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精選/無奇不有~古代官員包二奶的奇怪理由..

古人沒一夫一妻的規矩,娶個二奶不算什麼大事,只要是你情我願,只要不是巧取豪奪,為此還留下過佳話。

編按:這是新浪博客老貓在村裡所發表的文章,探討的內容是「官和小三兒」,由中新網社區轉載,微博原文網誌: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e5a1d60101l4tt.html?tj=1,現在就來看看內容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古人沒一夫一妻的規矩,娶個二奶不算什麼大事,只要是你情我願,只要不是巧取豪奪,為此還留下過佳話。比如蘇東坡,就有妾名王朝雲,兩個愛得死去活來。還有人說他另有一妾叫榴花。朝雲逝於嶺南,陪伴蘇東坡的就剩下這位榴花了。

娶小老婆,有為感情的,有為排遣寂寞的,有為留後的——沒聽說娶一個扔一個,扔一個又娶一個,再生七八個孩兒的。皇帝有這待遇,那叫播種機。

還有一種理由比較奇怪,為了『公務員』們的性福的。說說這事兒,北宋,王小波、李順在四川起義之後,宋朝到四川的官員們就不敢帶家眷了,怕再出什麼亂子給埋到裡頭。這個規矩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益州知府張詠上任的時候,也是單人獨騎。按說沒老婆在身邊,一幫兩地分居的裸官,誰還不找個二奶啊?可張詠不找,而且這人還特別厲害,他不帶頭,下屬誰也不敢。

當然,張詠不傻,瞧出手下人個個色急了。官員也是人啊,不能不近人情以後工作可怎麼做啊?於是張詠就買了個婢女(注意是自費)。他一開頭,大家紛紛放下了包袱,開始泡妞了。張詠在成都做了四年官,離任的時候,把婢女的父母叫來,出了筆錢(還是自費),把姑娘嫁人了。這四年,張詠壓根就沒動這姑娘,沒有性行為,沒有猥褻,沒有開房。總之,張詠這人,從頭到尾嚴格要求自己。

後人說起這件事,有誇張詠體諒下屬的,有誇他有原則的,也有說他不顧及女性感受的,白白耽誤人家四年青春啊。但有一條該說,那時候的官還比較老實。

元朝時候,北京有個著名女演員,姓郭,藝名順時秀,天資聰慧,色藝雙全。她的相好,是翰林學士王元鼎。有一次小郭病了,跟王元鼎撒嬌,說想吃馬板腸,王元鼎二話沒說,回來把自己的千金五花馬殺了,做好板腸送過去。這焚琴煮鶴的行為當場就把小郭感動了,跟定了他啊。偏偏有個不知趣兒的,中書參政、蒙古人阿魯溫。他也喜歡小郭,想泡人家。阿魯溫找小郭,有話沒話逗咳嗽:『我和王元鼎,誰好啊?』小郭不含糊,答道:『參政,就是宰相嘛,學士,只不過是個搞文化的。輔助皇帝,改善民生,這些事學士不如參政。可要說起吟風弄月,憐香惜玉,參政就不如學士了。』得,噎得阿魯溫嘿嘿嘿。再大的官兒,不帶強搶的啊,這念頭就此罷了。

當然了,也有人玩陰的。話說,也是元朝,天台縣有個當兵的,媳婦兒長得是相當漂亮,也叫小郭(這麼巧啊),見者無不嘖嘖豔羨。結果招事兒了,千夫長李某動上了壞心眼兒。七八十里之外,有販私鹽的,李某立馬派人去抓,這個兵自然首當其衝被點名,去吧。前腳剛走,後腳李某就奔了小郭家,百般調戲。小郭肯定不幹啊,『毅然莫犯』。就這麼騷擾了人家半年,也沒得手。

半年後,小郭的丈夫回來了,小郭把李某的種種作為都說了。可這丈夫一想,李某是自己的直接領導,又能怎麼樣啊?得,好在媳婦沒出事,忍了吧。有一天,李某到小郭家來喝茶,是丈夫出面招待。兩人茶喝到一半,丈夫想起李某調戲自己媳婦的事,越想越氣,衝動是魔鬼,突然拿了刀就要剁李某,嚇得李某連滾帶爬跑了。這下丈夫惹禍了,謀殺領導,那還了得?抓到了大牢裡。

可李某得逞了嗎?還是沒有,因為縣裡的公子少爺,豪強惡霸,一聽小郭落單了,呼啦全招呼過來了,競爭空前激烈,李某一點優勢都沒了。小郭呢?把門一鎖,自己在家紡線織布,誰都見不著。

 

算計別人家媳婦,不一定衝在最前線。獄卒葉某就是這麼個人。他採取的方式,是好好照顧李某,每天好吃好喝招待著,哥倆混得情同手足。有天葉獄卒對李某說:『哥,你看,很快就要斬決囚犯了,這回哥要是能混過去,咱們就結為兄弟吧。可哥要是混不過去呢?誰照顧嫂子啊?』這個問題還用回答嗎?受到極大心理暗示的李某,對來探監的小郭說:『馬上就要斬決囚犯了,我死之後,你就改嫁了吧,我看小葉不錯,還是單身,聽我的,你就跟他吧……。』

小郭立刻就覺得自己走投無路了,投水了。美女自殺,那肯定是轟動全縣的八卦,縣官查看了現場回來,麻溜寫了報告,要給小郭申請節婦稱號。那時候出個節婦,相當於現在出個感動大陸的人物,光榮啊。榮譽稱號上報之後,正好朝廷派員來核實,一查,小郭丈夫還沒死呢。問清緣由,得,放人吧。家破人亡,小郭的丈夫該有多淒涼啊?終生未娶。

以上,都是男人主動,這種事男人攻得比較多,但也有女人往上貼,找乾爹的。乾爹不是別人,北宋敗亡之後,張邦昌被金人要挾當了皇帝,他就成乾爹了。往上傍的這女人,是華國夫人——宋徽宗的女人。手段也很簡單,先主動給張邦昌送水果,張邦昌當然會還禮了,一來二去就熟了。然後就是喝酒,趁老張喝多了,胳膊搭在他身上,相擁而坐:『大家(老大的意思),都這份兒上了,還說啥呀(事已至此,尚何言)。』

那天晚上,張邦昌和華國夫人去了福寧殿,和他睡的,是華國夫人的乾女兒陳氏。娘兒倆就這麼找到新靠山了。張邦昌反正後,稱帝一事宋高宗倒沒追究,就是這件『淫亂宮廷』,成了舉報線索,順藤摸瓜查來查去,最後要了他的命。看這娘倆的行為,是不是會想起另外一個『小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