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評「中國夢之聲」成都試音會! 

「中國夢之聲」成都試音會!(圖/網路)

看節目前有點忐忑,因為對上集的印象好,很怕這回砸鍋。沒想到從導師到學員再次讓我開心得不得了,我這一向嚴格挑眼的悲觀專業分子,竟能感覺節目時光飛逝。一檔選秀的海選能做得如此歡愉,挺不容易。

還是那句話,選手仍未出現我心中的「Chinese Idol」,但多樣化的人物類型,讓節目娛樂效果超高。

更令我一次次印象加深的是,敢上節目的(或者精確點說,最後被剪出來的)愛唱歌的青年,一個個自信、陽光、坦率,很多位歌藝並不見長,但導師愛他們的性格、談吐,「想再見到你」、「想在上海見你」、「想再被你逗樂」、甚至「想跟你做朋友」,成為本集的某種主旋律。

從歌唱大賽角度,或許有些濫情,從綜藝節目,誰曰不宜?當代明星,就是要有點人氣,胡搞瞎搞或賣萌賣二,都是本領,當然,只要你「賣」得成。

比如電眼小生黃曉明,就會覺得某女生很萌,但另一女生太賣萌。哪種性格叫真,哪種表現讓人覺得太過,相當主觀,但導師和觀眾其實都有接近的尺。只是觀眾不喜歡就真格不喜歡,導師有時還多些現實考量:比如黃曉明有時想找某人拍戲進入班底,王偉忠有時想找人上自家綜藝或模仿秀?韓紅和李玟兩人這方面考量可能比較少。

我喜歡「晴天」唱很有西南地方色彩的「玉龍第三國」,同樣自彈自唱,趙曉好對李玟示愛的即興歌曲與歌聲,能過關我覺得勉強。來自廣東的姚旭之,徹底發揚「二哲學」、「二力量」,彈烏克麗麗唱自創曲「傻仔」和「我愛零食」,有台灣盧廣仲或「旺福樂團」的調調,但歌藝還欠火候。後兩人過得了這關,但再往前走並不輕鬆。

晴天。(圖/網路)

曾走視覺系藝人拍照風格的王彥凱,緊張到無法唱完「我的未來不是夢」,後來卻在導師幾番鼓勵通融下,加上製作單位讓一路支持他的恩師進棚陪伴(看來好漂亮溫柔正派的老師啊),才以另兩首加唱曲過關。我感覺他克服緊張後應該滿有表演慾望。

搞怪女孩胡一凡,造型俗得誇張,但唱「Poker Face」和「身騎白馬」中閩南語歌仔戲那段,選歌卻有意思。一串和黃帥哥「放電vs.扛電vs.電不了」的妙語對答如流,讓黃曉明盛讚她是「真正具有娛樂精神的人」,我也有同感,這圈子永遠需要范冰冰那種大美女,但也需要讓人打從心底無防備而開心的甘草。

四人來自不同少數民族的「阿吉太」(蒙語「吉祥」之意)組合,歌好、人特別、加上來自雅安地震災區的故事,不過關都難。

儘管有大陸朋友告訴我韓紅過去某些太過表現自己的案例,但本集她持續是亮點,即席示範「山歌好比春江水」,技巧一流且情韻婉轉,立馬對照出小姑娘選手聲音雖直但感情空洞,這真是選秀節目中難得一聞的評委現場教學,佩服佩服。

唱歌沒法速成 沒人一個禮拜變成席琳狄翁!

再如她不同意某位選手被其他三人放行,看得出真格動氣(還罵其他人「胡鬧!」),但評委在接受民主投票結果下仍有所堅持沒啥不對,在選手懇請她過關,說自己到了上海場會進步時,她直言:「唱歌沒法速成,沒聽說一個禮拜,你就可以變成席琳狄翁!」誠哉斯言。那個女生,我也不會給她過。

當然,這節目洋溢的善意令人舒服,四位導師常以這套邏輯淘汰選手:「我真的很喜歡你,你讓我們很開心,但你可能不適合這個舞台,所以:謝謝你!」也許有人覺得這只是場面話、忽悠,但我感覺他們真說到這話的時候,是真心的。

四位評審老師。(圖/網路)

也許某些特色男女,可以從其他綜藝節目或非歌唱類的選秀走紅,但畢竟「中國夢之聲」還是選歌唱類偶像啊。

本文轉載自《陳樂融自選輯》→去看《陳樂融自選輯》

作者陳樂融為知名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遊走於作詞家、作家、主持人、編劇、文化評論家、品牌及營銷顧問、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我還是這麼冷,也許也還是這麼傲,在很多人眼中還是充滿彆扭或者讓他們彆扭。我還在勇敢實踐某些美德,還在摸索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