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一隻大黃鴨 引來許多鴨粉追捧?

「大黃鴨」恰如滋潤心靈的細雨,讓人們在喧囂、功利的塵世中暫時給心靈找到一個出口,感知久違的坦然、磊落與溫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日前,由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設計的一隻高16.5公尺、重600多公斤的世界第二大黃色橡皮鴨,可謂搶盡風頭。『試水』香港維多利亞港後,立即引來100多萬名遊客『鴨粉』前去觀賞,連劉德華、李嘉欣、余文樂等明星也按捺不住激動,爭相與之合影留念。更為戲劇性的一幕是,當『大黃鴨』因多處破損、『體力不支』癱倒水面時,無數『鴨粉』為之心疼、感慨、焦慮、揪心,恨不得即刻為其充氣,讓『大黃鴨』重新挺立起來。

據人民網報導,事實上,霍夫曼創作巨型橡皮鴨的靈感來自於大陸。1992年,一艘從大陸出發的貨船在太平洋遇到風暴,船上29000隻浴盆黃鴨玩具頃刻掉入海中,在全世界經歷了一次長達15年的『奇幻漂流』。自2007年開始,霍夫曼的『大黃鴨』已到訪過德國紐倫堡、日本大阪、澳大利亞雪梨、巴西聖保羅、荷蘭阿姆斯特丹等12個城市。每到一處,『大黃鴨』都會引來無數『鴨粉』的狂熱圍觀和追捧。

或許,有人會疑惑不解,不就是一隻放大了的鴨仔造型嗎,為何會在全世界引發追捧熱潮?跳出純粹的商業化炒作思維,『大黃鴨』受追捧是否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對於自己的作品,『鴨爸爸』霍夫曼曾在其個人網站上解釋說,『大黃鴨』象徵著一種美好和快樂,沒有國界之分、沒有種族歧視、沒有政治內涵,它可以治療大家的心靈,放鬆我們的心情。霍夫曼的良苦用心顯而易見,他用『大黃鴨』這個巨型鴨仔造型,向我們進行一種善意的提醒:走得再遠,也不要忘記出發的原點,只有呵護心靈的訴求,重拾童年的夢想,才會讓遠行的腳步更加堅定有力。

某種意義上,『大黃鴨』恰似一種記憶的符號象徵,它讓人們想起童年陪伴洗澡的鴨子,帶給每個人溫暖的回憶。就像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裡出現的帆布鞋、紅白遊戲機、BP機等,這些濃濃的懷舊符號和象徵激發起我們共有的集體記憶。儘管人們的記憶和感觸千差萬別,但這些不一樣當中有一樣東西是有交集的,那就是曾經的美好與夢想。

實際上,每個人的心中都可能珍藏著一隻『大黃鴨』的童真記憶。哪怕是美國總統歐巴馬、高爾夫球星『老虎』伍茲,迪士尼的唐老鴨也曾伴隨著他們一路成長。或許,當他們看到『大黃鴨』時,也會情不自禁地追憶起童年的美好。也正是基於這樣的心靈記憶訴求,『大黃鴨』印記的童真元素能夠喚起每個人內心的共鳴。

懷舊是每個人的心理常見活動,濃烈的懷舊情結背後是心靈深處的安全訴求。如今,繁重、快節奏的生活以及對未來的不確定性無所不在,這種無形的壓力和危機感使得很多人極其渴望尋求心理平衡。『大黃鴨』恰如滋潤心靈的細雨,讓今天的人們,在喧囂、功利的塵世中暫時給心靈找到一個出口,感知久違的坦然、磊落與溫暖。

王蒙在《青春萬歲》後記中曾寫道:『一個穿越過蔽天的松林的人還會注視細小的青草嗎?一個經歷過海洋的風浪的人還會喜歡樹葉上的露珠嗎?』我想,霍夫曼的『大黃鴨』似乎給了我們答案。