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道現「神限速」 10公里/小時被吐槽讓車蟻行

合肥陳先生開車從合肥前往安慶,途經206國道桐城龍河橋附近時,發現前方道路西側豎著一塊10公里/小時的限速牌。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合肥陳先生開車從合肥前往安慶,途經206國道桐城龍河橋附近時,發現前方道路西側豎著一塊10公里/小時的限速牌。設計時速80公里的國道,限速僅10公里,這車該怎麼開?陳先生很疑惑。對此,當地交警表示,這處限速標誌是公路部門設置的,限制10公里的車速確實不合理,降速太猛容易引發交通事故,而他們也從未對這裡的『超速』車輛進行處罰。

蹊蹺標誌牌 限制時速10公里司機以為看花眼

根據中安在線報導,近日,陳先生開車從合肥前往安慶辦事,途經206國道桐城龍河橋附近時,他突然發現前方道路西側,赫然豎著一塊10公里/小時的限速牌,他猛踩剎車,結果還是超速了3倍多。

陳先生告訴記者,在限速10公里標識之前,這條道路的限速在80公里,其間沒有看到任何的減速和限速標誌,從時速80公里猛降到停車起步的速度,讓駕駛員們措手不及,他看見過往車輛在這里均是不減速駛過。『我乍一看以為是限重10t』,陳先生說,時速10公里什麼概念,比人步行快不了多少了,而限速路段,道路寬闊路況也很好,他不明白為何要限速到10公里。

按規定,設置限速牌後還應設置解除限速標誌牌,但記者驅車206國道桐城段實地跑了10多公里,只看到限速標誌牌,始終沒有發現解除限速標誌牌。

交警給說法 限速牌設置不合理『超速』從未開罰單

記者上網查詢了一下,廣州人在平坦道路上的步行速度每小時約6公里,普通人騎自行車的時速約為15公里。也就是說,時速10公里相當於人在快步行走。這裡為何要限速10公里?記者採訪了桐城市交警大隊交管室主任李煜同。

李主任介紹,206國道桐城至安慶段是二級公路,設計時速是80公里,2007年省交通廳、公安廳、省安監局曾聯合下文規定,一、二級公路的特殊路段的最高限速值,可較一般路段低10~20公里/小時。因此,206國道即便在特殊路段,最高限速值也應是時速60公里。這一路段10公里的限速值,確實設置不合理,真正執行會造成通行效率的低下。他介紹,交警部門對這一限速路段的超速行為從未開過罰單。

 

公路如是說 為查超載車而設將設解除限速標誌

限速10公里的標志牌是誰設的?數值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在限速牌一側不遠處,坐落著國道206桐城超限超載檢測站。檢測站一位自稱姓吳的工作人員介紹,限速牌是公路部門設立的,主要是為了方便查超限超載車輛。

隨後,記者又找到了該站負責人張站長,開始他告訴記者,這不是限速標誌,之後查了資料,又改口說是限速標誌。張站長告訴記者,這個限速標誌牌大約是2010年初檢測站建成時設立的,由合肥一家設計公司設計,當時確實是只設了限速標誌牌,沒有設置解除限速標誌牌。

張站長說,他們也不清楚為何設置限速10公里,但既然設計了這個數值應該有相關的依據,『我們將聯繫設計單位進行了解,而在此之前,我們將盡快設立解除限速標誌。』截至記者發稿時,5天過去了,對方未向記者說明限速10公里的來由。

記者手記 不科學限速浪費道路資源

設計時速80公里的國道,要求限速10公里且勻速行駛,同時又無解除限速標誌。脫離實際的『神限速』,最終事與願違,『蝸牛路段』無一不超速,限速牌甚至成了安全隱患,而交警部門也不得不聽之任之,對超速不予處罰。

為了道路安全進行的限速,無可非議,但凡事都要有度。別忘了花巨資開闢道路、擴展道路的目的都是為了節省時間、提高道路運行效率,限速過低顯然有悖於這個初衷。

限速路段的設置應有科學依據,應綜合考慮交通流、道路線形路側影響等因素,兼顧公路使用效率,尊重公路使用者合理的駕駛習慣,在平衡設計速度與安全運行速度的基礎上,科學分析,合理設置,分路段確定公路限速標準。脫離實際的『神限速』,不僅制約了道路通行率、浪費了道路資源,也失去應有的嚴肅性,讓執法者有法難依,執法難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