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古人不叫「漢人」 中國也不是「中國」!

台師大和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聯手打造音樂劇「山海經傳」,六月二十八日起將在兩廳院上演。(圖/中央社)

音樂劇「山海經傳」6/28~30日將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四場,因擔任本劇改編劇本和作詞,除《山海經》原著外,也細細重讀莊萬壽教授《中國民族主義與文化霸權――儒教及其典籍之解構》(允晨文化出版),才知有太多從教科書得來的文字,另有深層結構。

特摘錄若干重點及個人心得如下:

現在說「漢人」、「漢字」,似乎成為有別於少數民族及文字(包括在台灣有別於原住民族)的泛稱。傳統漢文化以漢字和先秦兩漢古籍為中心,但漢字是蒙古人叫出來以別蒙古文字的,漢人也是蒙古人稱呼「漢朝人」開始的。那麼,在漢之前,老祖宗會說自己是漢人嗎?當然不會,那他們是什麼人?

目前出土最早有明確紀年的西周青銅器「何尊」記載有:「惟武王既克大邑商,則廷告於天曰:余其宅茲中國,自茲乂民。」學界咸認是現存「中國」二字最早出處,但這中國非指一個國家,泛指四方的中心。

稱「華夏文明」,因為周是華夏族,在周之前的商朝,據說是東夷族,並非華夏族。先行文明常被後起者覆蓋或改寫,但我們的文化血緣顯然不可能遺漏周朝之前的遠古社會。所以我們並不單單只有「華夏文明」一個祖宗,單引「華夏文明」而自豪,反而「數典忘祖」。

前面所說先秦兩漢古籍(包括五經、論孟等),都是「華夏族用漢字來記載古華夏人為中心的文獻,是中原統治者向人民及四方異民族教化、洗腦的有效工具。」當我們「復興中華文化」、「提倡國學」時,勿忘這是高度競爭撿擇性的「提倡」與「復興」,再提醒一次:中國大陸土地上,曾遠不只一種民族、一種語言、一種文化,那麼什麼足以代表「中華文化」和「國學」?

莊教授說:「以古種族明與今日語系而言,大致是黃河中上游為華夏集團屬漢藏語系,黃河下游及其北方是東夷集團,可能屬阿爾泰語系,長江下游及其南方為百越集團屬傣卡岱(Tai-Kadai)語系,長江中游及其南為苗蠻集團屬苗瑤(Miao-Yao)語系。」

可想見有成百上千的部族曾活躍在東亞大陸這片土地上,但絕大多數語言和文化都被西方學者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所謂「壓路機」式的中國文化給碾平。

歷史不只「一將功成萬骨枯」,一代強勢文明的為人津津樂道,背後也絕對包含對無數弱小文化的侵略、銷融或摧毀。

就算《山海經》已經算有關華夏及東夷、苗蠻諸民族早期的民族神話,是「古漢籍唯一記各民族神話、地理、歷史、動植物的奇書」,但可惜的是此書仍然產生於戰國末年,早就受華夏漢字的制約,更顯然非「非華夏民族的原始神話」,而是「各不同民族的神話,在統治者國度交集變體,產生了統治者所要的神明,而這神明若人格化,將與歷史難以分割。」

本文轉載自《陳樂融自選輯》→去看《陳樂融自選輯》

作者陳樂融為知名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遊走於作詞家、作家、主持人、編劇、文化評論家、品牌及營銷顧問、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我還是這麼冷,也許也還是這麼傲,在很多人眼中還是充滿彆扭或者讓他們彆扭。我還在勇敢實踐某些美德,還在摸索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