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即期價中間價反向而行 市場分歧加大

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與中間價6月3日走勢再度背離,但與前兩個交易日截然相反的是,當日的背離為即期匯率在中間價回落的同時逆勢而上。不過,這並不代表市場人民幣升值預期沒有變化,事實上,當前機構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分歧已然加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與中間價6月3日走勢再度背離,但與前兩個交易日截然相反的是,當日的背離為即期匯率在中間價回落的同時逆勢而上。市場人士指出,跨月後人民幣即期匯率恢復上行,表明前幾日的回調的確可能與月末因素有一定關係。不過,這並不代表市場人民幣升值預期沒有變化,事實上,當前機構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分歧已然加大。鑑於中外經濟增速與貨幣利差均出現收斂的勢頭,加上外管局加強『熱錢』流入監管和限制,外匯資金流入放緩的概率在上升,人民幣匯率持續快速升值的局面或難維持。

升值預期現分歧 即期與中間價逆向而行

根據中國證券報報導,據外匯交易中心公告,3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1806,比前一交易日走低10個基點。而有別於中間價的回落,當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呈現小幅升值走勢,收報6.1317,上漲28個基點。

值得一提的是,人民幣即期匯率與中間價逆向而行的情況,在近期已不是第一次出現。此前兩個交易日,人民幣即期匯率逆中間價走弱引起市場關注。據外匯交易中心資料顯示,5月30日和31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連續兩日上調,並且於5月31日首度突破6.18,創下匯改以來的新高。但與此同時,人民幣即期匯率並未跟隨中間價走高,反而連續四個交易日回調整理。

人民幣即期匯率在5月末的逆勢走軟,反映了外匯市場買賣力量格局發生的轉變。一些外匯交易員表示,臨近5月底時,部分大行購匯意願上升,疊加購匯客盤增多,一時間外匯供求形勢逆轉,人民幣即期匯率升值壓力緩和。至於市場短期購匯力量明顯增強的原因,市場觀點則產生一些分歧,有觀點認為與月末私人部門突發性購匯行為有關,也有觀點認為可能是市場對人民幣升值預期出現了變化。

6月3日是跨月後首個交易日,人民幣即期匯率恢復上行,且是在中間價下調情況下出現,表明前幾日即期匯率調整的確可能與月末因素有一定關係。不過,這並不代表市場人民幣升值預期沒有變化,事實上,據一些交易員反映,當前市場上購匯力量仍在逐步釋放,機構對人民幣匯率走勢出現分歧,使得市場整體觀望氣氛較濃,這顯然有別於前期人民幣持續快速升值時的場景。

資本流入可能放緩 升值或至強弩之末

市場機構普遍認為,大規模的外匯資金流入是年初以來人民幣持續升值的主要推手,而剔除正常的貿易盈餘後,外匯資金淨流入中有相當部分來源於短期國際資本,即『熱錢』。

據機構分析,『熱錢』流入大陸的動機大致分為兩類,一是進行利差套利交易,二是謀求人民幣匯率升值收益。而需要指出的是,去(2012)年四季度大陸經濟逐步企穩回升,以致人民幣匯率再現升值預期,構成外匯資金流入進行套利套匯的前提條件。可以看到,去年前三季度中美利差同樣不低,但由於市場預期大陸經濟潛在增速下移,人民幣遠期匯率出現貶值預期,因此並沒有發生較大的資本流入,相反還一度出現資本流出的情況。

然而,年初以來,大陸經濟並未如市場原先預期的穩步復甦,增長動力一直偏弱,可能逐步動搖外匯資金流入的信心。一方面,經濟增長疲軟限制國內利率上行,而伴隨美國經濟改善以及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的預期增強,美國國債收益率開始上行,中美貨幣利差出現收窄的勢頭;另一方面,經濟增長疲軟,導致離岸人民幣遠期匯率貶值預期正重新擴大。近日離岸NDF市場上,美元兌人民幣一年期漲至6.2600一線,相比在岸即期匯率隱含的人民幣遠期貶值預期擴大至2%左右。就這兩方面來看,未來外匯資金流入的動力可能減弱,甚至不排除資金回流經濟增長相對明確的美國的可能性。

此外,外管局新規也將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熱錢』流入,並增強銀行為滿足外匯存貸比而購匯的動力。因此,未來外匯資金流入放緩的概率在上升,人民幣匯率持續快速升值的局面或難以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