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校長部長不做事!只好讓總統做錯事? 

喧騰半個月的「吳寶春上學記」說明了台灣學制果然僵化,遠遠落後於新加坡、甚至中國大陸。(圖/資料照)

夏珍一篇「政治失靈民在途-新加坡能,台灣果然不能」,足以為「寶春師傅上學記」畫上休止符。

儘管驚動馬英九總統,並在一聲令下,教育部於一周內火速修法,讓報考大學EMBA的門檻降低,世界麵包冠軍師傅吳寶春在評估後,仍決定將在七月赴新加坡國立大學就讀亞太EMBA。

喧騰半個月,「吳寶春上學記」只說明了兩件事:第一,台灣學制果然僵化,遠遠落後於這幾年積極培養招募人才的新加坡、甚至中國大陸;第二,總統管了不該管、也不必管的事,給自己鬧了個熱臉貼上冷屁股的大笑話。

回頭看看吳寶春選擇的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其報名資格有三:具正規大學本科學士學位;具八年以上工作經驗並不得少於五年的管理職位經歷;同時目前擔任高層管理職務;但對有特殊成就者可根據實際情況給予特別考慮,「破格錄取會遵從大學篩選(審核)委員會的意見。」

此外,新國大和北京大學合作,從一九九七年開始就推出全中文授課的EMBA,專門針對大陸、港、澳、台及其他亞太地區企業高層管理人員提供再學習的機會,畢業後由新加坡國立大學正式授予並由中國教育部認可的EMBA碩士學位,迄今已有數萬各企業主管和政府官員成為校友,其強大的人脈網絡當然傲視亞太各大學。僅此一點,台大、政大再想急起直追,也已落後十六年矣。

評:歷任教育部不只十二年國教管不好,技職教育管不好,連高等教育也管不好(到底有哪項教育政績足以傲人?)。

之前我倡議台灣一堆辦學無特色、招生勉強的大學、學院,為何從沒人想要成立(廣義的)「流行音樂學院」,不管單獨設校或者成立在現有大學、學院之下。

立刻有人提出:一來這種東西真需要去正規學校學嗎?二來按照現行教育部規定,要納入正式學制就得按照一切規定處理,包括師資聘用等,這樣好嗎?

關於前者,我在「陳樂融關注108:連大陸都有多所「流行音樂學院」」回應:「天才當然不需要上任何專業學校也可能冒出頭,但天才多久出現一個?要談產業就不能只等天才橫空出世。好的專業音樂教育土壤,絕對可以讓人才更快速、更穩定的產出。」「在台灣那麼多毫無特色與目標的學院、學店中,為什麼不能有、不該有一所(至少一所!)流行音樂專業學校?請告訴我。」

馬總統下令才能修法,才能破例,多麼荒唐!

關於後者,我在「陳樂融關注107:台灣需要「流行音樂學院」」強調:「若有機會成立台灣的流行音樂學院,千萬要『量身打造』而不能僵固於既有體制,包括學制、學程、師資聘用資格、教學環境、建教合作等,都必須有符合流行娛樂產業的設計,否則,『畫虎不成反類犬』,教育部或者那些辦學失敗的『教育商』,不如不做!」

意思是:如果教育部不鬆綁,如果想辦學的老闆不把頭腦洗乾淨,如果現在在位的校長、院長都不明所以沒想清楚,就算有人一時起意想弄,我也怕死了。

台灣不是自詡社會很有活力,怎麼堂堂高等教育界讓我覺得活力都沒用在對的地方?很多學校僵固、保守、短視之風和政府機關不相上下,內鬥、派系、升官發財保住自己的圖謀又與官場商場最惡質的一面沒兩樣。

校長可以彈性的,部長可以彈性的,都不考慮,蕭規曹隨一輩子,還要馬總統下令才能修法,才能破例,多麼荒唐也多麼熟悉。以前會有,以後也不會絕跡,這就叫人治,這就是給學子最壞的示範。

吳寶春師傅沒有吵,所以不是「會吵的孩子有糖吃」的錯誤示範,馬總統在這件事上聞過則改,所以也不算真做錯事,但最後結果卻還是讓國家元首沒面子,而更大的丟臉卻是那些千方百計想拼進世界五百大卻連一點小事都想不到、不會想的國立大學校長和中華民國教育部長。

因為在第一線管理的人不做事、沒做對事,所以害隔了好幾層的行政長官出來扮好人反而進退失據,寶春師傅真的又間接給台灣帶來一次「SURPRISE」。

本文轉載自《陳樂融自選輯》→去看《陳樂融自選輯》

作者陳樂融為知名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遊走於作詞家、作家、主持人、編劇、文化評論家、品牌及營銷顧問、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我還是這麼冷,也許也還是這麼傲,在很多人眼中還是充滿彆扭或者讓他們彆扭。我還在勇敢實踐某些美德,還在摸索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