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憲容:國外機構不可能做空大陸實體經濟

近期,以惠譽國際、摩根大通為代表的機構「唱空」大陸經濟有升級的趨勢。其實,這裡需要明辨幾個概念。一是大陸實體經濟能否被做空?二是國際評級機構信用下調就可斷定為做空投資市場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近期,以惠譽國際、摩根大通為代表的機構『唱空』大陸經濟有升級的趨勢。其實,這裡需要明辨幾個概念。一是大陸實體經濟能否被做空?二是國際評級機構信用下調就可斷定為做空投資市場嗎?

根據證券日報報導,我們十分清楚的是,對於做空或做多完全是投資市場的概念,因為投資品的價格是由投資者的市場預期來決定。當投資者對其投資產品做多時,就會預期該投資品的價格上漲,因此就會進入市場購買,相反亦然。而這種多空的博弈正是市場資產價格得以有效調整的重要體現。

而對於實體經濟來說,則是無法進行做空或做多的。因為對於實體產品來說,其產品的價格是由市場供求關係來決定的。也就是說,除非實體經濟本身有問題,投資者或國際評級機構是無法對實質性產品進行做空或做多的。

所以,國際三大評級機構以其自己的標準對大陸信用及債務評級,並非是做空大陸經濟,而是警告大陸存在地方融資平台的風險及金融體系的風險。此外,對於一些公共性事務,機構及個人對此發表不同意見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這對大陸經濟來說也是有利的。因為,當沒有人來告訴你哪裡存在不足時,你根本就無法覺察到真正的問題在哪裡。

既然大陸的實體經濟無法被做空或做多,那麼國際機構提出的警告實際上都是金融市場的問題。就房地產而言,市場將焦點主要集中在泡沫有多大、何時破滅上。

更重要的是,大陸房地產泡沫已經導致實體經濟出現兩個嚴重的問題。一是整個大陸經濟的『房地產化』使得無論是企業、政府還是個人各種資源都湧向房地產業,從而使得大陸國內經濟結構越來越向低端發展,造成產業結構畸形發展。因此,當務之急,就是要改變當前大陸經濟『房地產化』的格局。

二是大陸經濟『房地產化』的驅動力是房地產暴利。可以說,當前大陸房地產市場是一個投機投資占主導的市場。在這種情況下,一些調整房地產利益關系的政策必定會遇到相當大的阻力。

所幸的是,由於當前大陸經濟仍然處於順周期過程。只要大陸經濟還在增長,房地產泡沫就不會危及大陸金融體系。但是,如果大陸經濟出現周期性的逆轉,房地產價格出現全面下跌,或在逆周期過程中,大陸金融體系流入房地產市場及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資金風險就會全面顯現出來。當然,也有人會問,既然如此,那麼,如果大陸房價不下跌,上面所指的金融風險不是都可以完全化解了呢?

其實,這也是當前住房市場是否可持續的問題。房地產泡沫已經給金融體系聚積了巨大的潛在風險,並正在形成系統性風險。任何系統性風險都是不可預測的。而隨著房地產泡沫的增大,大陸金融體系的風險就會越積越大,大陸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也就在這個過程中形成,哪 個誘因引發這個風險是不確定的。所以,只有拆除這個系統性風險,或擠出當前大陸房地產泡沫,才可避免危機的爆發。

可見,國際上的任何機構及組織想做空大陸經濟是不可能的,大陸經濟所面臨的問題與風險都是自身的問題。因此,筆者認為,政府應針對性地出台政策,以化解大陸金融體系的風險。(作者繫大陸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易憲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