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首席經濟學家:8%富人占有全球收入一半

據西班牙《起義報》報導,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布蘭科·米拉諾維奇將在《全球政策》雜誌上首次估計全球收入的不平等狀況,指出8%的富人占有全球總收入的一半。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西班牙《起義報》報導,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布蘭科·米拉諾維奇將在《全球政策》雜誌上首次估計全球收入的不平等狀況,指出8%的富人占有全球總收入的一半。

根據人民網報導,米拉諾維奇指出,全球的不平等比某個特定國家內的不平等要嚴重得多,這是由於國家之間的不平等加劇,加上每個國家的不平等,多數人生活在特別貧窮的國家,特別是距赤道4800公里範圍內的國家,那裡特別炎熱,科學家估計即使沒有全球升溫,世界將來也會更加炎熱。

根據世界銀行對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的統計,赤道上的剛果民主共和國2011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只有231美元,而歐洲的摩納哥人均171465美元。世界上第二個最貧窮的國家、赤道上的布隆迪人均271美元,世界第二富的國家、歐洲的盧森堡人均114232美元。美國人均48112美元,大陸人均5445美元。這說明國家之間人均收入差別之大,越是熱的國家窮人越多。

財富的不平等總是比收入的不平等更嚴重,因此在全世界合理地估計個人財富,可能1%最富的人擁有全部個人資產的一半。這些人可以被看成是現在的貴族階級,這樣他們的經濟權力與世界其余99%的居民的經濟權力一樣。

米拉諾維奇說,在全球最富的1%的人中,12%是美國人,英國人、日本人、德國人和法國人在3-6%之間。這個富人『俱樂部』的絕大多數成員仍是『舊有的富人』,他們將積累和財富傳給他們的孩子(在沒有遺產稅的許多國家裡這是免稅的),幫助他們開始自己的生意,經常送他們到最有名望的大學(許多在美國)讀書,他們在那裡相遇,與處於同樣地位的其他人交朋友。

比如,2004年4月22日《紐約時報》一篇報導的標題是『在富人充斥主要的大學的時候,對公正的擔憂增加』,報導說,國內250個更多選擇的大學第一年55%的學生來自這個國家收入最高的25%的家長。只有12%的學生來自低收入的家長。甚至在作為國家精英的米歇根公立大學,今年一年級更多的學生的家長年收入至少在20萬美元(當時占全國2%),低收入的學生家長平均為5.3萬美元。

收入的再分配更加有利於1%的富人。但是世界居民的大多數生活在中南美洲、非洲等地區的國家,在那裡現在領導的家族絕大多數傾向於保持他們的前輩同樣的狀況。在赤道附近他們的前輩也是富人『俱樂部』的成員,但是數量少得多。

米拉諾維奇認為從全球來說,1%的富人看到他們的收入從1988年到2008年的20年間增加了60%以上,而最貧窮的5%最貧窮的人收入沒有增加,處於絕望之中。

該項研究指出,最近20年的經濟發展導致對1%的富人更為有利,甚至是在公共收入中他們也占主導的作用,他們是全球化的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