過多款新型無人機,其中『翼龍』與美國的『捕食者』非常相似。

令人驚奇的超越

在俄羅斯國內,現在仍有人認為大陸軍用技術裝備(包括飛機)不但產量低,而且質量差。但事實上,大陸軍事航空工業的產能早已躍居全球首位。目前,大陸一年生產的作戰飛機數量比北約所有28個成員國(包括美國在內)的產量還要多。其同時在生產的機型包括殲-11B、殲-16、殲-10、殲轟-7、轟-6M/K,以及用於出口的J-7和JF-17。今後,在這些機型中可能還會增加殲-15、殲-20和殲-31。此外,大陸還在生產K-8和L-15型教練機、運-8運輸機(仿製自安-12),並在研製第一種國產重型運輸機——運-20(今後將成為伊爾-76的有力競爭對手)。未來一旦出現國際局勢驟變的情況,大陸的航空工業還有能力加大作戰飛機、運輸機和其他特種飛機的產量。目前,大陸產飛機與西方和俄羅斯最現代化飛機不但在質量上的差距已極其微弱,而且在產量上還具有明顯的優勢。

從總體上將,大陸空軍的實力目前已趕上俄羅斯,並且正在追趕美國。憑藉著強大的生產能力和快速發展的科研能力,在與美俄的競賽中,大陸正在取得優勢。全世界現在都非常清楚,大陸渴望成為全球經濟領袖。而在軍事領域,大陸可能也保持著類似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