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蒐奇/品嘗千年古董冰?中年大廚的南極奇幻之旅

他是個愛發微博的華西醫院「老廚子」,他將川菜料理做到了地球最南端!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他是個愛發微博的華西醫院『老廚子』,他將川菜料理做到了地球最南端!3月19日,50歲的王寧在微博裡分享了在大陸南極長城站的合影,『暴露』了行蹤:一個月前,他跟隨一支考察隊,造訪南極。2月22日,王寧從成都出發,前往重慶,飛抵杜哈後,乘20多個小時飛機抵達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之後輾轉世界最南的城市烏斯懷亞,在那裡乘破冰船前往南極……。他穿越了『死亡走廊』德雷克海峽、親嘗了5000年歷史的古董冰、偶遇了藍鯨的一家三口……,南極傳奇,整整持續了21天。

『50歲大廚帶你「逛」南極』

據中國四川網報導,記得第一次採訪王寧,是去(2012)年的11月份,作為華西醫院的『老廚子』,他開通了個人的新浪微博。25日在大陸四川華西醫院中央食堂的三樓辦公室裡再見王寧,便是在聽他講述『中年派奇幻之旅』——21天的南極遊記。3月19日,做菜20多年的王寧在微博裡分享了在大陸南極長城站的合影,『暴露』了行蹤:一個月前,他跟隨一支考察隊,造訪南極。前往南極的美景是夢幻的,經歷是傳奇的:穿越了『死亡走廊』德雷克海峽;親嘗了5000年歷史的古董冰;親密接觸成群的企鵝;偶遇藍鯨一家三口……。『跟做夢一樣。』50歲的王寧說,如果不是那一張張記錄南極生活點滴的照片,他至今還會覺得這一切都只是夢境……。

講述:南極之旅

2月22日,王寧從成都出發,前往重慶,飛抵杜哈後,乘20多個小時飛機抵達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之後輾轉世界最南的城市烏斯懷亞,在那裡等待破冰船,前往南極……。

驚險:穿越魔鬼海峽 浪花騰起四層樓高

前往南極的途中,一切都很順利,天藍海藍,美得驚豔。但是,經過德雷克海峽時,出現一些小波折。德雷克海峽是前往南極的必經之路,位於太平洋與大西洋交匯處,以其狂濤巨浪聞名於世,一年365天,風力都在八級以上,素有『風暴走廊』、『魔鬼海峽』之稱,歷史上,無數艘探險船曾葬身於此,也因此被稱為『死亡走廊』。

王寧乘坐的破冰船接近萬噸,可當大浪湧起,船身仍像飄搖的落葉般,不自覺地震顫。『浪真的很大,有人開始暈船。』王寧的房間在船的四樓,一天下午,正在窗邊喝茶的他看著遠處一個海浪湧起,然後漸漸抬高,立起一道巨幅水牆,浪花翻騰,最高處,海平面竟與四樓平齊。

震撼:冰川間航行 品嘗5000年古董冰

『看,冰川!』人們興奮的聲音傳來,掌聲、口哨聲、歡呼聲,連成一片,『南極,我們到了!』大大小小的冰川,星羅棋布,如冰山廣場,有的龐大如球場,有的精細如雕塑;乘坐衝鋒艇行駛其間,仿佛在海上的銀河穿梭。正值南極的夏季,冰雪融化,冰川倒塌,身邊不時傳來冰山斷裂的轟隆聲,『回頭一看,多大一塊冰就哢嚓一聲掉到海裡。』

在南極,浮冰就像衛兵,守護著這片海域,與普通的冰塊不同,上面覆蓋著無數個規則的六邊形,晶瑩剔透。它們有的在這裡靜靜躺了數千年,有的是剛從冰川上『卸職』,成為新兵。『科學家說,這種冰至少有5000年的歷史,是古董冰。』人們開始與這古董冰合影,或者是輕輕舔上一口,感受穿越了幾千年的風霜雨露。

 

