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回到幕後去吧!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我覺得蘋果應該回到它過去的樣子了,甚至程度要比過去更甚,它應該回到幕後去。蘋果要做的是繼續通過保密來繼續製造奇跡,不要在沒話要講、沒有新產品發布時站出來說話。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同所有關心蘋果的人一樣,Tim Cook在D11上的採訪我也看了。儘管採訪結束後很多網站都做了大篇幅的報導,但真正有料的地方並不多。為了以防萬一,我又找來重新看了一遍,有個想法擊中了我:這太無聊了。

據36氪網報導,我並非指庫克並沒有回答關於新產品或新服務的問題——他也不會這麼做——而是幾乎他所說的東西之前都已經說過了。這讓我開始好奇:蘋果究竟為何要接收這次採訪呢?點在哪裡?我猜可能是蘋果或是庫克自己想要找這麼個機會分享一下蘋果最近的動態。這像是Cook時期的蘋果會做的事。賈伯斯時期的蘋果以保密和對任何事情保持沉默著稱,而庫克時期的蘋果似乎時刻準備回應任何問題和質疑。只是,他表現的有點過了。

幾個月前,蘋果營銷總監 Phil Schiller 在三星發布Galaxy S 4之前,突然向Android開炮。這一貌似在防禦三星的舉動,讓外人看上去的感覺就是蘋果已經沒有三星強大了,事實並非這樣。當然,賈伯斯也會間或回應一下質疑,比如曾經發表的長文:Thoughts on Flash,只是賈伯斯在選擇回應的點上比庫克要高明很多。可能現在庫克面對的問題的確要比當年要多,但坦白講,我不希望聽到蘋果的任何這方面的消息,不管是它選擇回應了的還是不回應的。他們要做只有一個:專注的做好自己的產品。

為什麼蘋果不會贏得市場占有率之戰?因為它們的產品是面向高端市場的。這也沒什麼好爭論的,蘋果也沒有必要為此道歉。這一直以來就是它們堅持的點,也是決策之本。可能從長遠的角度來講,這或許是錯的,或許不是,但最終的決定權還是掌握在蘋果自己手中。

為什麼蘋果會被國會單擰出來說它逃稅呢?因為它比有史以來除石油公司之外的任何一家公司賺的都要多。蘋果表示並非我們漏稅,我們只是知道怎樣花多點錢來少交點稅而已,因為它們的確賺了不少錢。

在D11上有一個問題是問蘋果是否停止了創新。細算起來,蘋果上次發布的創新產品是iPad,而iPad已經出來3年了!3年了!在iPad和再上一次發布創新產品iPhone之間又隔了多長時間呢?也是3年。繼續推下去,你會發現iPhone和iPod之間也隔了5年半的時間。

真的創新是需要時間的。蘋果按照這種節奏來連續推出創新型產品的記錄,目前仍是最好的。只是人們忘記了在一款產品上市之前其背後所需的時間。這就好像變魔術一樣,你要給魔術師一個背後偷偷換道具的時間,才能在他將小球變回來時感到驚喜。而現在的消費者根本不考慮這一點,他們要的就是更多,更好,更快的產品,諸如此類。

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事,但依然不斷有文章出來質疑,連國會議員John McCain也跳出來說,他想要的就是App的自動更新功能。諸如此類無謂的爭論,會讓我們模糊了蘋果真正擅長的事:做最好的產品。有趣的是,當蘋果不厭其煩的去回答和解答種種疑問和質疑時,正中了這幫人的下懷。又有人跑去問關於Android,又有人拿三星說事兒,蘋果成了眾矢之的,蘋果表現出來的情況就是它的確弱爆了。

 

有時候庫克會給一些非常誠實而直接的回答——我們會覺得很無趣。有時候他也有意保密——而我們又會因此而被惹惱。事實上,我們根本就不應該去關心這些回應。如果庫克回應了所有這些問題,我們可能只會高興上5分鐘,接著又失望一個星期。等到產品正式發布的時,我們又會覺得這一點兒都不新。好在庫克和蘋果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我們深知該如何製造驚喜』,庫克在採訪中被問到下一個產品時說。

那麼,我不禁又要問了:為什麼蘋果要接受這樣的採訪?為什麼如此想要取悅每一個人?國會就算了,庫克的確需要給議員們一個交代。但是在他們真的沒有什麼要說的時候接受採訪——兩個星期後他們大可以在WWDC上大講特講——現在的行為,對我而言都非常奇怪。

我覺得蘋果應該回到它過去的樣子了,甚至程度要比過去更甚,它應該回到幕後去。我知道庫克可能不會問自己 :『如果換做是賈伯斯他會怎麼做?』,但是他選擇不回應的問題同賈伯斯如出一轍。他的口頭禪『Unprecedented(前所未有)』可能也會取代賈伯斯的『Boom』。蘋果要做的是繼續透過保密來繼續製造奇蹟,不要在沒話要講、沒有新產品發布時站出來說話。

『我們要做的就是專注的做好產品。』庫克說,這一點,我深以為然。

編者註:本文來自TC作者 MG Sieg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