奇妙:企鵝輕啄隊員腿 海獅翻著肚皮曬太陽

每次在電視上看到憨態可掬的企鵝,王寧總忍不住多看上幾眼,當企鵝真切出現在他面前時,他還是被這可愛的小生物萌翻了。

南極的夏季,是企鵝們換毛的季節,等羽毛長好,牠們才會重新下水。當看到數百隻企鵝站在岩石上,腆著肚子,張開兩隻像翅膀一樣的鰭狀前肢,微張著眼睛曬太陽。這些企鵝一點都不怕人,隊員們工作,牠們就在周圍大搖大擺地走來走去,不時還用尖尖的嘴巴,啄一啄隊員的腿,一副主人翁姿態。當一隻企鵝被凹凸不平的岩石卡到腳,扇著前肢,發出『嗷嗷』的叫聲,牠的夥伴就站在牠頭上的岩石上,也著急地叫著,『一唱一和,太逗愛了。』而在對面的一座浮冰上,剛飽餐了一頓的海獅,懶洋洋地躺在上面,翻著肚皮,愜意地曬著太陽。


在南極做川菜,感覺很不同

此次南極之行,『王大廚』可不是玩的,『我負責船上的川菜料理。』做菜20多年,可謂廚藝界老江湖,但在南極做菜,對大廚而言,是徹頭徹尾的第一次。出於廚師的天性,無論走到哪裡,王寧總不忘參觀對方的廚房,即使造訪長城站,也不忘去它的廚房瞧上一眼。

不同於陸地做飯,船上沒有天然氣,只能用電烹飪,所有的食材都放在冷凍庫裡進行冷藏,『每天要用哪樣食材,必須提前一天給倉庫管理員打好招呼,他們提前拿出來解凍。』在大海裡航行,廚房也難免顛簸,因此,船內廚房的用具,都是用鐵架進行固定,『為了保持平衡,我們在船上走路,必須走之字形的。』

/> 感動鏡頭

鏡頭一:邂逅藍鯨一家三口

『在前方9點鐘的方向發現有藍鯨。』一天下午,船上的廣播突然傳來聲音,人們興奮地奔向夾板,只見海上3個巨大的身影起起伏伏,在海內翻滾,時而露出巨大的腦袋,隨著一聲巨響,幾公尺高的水柱猛地噴出,在空出形成一團水霧,引來人們尖叫聲一片。人們紛紛猜測,這一定是藍鯨的一家三口在海域裡嬉戲。隨同的一位來自北京的海洋學家興奮地說,藍鯨是已知的地球上生存過的體積最大的動物,南極考察,他幾乎每年都會來一次,但親眼目睹藍鯨,卻是第一次,『能見到牠們,真的幸運。』

鏡頭二:世界最南端的明信片

除了照片,王寧還從南極帶回來了幾張珍貴的明信片。『那是兩棟用紅黑兩種顏色的鐵皮建在岩石上的平房,裡面就住了一對夫妻,提供明信片服務。』王寧回憶說,那裡曾經是英國的一個工作站,自從廢棄之後,便成為了一個類似郵政所的地方,『他們像是那個地方的守望者。』

船來船往,考察隊員一批又一批,他們總忍不住在這裏駐足停留,買上一兩張明信片,王寧說,他不清楚這裡來過了多少人,這對夫妻在這裡多久,也不知道他們是否終年都駐守在這個地方,他唯一能肯定的是,他們一定非常熱愛南極……。

南極感悟:除了腳印,什麼都別留下 除了回憶,什麼都別帶走

『登島或者上岸前,我們都要進行衣物鞋子的清洗和消毒。』王寧認真地說,考察隊員要儘量減少對南極生態環境的影響和破壞,除了不帶來任何有影響的動植物,也不帶走這裡的任何物品,『哪怕一顆小石子。』為了減少對島上環境的影響,登島人數也要做出限制,『一般都是分批上去。』王寧動情地說,用眼睛記錄美景,用雙腳丈量土地,不過分打擾,便是對南極最大的熱愛與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